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粮道争夺 六
    曹休虽然是年轻小将,但是他也是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一员大将,在明军攻破安邑城的消息传来,他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安邑不能留了!”

    曹休冷沉的下令:“传令,开拔,从北面撤出安邑!”

    他是骑兵,如果留在安邑,就等于和明军在城中对垒,城中建筑体颇多,对于明军来说有优势,对于他们骑兵而言,就没有任何优势了。

    到时候连结阵都没有办法结阵,打起来,太吃亏了。

    所以他必须要尽快撤出的安邑。

    “曹将军,你不能走了,你走了,我们卫家怎么办?”卫宁这是时候也慌了脑袋了,他连忙祈求说道。

    背叛的明朝廷是他卫宁下来的主意,但是家族之中并非所有人都赞同的,但是那些不赞同的不是被他杀了,就是被他给关起来了。

    他现在还能这么硬气,因为他能依靠魏军。

    但是曹休一旦撤走,他将会面对明军疯狂的报复,他可没有这样的胆量和明军对垒了,以卫氏那些府兵,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哼!”

    曹休冷哼一声,斜睨的看着卫宁:“若非你卫家没用,我们也不至于让明军入了安邑城都不自知,亏你还称卫氏一族为河东第一世家,这点的能耐都没有!”

    他阴森森的盯着卫宁:“又或许是,你们卫家根本就是的明军的诱饵,放出来让我上当的!”

    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的入城了。

    入了安邑,骑兵失去很大的优势,关键还有一点,机动力没有了,一旦遇上明军,只能的正面对垒。

    到时候就吃大亏了。

    “曹将军,天地良心啊,我一心向朝廷,怎么会是明贼之人!”卫宁赶紧说道。

    曹休深呼吸一口气,他倒是想要一刀斩了卫宁,把卫家一把火烧掉了,以出自己的这一口的郁闷之气。

    但是大局为重。

    这时候卫家还是有用来的,自己在河东没有眼线,没有的优势,如果失去了卫家的支持,那将会是更难走了。

    “某家再相信你一回!”

    曹休冷沉的说道:“你纠结身边府兵,先随我出城,出了城之后,我们可以和明军慢慢对垒,以我骑兵优势,出城到了开阔之地,明军绝度不是我的对手,明军不过只是意图北上而已,他肯定不敢在安邑久留,到时候我们再杀回来!”

    “好,好!”

    卫宁也会如此,他立刻纠结麾下的府兵。

    但是卫宁对卫家的掌控力是真的不行,本来还有数千府兵,但是能召集起来了,居然不足一千二百余。

    这把曹休气的不轻,自己都找了一个什么人来合作的。

    但是也是没办法,只能捏着鼻子忍下来了。

    他们连忙从北城出城,但是曹休没想到的是,明军的反应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快很多还没有出城,就被明军堵在了北城门之下。

    “杀!”

    陈到勇冠三军,胯下一匹战马,手中一柄铁枪的,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的杀出来了,所到之处,人仰马翻。

    “杀!”

    “杀!”

    “杀!”

    明军的喊杀声在夜色之中穿透九重天之上,不断的回荡在天空之中,杀意绵延,凶狠无比。

    一下子在气势之上,把魏军和卫家府兵都震慑下去了。

    “突围!”

    曹休也算是反应敏捷的将领,这时候没有时间去懊悔,更没有时间去后悔,他必须要尽快突围出去。

    一旦被堵死在这里面,他的数千骑兵不仅仅是无用之功,更将会有可能被全军覆没。

    说到底他还是小看陈到,小看明军了。

    如果他一早重视起来,把安邑城的防御全部换上自己的兵卒,或许不至于有如此境地,又或者是在第一时间脱离安邑。

    可他第一没有在进入安邑的时候,把安邑城防御拿下来,一方面是自己的是骑兵,离马背,战斗力大减,另外一方面,他也是存心利用卫家的有生力量为自己的挡住,只是他没想到卫家承平多年,即使是动乱,也鲜少有打仗的府兵,所以根本没有战斗力。

    第二,就是他贪心还想要利用卫家,所以才让卫宁集结部众一起出城,出城之后他能利用卫家打听消息,这样自己的骑兵才能继续的骚扰。

    可就是他的错误判断,让他一下子落入陈到的攻击之中。

    这也有一个原因。

    他不熟悉陈到。

    陈到作为的明军景平第一军的中郎将,更是牧景嫡系爱将,当年牧景初出茅庐统兵的时候,建立的景平营,陈到就是校尉。

    说他是牧景第一心腹爱将,这也没错。

    陈到不管是武艺,还是统兵的能力,在明军之中,都不算是佼佼者,但是若是因此而小看他,那就会吃大亏了。

    因为陈到一直在成长,他的成长性是牧景认为,全军之中,最强的一个。

    “某家大明枢密院座下景平第一军中郎将陈到,贼将,纳命来!”

    陈到凶性大发,冲锋在前,手中长枪所向,无人是一合之敌,魏军骑兵简直是被他杀了一个穿心而过。

    “某家曹休,那厮,休要猖獗!”

    曹休这时候根本避无可避,他已经进入了最坏的境地,但是越是这时候,他越不能乱,唯有杀出一条血路。

    骑兵在城中作战虽优势减半,但是相对于步卒,还是有居高临下的杀伤力,只要能形成冲击,就能撕裂敌军防御,杀出一条血路。

    相对于突围而言,骑兵的优势比步卒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有很强大的优势的。“儿郎们,杀出去!”

    曹休一声令下,骑兵冲锋。

    “杀出去!”

    “杀出去!”

    魏军骑兵开始突围。

    两队对垒,短兵交接,开始厮杀起来了,在这样夜色之下,双方凶狠的爆发,不留余地的厮杀,血色都染红了整个安邑北城。

    一直到黎明时分,阳光即将升起来的那一刻,这一场短兵交接的大战,才告一段落。

    明军最后还是没有挡住。

    这就是的步卒和骑兵之间的差距。

    这还是在城中,在狭隘的战场之上,如果是在郊外那种开阔的战场,恐怕就不是明军围杀魏军骑兵,而是魏军骑兵冲杀明军了。

    不过这一战,陈到的战略目的还是达到了,最少留下的上千的魏军骑兵,而且突围出去了魏军骑兵几乎是人人带伤。

    这种情况而言,魏军可谓至元气大伤。

    那么接下来的情况就好多了,只要他们防备的好,魏军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才冲阵,更别说是针对他们的粮草运输。

    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

    “打扫战场,然后全军休整!”陈到抓紧时间,让将士们开始打扫战场,进行全军将士的休整,尽快恢复体力。

    毕竟拿下安邑,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要打通这粮道,可没有这么简单。

    “是!”

    众校尉领命。

    “另外派人去接应方石,让他运粮入安邑,接下来我们北上的道路,必须要小心了,不能在分兵了!”

    陈到低沉的说道。

    这一次分兵进攻,他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方石保住的粮草会遭遇袭击,所以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安邑。

    “是!”

    一个高大满脸胡须的校尉领命而去。

    “将军,这是卫家的代家主,听说是想要带着卫家府兵跟着魏军一起出城,但是被我们堵住了,魏军骑兵能突围出去,他们全部被我们拿下了,这厮中了流失,活不下来了,其余的府兵也死了数百,被我们俘虏的数百,其余的一散而逃!”

    一个青年军侯直接把一具尸体丢在陈到面前,正是卫家代领的家主,也就是背叛明朝廷的卫宁。

    “带上,我们去一趟卫家!”

    陈到想了想,说道。

    安邑必须要稳住,那么卫家才是最大的问题,虽然这河东世家也有一些,但是卫家才是领头羊。

    要是有足够的时间,陈到倒是不介意收拾卫家,但是现在他没有足够的时间消耗在河东,所以他必须要先解决卫家。

    ………………………………

    这时候卫家有些乱了。

    卫家传承多年,乃是河东第一世家,作为世家卫家自然是不凡的,传承多年,分支颇多,主脉旁系加起来人数可不在少数。

    而且卫家多年来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几乎让他们在河东一呼百应的。

    当然,世家也有世家的不足,相对于世家的影响力,地方豪强有时候掌控力更强。

    不过不管怎么说,动乱多年的河东来说,卫家也算是一个土皇帝的存在,对于河东各县都有统治力。

    卫家的家主是卫觊,但是卫觊南下入明朝廷,为家族的未来打拼,这导致让卫宁夺权,但是家族之中,忠心卫觊的还是有不少人的。

    一般家族都是以耆老为尊。

    卫家也是。

    不过卫家的这些耆老,之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他们来说,看不懂天下局势,所以想要为家族留下另外一条路。

    不然卫宁怎么可能夺权。

    在他们这些耆老而言,卫觊投靠了明朝廷,卫宁再投靠一下中原朝廷,那么日后卫家不管如何,都是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他们没想到,卫宁这么没用。

    天还没有亮,几个耆老已经坐在一起了,他们杵着拐杖,跪坐竹席,目光阴沉,品着的茶都感觉苦涩很多。

    “刚刚传来消息,宁哥儿没有出城,被乱箭射死了!”

    “可惜了!”

    “现在的问题是明军不会就此罢休!”

    “觊哥儿还在明庭为官,他们不至于赶尽杀绝吧!”

    “那可说不定,这一次宁哥儿连同魏军算计他们,他们肯定怀恨在心,别说现在觊哥儿不在,即使在这里,恐怕这些带兵的也不会给面子了!”

    几个老人都是五十开外了。

    以这个时代人均寿命连三十都不够来说,五十岁已经是老人了,而坐在最前面,最老的一个,已经快八十了,他名为的卫同,也算是卫家的一个擎天柱了,年轻的时候读书入仕,后来致仕之后,一直在族学教学,平时不管家族的事情,但是当家族真有事情的时候,却能站出来扛事情。

    他虽没有多少名声,但是结下来的缘分不少,如果出面说和,即使蔡邕也要给面子,不然当年蔡邕为什么会把女儿嫁给卫家,不就是卫同去和他说亲吗。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只能面对,先把小的家伙送出去,留点火种,然后让我们的府兵全部集合起来了,再看看局面,实在不行,那就鱼死网破,我卫家数百年的传承,能保住最好,保不住也得让他们知道,世家之怒!”

    卫同杵着拐杖,冷冷的说道。

    “叔父,要不送一封信函去渝都,给蔡相说说情,蔡相当年怎么和我们卫家也有一份交情!”旁侧一个还算是比较年轻,不过也差不多五十出头的耆老,低沉的开口。

    “远水救不了近火!”

    卫同摇摇头,对着左右而言:“这明军大将,今天之内就早上们,过不过得了这一劫,看命吧,传令,开中门,迎客!”

    “是!”

    立刻有人把卫家大宅中门打开了。

    陈到勒马门前,看着打开的府邸中门,嘴角有一抹冷笑:“这些世家门阀,真的是到什么时候,都忘记不了他们的骄傲!”

    和世家门阀打交道,他不是第一次了,跟了牧景这么久,就算没有刻意去学,但是也见识了不少。

    “将军,那现在我们……”

    “既然人家开门迎客,我们何须当恶人,再说了,接下来我们还是要依靠他的,你们觉得憋屈也好,觉得不爽也罢,当前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出一口恶气,而是要保证粮道通畅!”

    陈到道:“为了这个任务,其他所有仇恨都可以放下!”

    “是!”

    众人点点头。

    他们正面递帖而拜门入。

    很快几个耆老亲自出面,迎接陈到,给足了陈到的面子。

    陈到也不客气,怎么也先给他们来一个下马威:“诸位卫家前辈,晚辈是一介武夫,不怎么会说话,所以说话起来也不那么弯弯曲曲了,我直接一点,你们卫家的卫宁已经被我在战场上斩杀了,魏军也被我们杀出了安邑城,现在就看,你们卫家到底是向着咱们大明,还是向着魏王,最好说清楚一些,这样免得误伤,我日后也不好想伯觎兄交代啊!”

    几个耆老倒是没想到,陈到这下马威来的这么直接,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沉默了起来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