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帝先生的娇妻是大佬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慕雪染离开西域时,受了伤,好在伤口不深,也没有伤到要害。

    三个人的车轮战,还是三个彪形大汉,她在力量上就占了弱势。

    好在她身体足够灵活,很多时候用了巧劲,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速战速决。

    按照军令状上所写,奎利自行了断,西域一时间没了域主。

    按规矩,慕雪染会成为新一任域主,但被她拒绝了。

    她的目标是未知的中心域。

    至于她走后,谁会成为新任域主,这就不是她该操心的了。

    走到一条小溪边,慕雪染洗了把脸,又捧了些水喝了几口。

    冥岛位置独特,密林又多,更像是一个天然氧吧,就连这溪水都甘甜无比。

    “真是废物,居然让你完好无损的出了西域。”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慕雪染眸色微冷,淡然起身,看着不远处倚着树干的冥月,勾了勾唇,轻吐出几个字:“让你失望了。”

    “哼。”冥月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慕雪染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眯了眯眼。

    接下来会越来越危险,她不能再让冥月这么算计自己了,不然在自己面临危险的时候还要分心去留意她。

    必须要在进入东域之前解决了这个麻烦才行。

    翌日,慕雪染收整好,便踏上了南域。

    南域,可以说是冥岛上最奇葩的存在。

    这里的人,不喜蛮力,没有什么是一场制毒解毒比赛解决不了的,一场不够就两场。

    之前慕雪染极少接触这一方面,但为了考核,她几乎不眠不休大半个月,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抱着一本本关于制毒解毒方面的书来看。

    一进入南域,浓浓的药香就扑鼻而来,慕雪染一眼就看出来这里所种的植株全都是草药。

    她也没着急去参加挑战,而是悠悠哒哒逛了一圈。

    21世纪,人们崇媚的更多是西药,所以懂得古医学的人少之又少,故而南域就成了东南西北四域中人最少的一域。

    慕雪染边走边记忆着这些药草,并搜索了脑海中的毒药配方。

    想要赢,必须要拿出最狠的毒,但又不能见血封喉,瞬间毙命,至少让对方有半天的时间去给中毒者解毒。

    心里有了盘算之后,她把挑战的时间定在了第二天。

    南域除了域主,还有四大毒王,只有战胜了四大毒王中的任意两人。才有资格去挑战域主。

    听闻在南域,已经有十年没人能撼动四大毒王的位置。

    所以听说有人要来挑战,大家都兴致缺缺,只有极少数的人抱着一丢丢的希望和看热闹的心思前来围观。

    慕雪染对此并不在意,她只要赢了四大毒王,获得挑战域主的资格就行了。

    “你们谁先来?”

    小姑娘自信又狂妄,激起了四大毒王的浓浓的胜负欲。

    “我先来。”一个看起来年过半百的大胡子男人站了出来。

    慕雪染淡笑着冲他点点头,眼底却不带丝毫温度。

    为了不让对方提前知晓自己所用的配方,两人分开采药,而且制毒过程分别在一个封闭式的空间内。

    里面安装了监控,外面的人可以通过屋外的大屏幕看到两人的一举一动。

    “生草乌、半夏、红娘虫……没有听说过哪个配方会用到这些东西啊。”

    “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还不会是来闹着玩的吧。”

    “这十年,四大毒王稳坐自己的位置,多少来挑战的人都铩羽而归,我看对这小姑娘也不用抱多大希望了。”

    ……

    围观的一行人议论纷纷。

    而屋内,慕雪染依旧淡然,有条不紊的往药炉里扔着药草。

    直到中午,两人才相继从小屋内走出来。

    “把试毒的人带上来。”域主开口道。

    看起来也差不多半百的年纪,身材消瘦颀长,一身灰色长袍下像是只有一副骨架,颧骨突出,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细丝眼镜,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阴冷。

    慕雪染挑挑眉,这域主的目光看向她时,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南域养了一批专门试毒的人,全都是二十到三十五之间身体健康的青年,没有心智。

    虽然慕雪染早就知道这件事,但看到被带过来任人摆布的两人,心里悲悯油然而生。

    不过很快她就将这些情绪排除,一脸淡漠的将手中的无色药剂交了上去。

    她的毒,无色无味,不会让人感觉到任何痛苦,却可以让中毒者在十二个小时后瞬间死亡。

    相比于慕雪染,大胡子的毒非常霸道,让人七窍流血,痛不欲生,中毒者要么失血过多而亡,要么就是疼死的,很少有人能坚持住半天的时间。

    “小姑娘,你确定他中毒了?”人群中有一人问道。

    慕雪染若有似无的笑了笑,淡声道:“你可以验一下药渣,看看是否有毒。”

    “不用验了,”这时,域主突然开口,“开始配解药吧。”

    “这……”那人还想再说些什么,被域主淡淡的撇了一眼,就乖乖闭嘴了。

    这可为难了大胡子,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脉象正常,没有半分中毒症状的中毒现象。

    但他却没有丝毫焦虑,反而兴有些兴奋,对身旁的人道:“把他带去我的研究室。”

    “是。”

    慕雪染带上手套,有条不紊的检查着中毒者的症状,指尖沾了点血,闻了闻,除了猩甜,还有一丝恶臭。

    眉头不察的皱了皱,十分钟后,慕雪染起身,摘下手套,又去不远处的溪边洗了洗手。

    “我去找解药。”留下一句,便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