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瀚海唐儿归在线阅读 - 第396章 桑国桥误我啊

第396章 桑国桥误我啊

        河北,镇州,成德军牙将李青按照与杜重威的约定,于卯时初打开了镇州城的南门。

        身穿黑色扎甲,早已等候多时的后晋禁军,潮水般的涌入镇州城。

        得到消息的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想要率亲卫反抗,但无奈镇州被围的时间比夏州还长,城中军心涣散,早就没了斗志。

        安重荣带着十余人堵住署衙大门,在亲手砍杀五名棒圣军牙兵后。

        这位矢志反抗契丹吞并,但却眼高手低的成德军节度使,留下那句‘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的豪言,被乱军砍杀于成德军节度使署衙大门。

        而在后晋禁军控制镇州三个时辰后,哭嚎声、喊杀声再次响起。

        杜重威可不是张昭,这个绰号瘟侯的屠夫没有丝毫心软,立刻下令血洗镇州。

        在他将安重荣头颅砍下,用快马送给邺都石敬瑭的几天时间中。

        镇州全城三万余人,几乎无一幸免,连那个打开大门的成德军牙将李青,也照样全家被杀。

        安重荣虽然在张昭的蝴蝶翅膀扇动下,提前一年多起兵。

        但历史的惯性,让他终未能改变他的宿命,还是兵败身死。

        不过南边的山南东道节度使所在的襄州,情况又有了变化。

        安从进父子毕竟在襄州经营多年,虽然被高行周、焦继勋、安审晖围住攻打,但其依靠襄州城高墙厚,且有水军之利,一直让后晋军毫无办法。

        不过围城五个多月,石敬瑭知道安重荣被围必败无疑后,终于放心的遣使诏令荆南和马楚也出兵围攻。

        三月底,荆南王高从诲遣都指挥使李端,率水军数千,沿汉水而上到襄州以南。

        楚王马希范亦遣天策都军使张少敌,率战舰百余艘入汉水参与围攻。

        这两方一到,安从进所部的水军,立刻就被压制住了,襄州城岌岌可危。

        但就在此时,后晋安远节度使李全金治下贪婪暴虐,他害怕被石敬瑭处罚,于是干脆以安州,也就是今湖北安陆,归附南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石敬瑭只得让横海节度使马全节率军南下。

        再抽调围攻襄州的安审晖部两千余,开往安州阻止李全金的叛逃。

        南唐方面则派鄂州屯营使李承裕,副使段处恭,率八千兵马接应李全金。

        不过还好,南唐军队的战斗力,那真是一言难尽,李承裕此人更是位重量级。

        他到了安州以后,不是先安排防备后晋军队,而是先霸占了投靠南唐李全金的妻妾开始享乐。

        南唐士兵也有样学样,纷纷劫掠安州百姓,充实腰包。

        结果马全节还没到,安审晖只用本部牙兵两千多人,直接就把南唐八千多人给打崩了。

        南唐军队弃城而逃,在城南黄花谷被追上,副使段处恭直接被杀,李承裕则率三千余败军,再次狼狈逃窜。

        而在襄州城下郁闷了好几个月的安审晖哪肯放手,他率军衔尾追击,终于在云梦泽再次追上了南唐军。

        双方刚一交手,心惊胆战的南唐军一触即溃,李承裕及一千多南唐士兵被斩杀,俘虏一千余。

        而此时,唐主李昇正在庐山白鹿洞兴建学馆,号为庐山国学,这就是后来白鹿洞书院前身。

        李昇收到李承裕、段处恭皆战死的消息后,赶紧派大将张建崇扼守云梦桥,从此彻底熄了与后晋争雄的念头。

        这李承裕和段处恭败的太快,是以根本没对后晋造成多少困扰。

        只不过本来被围住的襄州,借机缓了一口气,安从进接连击败荆南和马楚的水军,看样子起码没有半年,休想破城。

        但南唐被轻松击退的好消息,并未让石敬瑭高兴多久,因为他契丹爸爸的使者到了。

        来人是耶律家的皇亲耶律察割,他指着石敬瑭的鼻子一顿破口大骂。

        昏头昏脑的石敬瑭听了半天才弄明白,他派去云州的使者,竟然在桑干河边被截杀了。

        这儿皇帝还以为耶律耶耶早就拿下云州了呢,结果竟然这么久了都打不下来,还要靠他的圣旨。

        心里暗爽了一会,石敬瑭正准备不阴不阳的讽刺耶律察割几句,但是耶律察割的下一顿话,让他如坠冰窟。

        河西陇右节度大使,韩王张昭以五千骑在浑河边大破契丹。

        石敬瑭倒不是怕张昭惹恼契丹人,而是惊讶于张昭的实力,膨胀的怎么这么快?那可是三千皮室军啊!

        张昭竟然在围困夏州的同时,还有余力击败契丹三千皮室军,足以证明,他打定难军李家,一定是碾压式的。

        石敬瑭本来还准备打完了安重荣,就去掺和归义军和定难军的冲突,谁输他帮谁,一定要这两方大大的出血,结果一看,事情有些不对!

        心里烦乱的石敬瑭,赶紧言辞恭敬的把耶律察割给哄了出去。

        并承诺马上再派使者,让镇州的杜重威选禁军护卫,从镇州去幽州,再把诏令送达云州,这样保证就不会被人暗中截杀了。

        等到耶律察割吆五喝六的出去了,石敬瑭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这就是他父事契丹带来的后果,连一个耶律家的宗室,也敢给他这中原天子摆脸色。

        不过石敬瑭也没什么好办法,就如同桑维翰所说,他只有继续抱住契丹人大腿这一个选项。

        因为他不抱住的话,别人就会抱住,就他石敬瑭这个四面皆反的局面,一旦让别人得到了契丹人的支持,他就死定了。

        正准备让身边的内侍再拟圣旨,命令大同军节度判官吴峦让出云州城,门外又传来了嚎哭的声音。

        石敬瑭烦不胜烦的命人打开殿门,只见数月之前被定难军节度使李彝殷派来求援的绥州刺史李彝重,跪伏在门外,哭得鼻涕眼泪一起下来。

        “陛下!二月十八夏州城破,我定难军节帅李公彝殷不屈战死,河西蕃贼已经拿下银夏宥绥四州。

        据称灵州党项拓跋部首领拓跋彦超,亲自到夏州参拜蕃贼。

        请大家赶紧发兵吧,不然蕃贼连灵武军也要吞并了。”

        石敬瑭身体摇晃了几下,好像要摔倒一样,突然,儿皇帝又猛地一抖,他想起裴远,好像是被他派遣到了灵州。

        这....!

        原本是要防止契丹人拿下灵武,现在全部便宜张昭了,那裴远可是张昭派到中原来的啊!

        这下好了!

        河西张昭全有河西、陇右、朔方以及一部分关内道。

        天宝十节度中,他已经掌握了河西、陇右、朔方三大节度使之地。

        这里民风彪悍,关西多出猛将,更兼凉州大马、朔方铁骑天下无双,哪里是他石敬瑭还可以制得住的。

        儿皇帝仰天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桑国桥误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