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580章 我只想闻你身上的味道(四更)
    ——我仰慕她很久了。

    话音落下,四周一片寂静。

    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陆淮与居然说,他仰慕Ning很久了!?

    那......

    瞬时间,在场之人,齐刷刷看向宁璃!

    意外、惊憾、羡慕......大家神色不一。

    Ning今晚可谓是大出风头。

    一般而言,G&S这样的顶奢品牌,寻常人想要攀点关系,实在是千难万难。

    但今天晚上,太子爷乔西公然表态,整个G&S都愿为Ning撑腰。

    消息传开,不知引来多少人的羡慕嫉妒恨。

    谁知,这还没完。

    陆家二少陆淮与,居然也当着众多媒体的面,表示了对Ning的欣赏!

    两大财团的实际掌权人物,都对Ning另眼相待,这是多大的运气!?

    察觉到那些落在身上的满是羡慕的眼神,宁璃唇角动了动,却只觉得浑身僵硬,脖子发凉。

    她嗓子发紧,迎着那男人似笑非笑的视线,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

    她唇瓣微动,刚开了个头,便被旁边的乔西笑眯眯的打断了。

    “陆二少既开尊口,这个面子,总还是要给的。”

    他说着,上前半步,站在了二人中间。

    他的神色特别纯挚。

    “Ning,介绍一下,这位是陆家二少,陆淮与。”

    “陆二少,这位是Ning。”

    宁璃一口气堵在了胸口,眉心跳的厉害。

    周围众人都还愣着,乔西的声音就显得格外清晰。

    他弯了弯眼睛,显得特别善解人意。

    他真诚道:

    “二位应该还不是很熟,不过没关系,多相处相处就好了。”

    “毕竟是——朋友啊。就当,都给我个面子?”

    宁璃的手微微颤了下。

    要不是四周还有这么多媒体在,她真的不敢保证,今天乔西能不能全须全尾的走出这秀场!

    陆淮与却是从善如流。

    他上前一步,主动伸出手来,唇角微挑。

    “Ning,幸会。”

    宁璃唇瓣微抿,终于还是伸出手。

    陆淮与似是十分客气有礼,二人的手一触即分。

    仿佛真是初见一般。

    只余下那一抹浅淡的温热,残留指尖。

    宁璃抬眸看他。

    乔西却已经笑着问道:

    “既然来了,陆二少不如一起去参加庆功酒会?正好Ning也要过去,你们可以多聊聊啊。”

    宁璃:“......”

    她还没有说要去!

    正当她要开口拒绝的时候,就听陆淮与微微挑眉,颔首。

    “好。”

    宁璃默默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乔西看向身前围拢的一众媒体。

    “该问的都问了,该拍的也都拍了,我们还要赶着去参加庆功酒会,麻烦大家让让?”

    乔西是G&S的太子爷,本就极有话语权,更何况,这里还站着一个陆淮与。

    众人识相退后。

    乔西满意的眯起眼笑。

    “Ning,那我们走吧?今天晚上,你可是主角,万万不能缺席啊。”

    宁璃闭了闭眼。

    算了算了,今天晚上没时间和精力来应付他。

    改天再说!

    她这么想着,抬脚朝外走去。

    .......

    宁璃本以为,乔西今天已经作妖到了极致,总该消停了。

    但她很快发现,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天真。

    秀场之外,有一个大型露天停车场。

    一行人刚刚走到入口,乔西便抬手指了某个方向,语气十分热情而熟稔。

    “Ning,你上我的车一起去吧,就那边,上次你坐的那个,你应该认识的。”

    宁璃余光一瞥,果然看到一辆颇为熟悉的白车。

    嗯,就是她和乔西被拍的那辆。

    她的眼角又跳起来。

    “不用了。”

    她十分干脆地拒绝了。

    乔西眨眨眼:“为什么不用?难道你不喜欢?”

    此时,陆淮与正巧在她身侧的位置站定。

    易斌去开车了。

    清淡的雪松气息飘来,将她围绕。

    她非常坚决地开口:

    “因为你的车里,有超过三种以上的女士香氛味道。”

    她直直看向乔西。

    “你该洗车了。”

    乔西脸上的笑容,终于龟裂。

    这真是污蔑人!

    他这辆车总共都没开几次,哪儿来的那么多味道!?

    宁璃却已经懒得理他。

    她扭头看向站在身侧的男人。

    “陆二少,我可以蹭你的车吗?”

    陆淮与眉梢微挑,不置可否。

    “这里距离一水间,只有十分钟车程。”

    言下之意,坐哪辆车没什么区别。

    此时,他们周围,还有一些前来看秀的其他嘉宾。

    不少人都在往这边看。

    宁璃张了张嘴,小声念叨了句。

    陆淮与看到了,却没听清。

    “你刚说什么?”

    宁璃拿出手机。

    片刻,陆淮与手机震动了下。

    他垂眸看了眼,旋即凤眸微眯。

    ——十分钟很短,但我只想闻你身上的味道。

    他喉结滚动了下。

    正好这时,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他们前方。

    易斌在主驾驶:

    “二少?”

    林风眠走了过来:

    “姐姐,你和我一起过去吗?”

    他是有着自己的保姆车的。

    宁璃收起手机:

    “行——”

    慵懒低沉的声音从旁侧传来:

    “正好有些事想向Ning请教,不如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