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乱世奇谈之烽火枭雄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波澜再起(五)

第一百八十九章:波澜再起(五)

        野玫瑰并没有按照百步穿杨聂云峰的喝声而倒下,而是身形不变,依然全身心地与一笑倾城韩傲雪在搏杀。

        倒是背后突袭的百步穿杨聂云峰惊呆当场,在他握弓的右手腕上,直愣愣地插着一枚铜钱,铜钱一半没入肉中,露在外面的一半,被鲜血染得通红,而且,还在不断地往上冒。

        “自己把周围情况扫视了个遍,没有发现野玫瑰有帮手呀,可这枚铜钱是怎么回事?”百步穿杨聂云峰心中嘀咕,眼角再次扫向四周,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难道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他大脑不断地飞速旋转,早已忘记手腕上插着的那枚铜钱,也忘记了铜钱带给他的疼痛感,握弓的那只手无力地低垂着,弓还勉强地握在手中。

        当野玫瑰和一笑倾城韩傲雪搏杀到五十回合的时候,两人依然不分胜负,野玫瑰跟随赵凡,基本上每次都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所以,战斗经验还算丰富。

        同时,她心中非常清楚,赵凡就在附近,只要有他为自己护阵,那自己根本不用操心有人突袭,也不用担心会被对方击败。

        心中无疑虑,搏杀起来也显得轻松自在,可她面对的是一笑倾城韩傲雪,韩傲雪一把长剑舞动得十分灵巧,招式也非常怪异,无论野玫瑰鞭法如何变幻,她都能一一化解。

        若论二人功夫,韩傲雪要略胜野玫瑰一筹,野玫瑰无论在地形、天时、人和,都胜过韩傲雪。

        而韩傲雪在陌生的环境、与陌生人搏杀,心中多少还有些疑虑,所以,两者相补,一时之间,谁也战胜不谁,可时间一长,韩傲雪适应了环境,那对野玫瑰可是大大的不利。

        百步穿杨聂云峰狐疑的眼神滴溜溜乱转,当他确认四周没有外人时,强忍着手腕疼痛,向后退了十来米,在手下的帮助下,对伤口进行了简单包扎。

        他稍作休息,伸右手握住弓,感觉并无大碍,伸左手抽出一支利箭,利用身前一颗半人粗的大树作为掩护,悄悄将箭搭在了弓上,这次,聂云峰心想,再也不能出意外了。

        的确,聂云峰所在的位置,正好把自己藏了起来,从野玫瑰方向来看,就是一个死角位置,无论怎样都不会被发现。

        就在他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就在那支利箭即将破空而出的时候,左手手腕突然一阵酸麻,那支利箭不听使唤地窜了出去,就像无头的苍蝇,偏离目标太远太远。

        箭支失手飞出,他来不及查看是否射中目标,急忙扫视左手,只见左手手腕又插着一枚铜钱,这让他更加震惊。

        分明自己躲在暗处,野玫瑰的铜钱是怎么打出来的?思索之际,大脑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自己所中的铜钱不是野玫瑰发出的?

        如果真是野玫瑰,那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可仔细观瞧,她和一笑倾城韩傲雪仍然在不停地战斗,从现场看,两人旗鼓相当,她不可能分心再打出铜钱。

        若是她打出的,那么,她的功夫要比韩傲雪高出许多,不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如果不是她打出来的,那么,到底会是谁呢?难道密林中有埋伏?这不可能呀,凭借自己的功力,三五十米之内,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自己都能感应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百步穿杨聂云峰百思不解的时候,野玫瑰一个腾空后跳,跳出了圈外,摆脱了缠斗。

        野玫瑰脸色微红,香汗淋漓,身形明显有些笨拙,她深吸两口气,尽量使自己显得平静一些,尽量不使对方看出自己已经使出了全力。

        一笑倾城韩傲雪不比野玫瑰好多少,一把长剑支于地上,显然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只是两只眼睛不停地盯着野玫瑰,生怕她使诈,一时之间,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

        倒是野玫瑰机灵,只见她将软鞭收于腰间,双手抱拳,轻声细雨地说道:

        “你我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斗个你死我活,若是你们不听劝,那就尽管找赵凡算账去吧,失陪!”

        简短的几句话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转身向后跑去。

        一笑倾城韩傲雪和百步穿杨聂云峰双双愣立当场,没来由的打了一场,没来由的中了两枚铜钱,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输了一半。

        这就使得原本胜券在握两人,再也没有了轻敌的想法,想要速战速决,看来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了。

        一笑倾城韩傲雪看着手腕还在向外渗血的百步穿杨聂云峰,惊奇地问道:“你没事吧?怎么受伤了?”

        百步穿杨聂云峰低垂着头回答道:“他们可能有埋伏,这密林之内,估计高手不再少数,你我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百步穿杨聂云峰没有正面回答,多少给自己留了点面子,不然,连对手是谁也不知,便着了道,要是传将出去,还不让江湖人笑死。

        一笑倾城韩傲雪并没有追问,只是点点头,“的确是我们大意了,只听了南集镇鲁化成的说辞,也是再他的激将之下,才带队来这里,可现在若是退出去,难免让鲁化成看咱们的笑话,若是继续往前走,估计凶险会更大。”

        百步穿杨聂云峰收敛了锐气,看了看受伤的手腕,思索片刻之后,才郑重地说道:

        “如果我们现在返回南集镇,飞鹰堂的招牌可算是砸了,咱们的脸也丢尽了。”

        “不如我们加倍小心,咱们有一千四百多人,而他们只有区区不到二百人,即使单打独斗咱们不占上风,可咱们人多,照样可以打垮他们。”

        “我想对咱们行进的队伍进行一下调整,由一百人组成长枪队,做为开路先锋,每前进五十米,就进行一次迷茫射击。”

        “在长枪队之后,咱们把队伍改成六路,每路二百人,以扇形向前推进,无论哪部分受到攻击,其余各部立即进行支援,确保在人数、武器方向取得绝对性优势。”

        一笑倾城韩傲雪略作沉思,便点头答应。

        百步穿杨聂云峰居中调度,一笑倾城韩傲雪负责后续接应,长枪队由百步穿杨聂云峰心腹大麻子领队,一切布置停当,便开拔前进。

        野玫瑰离开百步穿杨聂云峰他们视线之后,赵凡才带领十人接应小队与她会合。

        野玫瑰没好气地说道:“你个死赵凡,没看见我被他们包围了吗?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

        赵凡微笑着说:“你这不是好好的嘛!快走,小心他们追上来,到时再摆脱他们的纠缠可就要费神了。”

        野玫瑰白了赵凡一眼,只好跟着他往二营的设伏区走去。

        赵凡他们还没到,二营长薛神枪、三营营长靳子豪、四营副营长冷云三人已经迎了上去。

        “司令,你怎么跑到一线去了,好让大家担心,你们都没事吧!”二营长薛神枪着急地问道。

        赵凡微笑着说:“没事,他们虽然有一千五百人多人,我看呀,还不如飞鹰堂易天霸的五百人,他们武器残次不齐,长枪数量与我们相当,其余众人大部分都是大刀或长剑真要对阵起来,他们未必是我们的对手。”

        二营长薛神枪一听,呵呵直乐,“那我们还等什么,直接和他们对着干,想消灭我们,直接将他们消灭得了。”

        野玫瑰刚才打了一阵,心里还有些不痛快,她早就憋着气,想与一笑倾城韩傲雪再决一次高下。

        赵凡看着大家求战心切,只是微笑着说:“一千五百多人,就算他们不动,也要我们收拾半天,再说他们也是有手有脚,反抗起来,也是不容小觑的。”

        众人想想也是,笑呵呵的靳子豪直抓耳朵,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回答。

        赵凡依然微笑着说:“一营、二营,留下准备战斗,三营负责天都市方向飞鹰堂援兵,四营负责南集镇方向援兵。”

        赵凡话音刚落,三营营长靳子豪嘴巴鼓起老大个包,一看就是不情愿。

        赵凡回头卸看着他和四营副营长冷云,郑重地说道:“你们两个营的任务很重,一点也不比一营二营轻松,你们能否抵挡住援兵,直接影响着这次战斗的胜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南集镇方向有鲁化成一千多官兵,他们可是人人一把长枪,可谓武器精良,再加上鲁化成手下的几员虎将,若是他们来援,那可真不好对付,你们千万要小心,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尽量减少人员伤亡。”

        “天都市方向,飞鹰堂虽然遭受重创,可兵力也不弱,若是他们与鲁化成达成一致,同时奔赴密林,驰援百步穿杨聂云峰和一笑倾城韩傲雪,那我们在密林中,直接面对的是三千甚至更多的敌人。”

        “大家可以想想,就目前我们三百多的兵力,对付十几倍的敌人,就算咱们事前设伏,真对抗起来,那可是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大家务必小心、再小心!”

        众人听赵凡这一分析,个个面露凝重之色,再也没人轻视可能面对的敌人,以及自己受领任务的重要性。

        赵凡安排好这一切,三营、四营匆匆离开,各自奔赴自己的战场,二营伏击区,只剩下了一营和二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