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590章 你要什么,哥哥给什么(四更)
    宁璃试图为自己挽回一点颜面,挣扎着道:

    “不,我醉了。”

    陆淮与轻轻“哦”了声,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这话,显然没什么说服力。

    哪怕他什么都不说,这眼神也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我......我是喝醉了,就是、就是......还隐约记得一点......”

    宁璃深吸口气,终于还是承认。

    只是,怎么听怎么心虚。

    陆淮与弯腰,往她这边凑了凑,与她平视,挑眉。

    “一点?哪一点?”

    宁璃脸上滚烫。

    他明明已经猜到了,却还非要这么问!

    陆淮与似是极有耐心,笑着哄道:

    “正好我也还记得一点,那不如——我们交流交流?”

    话音落下,就瞧见小姑娘连耳根都红了。

    宁璃强自镇定:

    “不用了,我还有课,就先走了。”

    本来是打算吃了饭再走的,但现在,她是没这个心情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要去拿背包走人。

    陆淮与忽而拉住了她的手。

    “课是下午上的,走这么早做什么?过来吃饭。”

    他说着,不容拒绝地将她带到餐桌旁。

    宁璃不肯:

    “还有实验呢.....”

    陆淮与薄唇微挑。

    “那不如我帮你给沈老师打个电话请个假?”

    宁璃:“......”

    陆淮与看着她脸上依然带着几分未曾褪去的羞窘,唇角笑意更深。

    他握着她的手,俯首吻了吻她的唇角。

    “没指望你记得,但若你没忘,真是......最好不过。”

    他的语气温柔又认真。

    宁璃心中微动,抬眸看他。

    陆淮与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乖,吃饭。”

    宁璃看他真的没有调侃的意思了,这才拉开椅子坐下。

    陆淮与在她旁边落座,端过一碗粥,用勺子搅了搅,确定温度正好,这才送到她嘴边。

    宁璃此时清醒,倒是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

    “我自己吃吧。”

    陆淮与却是没动,笑道:

    “刚才逗了你,这顿饭就当给你赔罪了,给个机会?”

    态度真诚。

    宁璃这才张嘴。

    温热的粥泛着清甜的味道,宁璃昨天晚上没怎么吃东西,就喝了一杯红酒,胃里早就不太舒服。

    一口粥下来,肠胃熨帖,倒是好了很多。

    陆淮与忽而挑眉看着她。

    宁璃奇怪:

    “二哥,怎么了?”

    陆淮与靠近了些,在她唇上轻轻舔了下,舌尖轻卷。

    宁璃猝不及防,正要说话,就听他笑着道:

    “阿璃,你多大了,怎么喝个粥,都能粘在嘴角?”

    宁璃会信他这话才是见鬼了。

    她幽幽的看着他。

    “二哥,你是不是假公济私?”

    “嗯?”陆淮与第二勺粥已经送过来,闻声挑眉反问,“有这么明显吗?”

    宁璃:“......”

    他笑起来,干脆把碗放下,一把将她拉到了怀里。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就不用装了。”

    他语调懒散,解释的话不能更敷衍,

    “这样喂好不好?”

    他说着,也没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把人圈在了怀里,又端起碗。

    宁璃干脆拒绝:

    “不要。”

    陆淮与叹了口气,好一会儿,才道:

    “还生气呢?不就是没给你看——”

    “陆淮与!”

    宁璃急急打断他的话。

    陆淮与终于忍不住,抵在她肩窝笑起来。

    宁璃被他笑得扛不住,挣扎着要起身。

    陆淮与圈着她,好声好气的哄着。

    “好了好了,不逗阿璃。阿璃这么喜欢哥哥,以后想要什么,哥哥都给,嗯?”

    宁璃兀自红着脸,半个反驳的字儿都说不出口。

    陆淮与这人脸皮就厚,加上昨天的确是她有错在先,缠着他闹,她理亏的很,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一顿饭被陆淮与抱着喂了半个小时,才算勉强吃完。

    陆淮与的手机亮了下,他拿起来。

    宁璃随意扫了一眼,看到了乔西的名字。

    还有一张图,是她和乔西被拍的那张。

    她一愣。

    陆淮与注意到她的目光,笑了笑。

    “还记得之前拍到你探望林风眠的那家媒体吗?”

    “记得。”宁璃点点头,忽而意识到了什么,“这次的事情,也和他们有关?”

    “算,也不算。”

    陆淮与下颌轻抬,

    “你和乔西一同前往G&S的那段视频,是他们同天拍到的,只是之前一直没放出来,估计是想多敲诈一笔。上次顾家三爷出面,他们老总当天就解雇了几个人,包括一位主编。这新闻,就是从那个主编那里最先爆出来的。”

    宁璃了然。

    这是......被人报复了?

    但,又好像有些不太合理。

    做媒体的人都是很聪明的,尤其是能做到主编的人,通常也都颇有眼色和能力。

    他不会不明白,宁璃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但这段视频,还是被人放出来了。

    他绝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除非——

    “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陆淮与唇角微挑,点头。

    “这里面,有林风眠的几个对家,不过领头的,是许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