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 705.到底为什么
    皇后这段话说得太巧妙了。

    秦晓鸾说“自己都不知何故被选入宫中”,虽然皇后没直接说,但已经暗示了自己进宫和于奇正有关。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特别难理解的事情。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民女,如果不是因为于奇正为了自己暴走交趾,皇帝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天下还有“秦晓鸾”这么一个人。

    但这又有一个很难解释的事情了。

    于奇正不惜冒生命危险去救她,两人之间是怎么回事,几乎完全摆到明面上了。

    在皇帝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女子,而于奇正是屡建奇功的大将军。按常理来讲,不管是收买人心还是别的原因,正常的操作都是下诏将自己嫁给于奇正,以示恩宠。至于自己喜不喜欢于奇正,这根本就不是当皇帝的人会考虑的事。

    可李世明,哦不不不,一定还有其他人的参与。别的人不说,眼前这位雍容华贵的皇后在这件事上就肯定插过脚。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着独孤皇后的眉毛和眼睛,秦晓鸾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人:李墨宁!

    秦晓鸾突然觉得很想吐,这对夫妇实在是太恶心了!为了自己的女儿,又或者说为了招到满意的女婿,不惜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把自己纳入宫中。

    没错,一定是这样。如果他们将自己赐婚给于奇正,虽然能拉拢那个无赖,但怎么都没有直接招为女婿获得的利益更大。

    她突然觉得很悲哀。

    自己的东西,就这么无端端的被这对夫妇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抢走不说,他们甚至把自己都抢过来。而自己,对这一切却完全无能为力,只能忍受这种巨大的屈辱接受。

    更让她愤怒的是,自己不但要承受这些屈辱,还得对这些欺负自己的人笑脸相迎。

    看着独孤皇后脸上虚伪的笑容,秦晓鸾对着自己说:总有一天,我要把我失去的一切全部抢回来!

    独孤皇后继续笑了起来:“你现在知道圣上为什么给你赐姓武,又让你住在怀英阁了吧?”

    这句话一出,秦晓鸾脑中闪过一道闪电,整个人完全从刚才的不甘、委屈、愤怒中清醒了过来。

    独孤皇后这句话,令秦晓鸾立即推翻了刚才关于“他们这么做是因为李墨宁”的观点。

    冷静下来之后的她,马上找出了刚才那种想法的逻辑硬伤。

    首先,即便没有她秦晓鸾,李墨宁也并不是第一个嫁给于奇正的人。

    其次,于奇正现在实际上已经相当于一个国王,而到现在为止李墨宁也还不是正式的王后。

    这说明了什么?

    也就是说,无论自己是否嫁给于奇正,都不会对李墨宁产生任何威胁。

    那么,他们一定是在算计着什么别的事情。

    天下间,每个人都在算计。但如果要说谁是最会算计的人,一定是李世明夫妇。

    原因很简单,普通人就算再怎么会算计,也不过是千万家财或者身居高位。而这对夫妇,通过算计得到了整个天下!

    像这种算计人之后然后在被害人面前嘚瑟的低级行为,绝不会出现在他们身上。

    那么也就是说,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么简单。

    答案或许就在独孤皇后刚才的那句问话中。

    赐姓武,居怀英楼,其实就是给于奇正看的。

    再回到“比如说那个于奇正,要说出身的话,只不过是一个地主家的混子儿子。圣上不照样一手提拔起来,现在可是英名天下知啊”这句话,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那就是,李世明要通过这件事,明确的警告于奇正:我能把你一手提拔起来让你英名天下知,也能把你给按下去让你万劫不复!你所拥有或者你想拥有的任何东西,我可以给你,也可以让你一无所有——甚至包括你心爱的女人!

    秦晓鸾突然觉得很鄙夷。

    正常来说,李世明他们还真能这么做,事实上似乎他们也已经做到了。

    但是,这不过是“似乎”而已。

    因为于奇正并没有按照他们所设定的轨道运行。于奇正现在自己在草原上开疆辟土这件事,绝对是李世明他们万万没想到的。这么一来,把李墨宁嫁过去这件事,也就成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天大笑料。

    秦晓鸾越想越开心。

    李世明现在还真拿于奇正没什么好办法。

    派兵去攻打?根本就找不到去攻打的理由。人家于奇正现在是在草原上,并没有占据本朝的土地,甚至都没有自立为王,你怎么也安不上“造反”的罪名。

    就算他李世明再怎么不要脸,给于奇正强行安上一个什么罪名然后派兵去攻打,也得考虑一个打不打得过的问题。本朝兵多将广是没错,可那是在大草原上。且不说粮草补给,连马匹都没多少,根本就不具备打歼灭战的前提。再说了,论骑兵作战,本朝现在能给于奇正比的将领几乎没有。

    秦晓鸾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想着:姓于的,你这个臭混蛋,这次干得漂亮!

    看到秦晓鸾脸上的笑容,独孤皇后脸沉下来了:“妹妹,想到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看着色厉内荏的皇后,秦晓鸾觉得特别瞧不起她们夫妇。拿人家于奇正没办法,就来欺负自己这个无权无势的小女子,还皇帝皇后呢,我呸!

    心里这样想着,口中却应道:“回皇后,婢妾是想到了一件事,觉得茅塞顿开。”

    独孤皇后皱眉道:“什么事?”

    秦晓鸾答道:“就是刚才和您说的那个呀。婢妾之前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圣上会屈尊临幸,现在想明白了。”

    独孤皇后问道:“为什么?”

    秦晓鸾答道:“说起来婢妾还得感谢那个于奇正呢。圣上定是想到了他,于是才去的怀英阁。”

    独孤皇后端详着秦晓鸾:“你的意思是,圣上连续两三天,天天想他然后去你那里?”

    秦晓鸾垂首道:“婢妾不敢揣摩圣意。”

    独孤皇后正准备继续说话时,传来了太监总管胡忠仁的声音:“圣上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