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643章 为一个人,奔赴千万里(三更)
    宁璃刚才看的太入神,以至于竟是一直没注意到这幅画的画者。

    没想到,居然是顾四小姐。

    怪不得沈知谨会过来......

    宁璃仔细看了眼,这幅画是二十年前左右的了。

    算起来,顾四小姐那时候,应该是在......上大学?

    “原来沈老师的妻子,也是西京美院的学生?”

    宁璃有些意外。

    顾家的大部分产业都在海外,包括顾听澜在内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在国外接受的精英教育。

    谁知居然会在这里看到顾四小姐的画作。

    沈知谨看出了她的惊讶。

    他何其聪明,怎能猜不出宁璃此时心中所想。

    事实上,何止是宁璃。

    几乎每个人,在知道顾听茵居然出身西京美院后,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顾家唯一的千金,千娇万宠于一身。

    无论是港城还是柏城,都有着世界一流的美术学院。

    那应该是她最好的选择。

    偏偏她都不要。

    她义无反顾,报考了西京美院。

    为一个人,奔赴千万里。

    沈知谨看着那幅画,神情极淡,也极温柔。

    他的眸色让人琢磨不透,像是陷入了某段久远的回忆。

    良久,他道:

    “嗯。这是她的毕业作品。”

    也是,唯一一幅,保留在西京美院的画。

    宁璃看着他。

    在这之前,她从未知晓,清冷骄傲的沈知谨,也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她重新看向那幅画。

    山茶。

    对了,这就是沈知谨最经常买的花。

    有时候是白色,但大多数时候是红色。

    都是给顾四小姐,也就是他妻子的.......

    她停顿片刻,道:

    “这画和花,都很好。”

    沈知谨唇角微微弯起。

    “谢谢你,茵茵最喜欢听人夸她了。”

    宁璃微愣。

    沈知谨少年天才,到如今,诸多荣誉加身,早已经是站在物理界巅峰的人物。

    但他在提及自己的时候,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色。

    反而现在,为了这一句再简单不过的夸奖,道了谢。

    只是因为,被夸的那个人,是顾听茵,是他的妻子。

    “璃姐?”

    魏松哲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宁璃侧头看去。

    魏松哲这才看到,她身旁还站着一个人,而且看起来,两人还认识。

    他放低了声音。

    “璃姐,你不去油画区看看吗?”

    他在那边等了好一会儿,宁璃都没去,他就干脆过来了。

    宁璃道:

    “这就过去了。”

    她说着,看向沈知谨。

    “沈老师,那我先走了?”

    沈知谨“嗯”了声。

    宁璃往旁边走去,又看了剩下的四幅。

    大约是顾四小姐那一副《山茶》渲染力太强,她看过那个,再看其他的,总觉得不太入眼,故而很快就看完了。

    最后,她抬脚和魏松哲离开,前往油画区。

    走出一段距离,魏松哲压低了声音,脸上神色难掩好奇:

    “璃姐,刚刚那是谁啊?”

    “西京大副校长,沈知谨。”宁璃解释。

    “沈知谨......哦!就是你现在跟着的那位物理大牛啊!”

    魏松哲对物理兴趣不大,故而对沈知谨了解也不多。

    之所以记得这个名字,还是因为宁璃。

    他又往那边看了眼,喃喃:

    “真是看不出来,这种科研大佬,居然还会对艺术展感兴趣啊......”

    宁璃不欲说太多,挑了话头:

    “你刚才不是说要找王岩老师的画,找到了吗?”

    魏松哲立马来了精神:

    “就在前面呢!我带你去看!”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她忽而心中微动,又回头看了眼。

    沈知谨依旧站在那幅画前,肩背挺直,久久不动。

    .......

    两人来到另一个展厅。

    魏松哲指着其中一幅画,道:

    “璃姐,这个就是!”

    这是一幅春日少女的人物油画。

    整个基调温暖轻松,干净明亮。

    魏松哲摸着下巴:

    “没想到王岩老师年轻时候的画风,和现在相差这么大啊!不过这幅很受欢迎,刚才有不少人都在这夸呢。”

    宁璃看着那幅画,忍不住笑了。

    “居然是展出的这一副......看来这次展览的作品名单,王岩老师一定没看。”

    魏松哲一愣:“啊?为什么?这幅画不好?”

    他说着,又看了眼。

    挺好的啊!

    构图、色块、光影处理,都挺好的啊!

    当然,王岩现在的水准,肯定是比这高出许多了。

    但不能这么比较不是。

    毕竟这是很多年前的画了。

    宁璃道:

    “倒也不是,只是.......”

    “看来Ning对王老师的画,也有很多独到见解啊。”

    一道女声从旁边传来。

    宁璃闻声,将剩下的话咽回,扭头看去。

    盛如雪站在几步之外,脸上带着笑,眼中却是没什么笑意。

    她也是想不到,不过是过来看个艺术展,居然又碰到了宁璃。

    上次是恰巧听到宁璃对她的作品一通批评,这次直接换成了王岩。

    盛如雪心中不快,往那幅画看了眼。

    “或者说,是你的欣赏水平太高了?我们都配不上?”

    宁璃看不上她的画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王岩老师的画都敢随意评判。

    就算她是Ning,这也是太把自当回事儿了吧。

    宁璃顿了顿,道: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原来是我理解错了?”盛如雪显然不怎么相信她的话,“王岩老师这幅画,当年可是拿过全国油画大赛银奖的,你要是连这个也看不上的话,那我觉得,这里应该没有几幅能入你眼的了。”

    她扯了扯嘴角。

    “这艺术展,不看也罢。”

    魏松哲拧眉:

    “盛如雪,你说话客气点儿。”

    这不是明摆着赶人?!

    关键这展厅也不是她盛如雪开的,她又有什么权利说这种话?

    盛如雪笑了声。

    “我也是实话实说,没有冒犯的意思,你们千万别误会。要真是看不上,何必勉强继续留在这,不是自己找折磨?”

    “你——”

    魏松哲正要反驳,被宁璃打断。

    “我没有说这幅画不好的意思,只是说它不适合在这里展出,没其他意思。不过,这里确实也没什么可看的了。”

    宁璃说着,当真抬脚离开。

    擦肩而过的时候,盛如雪看向她。

    “你知道吗?非专业的领域,还是不要随意发表太多意见的好,免得总惹笑话。”

    ------题外话------

    很晚,勿等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