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548章 证明题(三更)
    沈知谨性子冷清骄傲,极少生气。

    当然,与其说他是脾气好,不如说是能让他在意的太少。

    而每次他动气,绝不会如其他人一样暴怒。

    他甚至连声调都不会有什么变化,只眸色会变得格外冷,周身气压极低。

    哪怕一句话不说,只要看过来一眼,就足够让人心惊。

    言秋跟了他两年,对他最为熟悉。

    所以刚刚无意看到宁璃眼帘微垂,静默不言的模样,当下就是心头一跳。

    ——那模样,那气场,真是和老板生气的时候如出一辙!

    宁璃闻言倒是愣了下:

    “有吗?”

    言秋拽了拽傅年年。

    “年年,你说,就刚刚——是不是特别像!”

    傅年年被他这么叫,脸色黑了黑,但宁璃帮他解决了大难题,他整体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也就大度放过了言秋。

    他打量着宁璃,又往后面靠了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好像不止是生气的时候像啊......你们不觉得,小师妹其实本来就和老板长得有点像?”

    他说着,抬手指了指。

    “就......眼睛很像啊。”

    宁璃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们。

    到现在为止,她见过沈知谨好几次了,虽然算不上熟悉,可也绝对是不陌生的。

    但她一直没在意过这个问题。

    “你们才发现吗?”

    唐逸终于忍不住了,

    “我第一次见师妹就看出来了,那眉眼真是和老板神似。看到小师妹的报名表之前,我还以为这是老板自家亲戚呢。”

    言秋跟沈知谨挺久了,傅年年以前虽然是跟着另一位副院长,但也见过沈知谨许多次。

    和一个人待久了,往往会对很多事情习以为常,也很容易忽略许多细节。

    所以他们看到宁璃的时候,并没有立刻感觉到她和沈知谨长得像。

    然而唐逸是今年才招进来的,以前和沈知谨接触不多。

    这反而让他变得敏锐了很多。

    只不过之前他一直没提。

    现在听言秋和傅年年这么说了,他才跟着开口。

    果然,经他这么一提醒,言秋二人也恍然回神,又仔细盯着宁璃看了会儿,渐渐有点惊了。

    “嗯?好像还......真是啊!”

    宁璃生的远山眉,桃花眼。

    仔细看来,的确是像极了沈知谨。

    这样的眉眼,放在女孩脸上,是清艳干净,纯澈动人。

    而放在男人脸上,便显得隽秀清雅,明净疏淡。

    之所以他们先前没太看出这一点,一是因为男女本就不同,二是两人年龄相差,岁月总有几分相隔。

    最后,沈知谨带着骨子里的清傲孤冷,那本应温柔多情的桃花眼,便也染上几分冷清。

    那就更不像了。

    可直到刚才,瞧见宁璃那模样,才让人惊觉——这两个人,生起气来,还真是像极了。

    傅年年笑着调侃:

    “诶,果然长得好看的人都是相似的啊,小师妹,你和老板还挺有缘分。”

    宁璃眨眨眼。

    唯有言秋一声长叹。

    上面有个沈知谨这样的老板,压力已经很大了,如今又来了一个小师妹。

    以后他不但不敢得罪老板,连带着看到小师妹不高兴,腿也得跟着软。

    这叫什么事儿?

    他拍了拍傅年年的肩膀。

    “走了,吃饭去。”

    傅年年一脸嫌弃:

    “去什么食堂啊!今天小师妹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不得请客?小师妹,你说吧,附近的外卖想吃哪一家,师兄帮你点!”

    宁璃本来想说不用了,然而转念想到还没写的高数作业。

    “煲仔饭。”

    ......

    陆淮与接连约了宁璃好几次,都被宁璃以要学习和做实验为由拒绝。

    当然,学习重点,就是高等数学(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宁璃的进度也在不断推进。

    每次陆淮与来问,宁璃都会翻到新的一章,拍给他看看,以表示自己的用心。

    陆淮与几乎是被迫跟着重新学了一遍高数(上)。

    他自己念大学的时候,也不过就翻了一遍这本书,而且考完当天,书就消失了。

    当时哪儿能想得到,还有这么一天?

    周四晚上,宁璃主动给他发了一张照片。

    陆淮与拿起手机。

    那是一道证明题。

    【证明:当x>0时,xln(x+√1+x2)>1+√x2-1。】

    陆淮与放下手里的合同,从旁边抽了张空白纸张,正准备写,就收到了宁璃的第二条消息。

    【啊,忘了二哥只听过方教授一节课,应该没学到这?我还是自己写吧。】

    陆淮与挑眉。

    【学妹,你大概也许不知道,我高数满分。】

    宁璃很认真。

    【没有学习过程的满分,没有成就感。】

    陆淮与舌尖顶了顶左腮,气笑了。

    ......

    周五。

    又一节高数课。

    宁璃背着背包来到教室。

    还没上课,一片喧嚣。

    她掏出自己的书,同时开始收作业。

    忽然,教室猛然安静了下来。

    宁璃正在讲台数作业本,以为是方教授来了,就没在意,依旧继续数着。

    随后,有人往讲台这边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数完最后一本,作势要回头:

    “方教授,作业收齐——”

    含笑的声音低沉散漫。

    “同学,我作业还没交呢,怎么就齐了?”

    ------题外话------

    不管陆二高数作业交没交,反正我是要去吃饭了。

    很晚更,勿等。

    干饭人二月月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