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张彤彤 > 第二章 遇事不决上前忽悠
    蓝天白云,阳光明媚。

    张彤彤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心中还是充满了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阅览万物的一生?

    这不就是全方位的偷窥嘛!

    他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每个人的头顶上都顶着的或绿色或红色的小字,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小字都在提醒着张彤彤,他确实拥有了观看别人一生经历的能力。

    不止如此,观看别人的一生,还能随机获得别人的能力。

    观看电视机的一生,他获得了电磁解析的能力。

    街上人群中不乏拿着手机接打电话的人,在张彤彤的眼里,那些人手里的电话顶端,连着一根长长的绿色的波纹,这些波纹都朝上伸展,一直连伸到了天空之中。

    张彤彤感觉,自己似乎可以随意获取那些绿色波纹中的所有信息。

    果然是偷窥绅士必备技能。

    张彤彤的目光扫过身边的行人。

    “王晓海,精神力:12,可阅览”,这是个蹦蹦跳跳的小孩子。

    “赵日天,精神力:28,可阅览”,这是个走路低头看小说的男青年。

    “薛世阔,精神力:??,不可阅览”,这是个正拿着手机通话的中年大叔。

    一眼看过去,身边的行人里只有这个薛世阔头顶的小字是红的的,还被提示“不可阅览”。

    看来是精神力比自己高。

    张彤彤心里瞬间产生了好奇,据他的观察,自己因为获得了超能力的缘故,精神力好像要比常人要高上一些,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举目四望,看到的大多10到30之间的绿色数字,超过30的都很少,红色的“不可阅览”提示更是凤毛麟角。

    他停下脚步,将注意力放在薛世阔手中的手机上,心想是时候试一试电磁解析能力了。

    只见薛世阔手中手机上的绿色波纹缓缓变宽,仿佛是被拉伸了似的,那波纹变宽了之后,上面显示出音波一般的线条,张彤彤只是看着这些线条,似乎就能听到了手机里对话的声音。

    只听到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薛先生,之前蔡先生答应卖给你的两个移民火星的名额,现在恐怕是不行了。”

    移民火星?张彤彤看了看一身普通装扮的薛世阔,看不出来还是个大富豪。

    只见薛世阔皱了皱眉,语气不悦地问道:“怎么?是涨价了吗?”

    “价钱没变,”电话中的男声道,“仍然是两亿联邦币一个名额,不过蔡先生提出了新的要求,只有满足了这个要求的客户,才有购买名额的资格。”

    “什么要求?”薛世阔不急不徐地问道。

    电话另一边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仿佛是在酝酿措辞,半晌才道:“人才,确切地说是能人异士,只有向蔡先生举荐了人才的客户,才有购买移民名额的资格。”

    “能人异士?”薛世阔疑惑地道:“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能人异士?”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笑了笑,道:“如果薛先生见到了这样的能人异士,自然会知道,如果见不到,说了您也不会相信,消息我已经传达给您了,再见。”

    薛世阔看着挂断的电话,皱起了眉头。

    此时张彤彤也犯难了,要不要毛遂自荐呢?

    刚刚一听到电话里说的能人异士,他就知道说的一定是自己这样的人,看起来像自己这样觉醒了超能力的人也不在少数。

    关键是这个蔡先生搜寻像自己这样的超能力者是打算干什么呢?抓起来切片研究吗?还是想要搞什么超能力团伙?

    但是反过来想,这个蔡先生能够贩卖移民火星的资格,手里一定有大量的移民名额,自己如果能够接触他,从而获取移民火星的资格,不就可以早日和父母亲大人一家团聚了嘛。

    想想今天自己本来要去面试的餐厅服务员的工资,再对比一下火星移民资格的天价。

    淦!

    遇事不决,上前忽悠!

    去特么的餐厅服务员。

    张彤彤径直走向薛世阔,笑着挥了挥手,引起薛世阔的注意后,道:“薛先生是吗?在为移民火星的事情发愁吗?”

    薛世阔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左右环顾了一下,厉声道:“你是谁?”

    张彤彤哈哈一笑,神秘兮兮地道:“我是一个算命的。”

    “算命的?”薛世阔狐疑地打量了张彤彤几眼,本想打发他走,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便问道:“你算出什么来了?”

    “天机不可泄露,”张彤彤笑着摇了摇头,本想双手合十,但又觉得实在是太神棍了些,便作罢。

    薛世阔冷哼一声:“哼,装神弄鬼!”

    有戏!

    你没赶我走,就别怪我忽悠你。

    张彤彤尽量让自己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脸,但是脸上的肉太少,刻意的笑实在是显得太奸诈,索性只是淡淡微笑着问道:“薛先生,不知道你对蔡先生怎么看呢?”

    先探探底,如果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立刻撤退保命。

    薛世阔皱眉看了张彤彤一眼,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一定不是一个算命的,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我也不妨直说,我认为这个蔡一帆心狠手辣……”

    “告辞!”

    张彤彤扭头就走。

    刚刚转过身,他就感觉自己衣服的后领被人揪住了。

    唉,不肯让我走,那我只能继续忽悠,忽悠完你再撤。

    张彤彤回过身,发现刚刚揪住自己衣服后领子的是一个一直站在薛世阔不远处的姑娘,这个姑娘跟自己年龄差不多,身形非常高挑,也就比自己低小半个头,一头长发打成大的波浪披在身上,脸蛋和五官也长得非常标致,是个美人,可惜一脸讥笑的表情破坏了气质。

    张彤彤抬头一看:“薛晨晨,精神力:35,可预览”。

    难道是父女?

    只听薛晨晨的声音充满了戏谑,道:“大师,你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呀?我还想算算命呢!”

    “晨晨!”薛世阔喝止了薛晨晨,然后对张彤彤道:“我一提到蔡一凡你就走,难道你是奔着蔡一凡来的?”

    “我真的只是一个算命的,我还算到你要向蔡先生买两个移民火星的名额……”张彤彤连忙解释。

    还未等张彤彤解释完,便被薛晨晨直接打断道:“哼,你说的这些东西,只要稍作调查就都能知道,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调查我们?”

    啧,这个姑娘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不过她爹那么有钱,应该不愁嫁。

    “我……”

    “还想说自己是算命的?那好,那你算算你自己今天有没有血光之灾?”薛晨晨见张彤彤想要开口说话,不饶人地给他呛了回去。

    薛世阔站在一旁,对薛晨晨开口道:“晨晨,让他说。”

    随后又向着张彤彤道:“小兄弟,我看你岁数也不大,今天只要你能说清楚为什么调查我们,我就不难为你。”

    “我没有调查过你们。”张彤彤一副乖巧的表情,实话实说道。

    薛世阔摇摇头,道:“还想说自己是算命的吗?”

    张彤彤看了看一脸不善的薛晨晨,看来今天不把你们忽悠到底我是脱不了身了。

    “我有办法证明,”张彤彤忽然道:“一会儿我晕倒了你们父女俩可不能不管我!”

    薛世阔和薛晨晨被他这没有来由的一句话搞得一头雾水。

    张彤彤盯着薛晨晨头顶的一行绿色小子,心中暗道:预览!

    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痛袭来,张彤彤甚至连感受这种剧痛的机会都没有,非常干脆利落地失去了意识。

    仍然迷糊不解的薛家父女,眼看着张彤彤像一根面条似的,软趴趴地瘫倒在地,薛晨晨看看张彤彤,又看看薛世阔,道:“爸,他真晕了,怎么办?”

    薛世阔无语地盯着张彤彤看了一会儿,似乎想看出他是不是在假装晕倒,半晌才确认这个小伙子是真的晕倒了,才道:“带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