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734章 赝品(一更)
    沈璃手指轻轻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下。

    这男人.......

    她息屏手机,抬脚跟上沈知谨。

    “知谨。”

    一个看起来四十岁的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笑着和沈知谨打了招呼,目光却是落在了他身后的沈璃身上。

    “这就是你的女儿,糖糖?”

    一口流利的中文。

    沈知谨颔首,给两人做了介绍。

    “糖糖,这位是莫利大学艺术史论系的卡罗尔教授。”

    “卡罗尔,这是我女儿,沈璃。”

    沈璃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眉眼深邃,五官立体,是极英俊的长相。

    尽管已经四十岁,看起来依旧极富魅力。

    他笑着伸出手:

    “你好,糖糖。”

    沈璃唇角微弯,与他握了下手:

    “您好,卡罗尔教授。”

    卡罗尔眨眨眼,笑道:

    “我是你妈妈在柏城苏尔顿公学的校友。你可以直接喊我叔叔。”

    沈璃看向沈知谨,便见他轻轻颔首。

    苏尔顿公学是柏城的贵族学院,学费高昂,学生们出身也都非富即贵。

    顾听茵的中学是在那边念的。

    沈璃有些意外,没想到今天晚上,居然还有顾听茵的校友前来。

    听起来,他和顾听茵的关系应该是很不错的。

    而和沈知谨——

    能让沈知谨专门介绍,本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沈璃从善如流:

    “卡罗尔叔叔。”

    卡罗尔显然很是高兴,目光在沈璃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沈知谨,笑道:

    “以前我就很好奇,不知你和她的女儿会是什么模样,现在看,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

    沈璃这张脸,完美结合了沈知谨和顾听茵的优点。

    她的眉眼像沈知谨,挺翘的鼻梁和唇角又像极了顾听茵。

    原本她的气质是偏清冷的,那双黑沉干净的桃花眼望过来,便越发显出几分淡漠冷沉。

    但笑起来的时候,梨涡若隐若现,那一抹扬起的弧度,更几乎是完美复刻顾听茵,难得透出几分甜软,便在无形中冲淡了那几分疏离,融合为独一无二的清艳。

    听到对沈璃的夸赞,沈知谨隽秀的容颜上也舒展开淡淡笑意。

    “糖糖更像茵茵些。”

    沈璃心中越发好奇,能和沈知谨这么说话,他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比她之前预想的还要更亲近。

    “《第十七夜》是你的画?”

    卡罗尔笑着问道。

    沈璃就是宁璃,自然也就是树的影。

    自从上次她公开了自己的这个身份,在国内画坛很是引起了一番轰动。

    但她没想到,卡罗尔居然也对这件事有所耳闻。

    他出身国外,又是莫利大学的教授,按理说不该对国内这边的事儿太过关注。

    但想到他是教艺术史论的,似乎又合情合理了许多。

    “是的。”

    她轻轻颔首。

    卡罗尔道:

    “说起来,我之前还曾在一个学生那里见过那幅画。”

    沈璃一愣:“什么?您以前见过?”

    这怎么可能?

    当初那幅画完成以后,她就直接送到云州画协,让他们代为拍出了。

    而拍下那副画的,正是陆淮与。

    且从那时候到现在,陆淮与也一直将那幅画好好珍藏着,从未拿出来过。

    卡罗尔就算是见,也应该是在那场拍卖会,而不应该是在学生那。

    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卡罗尔耸了耸肩,无奈笑道:

    “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那是一幅赝品。”

    沈璃眉心一凝。

    赝品。

    她也见过一幅《第十七夜》的赝品,就在京城,一堂画廊。

    “我见到那幅画的时候,就觉得很是欣赏,只可惜略有瑕疵,且总感觉看着有点奇怪。当时我只当是画者天赋灵气不够,心里还颇为可惜。没想到,竟是因为那是一副假画。”

    卡罗尔说到这,似是有些可惜,又有些庆幸,

    “我就说,那幅画整体看起来,本可以画的更好的。”

    真画和假画之间,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的。

    普通人看来,或许会觉得他们相差不大,看起来都一样,但卡罗尔是专业的。

    他教艺术史论,也是著名的鉴画大家。

    一幅优秀的原创画作,绝对是倾注了画者的思想和情绪的。

    落在画布之上的每一笔,除了技巧,更看画者本身所思所想。

    它是一个完整而浑然天成的作品。

    但假画不是。

    依样画瓢,机械僵硬,那不过是沿着别人走过的路,一步步踩上去,如同木偶一般毫无灵魂。

    所以哪怕卡罗尔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一副赝品,却依旧直觉那幅画有些不对。

    “听说真品是在.......他的手上?”卡罗尔说着,朝着某个方向抬了抬下巴。

    沈璃回头,就见陆淮与正和两个男人站在一处说着什么。

    卡罗尔指代的,当然就是他。

    “嗯。是在他那边。”沈璃道。

    卡罗尔点点头,笑着道:

    “啧,真让人羡慕。不知以后是否方便,让我见见真品?”

    想要树的影画作的人实在是太多,但她这几年出的画就那么些,而且每一幅刚刚出来,就迅速被人拍下私藏。

    旁人连看一眼都不得。

    沈璃笑了笑:

    “那之后我问问他。”

    虽说那是她的画,但现在的确已经算是陆淮与的了,问上一问还是要的。

    卡罗尔忍不住笑起来:

    “他舍得拒绝你吗?”

    今晚这场宴会之上,沈璃和陆淮与的往来并不是很多。

    但卡罗尔看的清楚,陆淮与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就没离开过。

    这样的心思,真是再明显不过。

    “卡罗尔。”沈知谨看了他一眼。

    他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毫无约束,开玩笑开到糖糖头上去了。

    卡罗尔却不吃他这套,轻“啧”了声。

    “以前你追茵茵的时候,可也没比那小子好到哪儿去。”

    这还摆起架子来了。

    沈知谨:“.......”

    沈璃唇角抿了一抹笑,倒是难得看到沈知谨吃闷亏。

    旋即,她又想到另外一件事——那幅《第十七夜》的赝品。

    目前她尚且不能确定,他说的那一副,是不是一堂画廊出现的那一副。

    但她就是有种直觉--或许,有可能!

    她斟酌着开口:

    “卡罗尔叔叔,您刚才说那副赝品,是在一个学生那见到的,不知道您方不方便透露,那个学生是谁?”

    ------题外话------

    今天更新时间不定昂,大家可以晚上一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