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497章 买你个不痛快,值得很(四更)
    这次举牌的人是——

    陆淮与。

    短暂的寂静后,会场内小小骚动起来。

    “刚才加价的是陆二少?”

    “是他啊!早就传闻这位出手阔绰,果然如此,一出手,就直接翻倍啊......”

    “那件玉雕貔貅最多值个八百万,钟浩琪的一千万,已经是高价。陆二少怎么想的,居然直接出了两千万?”

    众人议论纷纷。

    同在三楼包厢的钟浩琪也惊住了。

    他皱起眉,侧头往右边看去。

    拍卖会场是环形,他这里和陆淮与的位置正好斜对着,抬眼就能瞧见。

    几乎就在同时,陆淮与似有所觉,也看了过来。

    他唇角噙笑,望过来的眸光却冷冽幽深。

    钟浩琪不自觉心里一寒,生出几分不安。

    他不是第一次在拍卖会上见到陆淮与,据他了解,陆淮与对这些玉器是没什么兴趣的。

    可今天这——

    陆淮与故意抢在落锤之前举牌,而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接将竞拍价翻倍。

    他是......故意的?

    钟浩琪在心底反复思量着,可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

    诸多心绪拂过,他故作轻松的笑了声。

    “想不到陆二少对这个也有兴趣。”

    陆淮与似笑非笑:

    “钟少若喜欢,继续加价就是。”

    钟浩琪噎了一下。

    钟家不比陆家,他虽然喜欢,可也不至于花两千万买这么个物件,实在是亏。

    他哈哈一笑:

    “陆二少难得来港城,又是有心想要,那我等也不好夺人所爱,二少请。”

    这便是给面子,放弃竞拍的意思了。

    其实大家都清楚,他是不愿花这个冤枉钱,也不愿得罪陆淮与,故意给自己找个说辞罢了。

    一些人暗暗交换眼神,隐约带着几分看热闹的意思。

    陆淮与眉梢微挑,收回视线。

    颜菲的目光在陆淮与身上定了定。

    “两千万一次。”

    “两千万两次。”

    “两千万三次。”

    砰。

    她手中小锤落下。

    “成交。”

    ......

    拍卖会场内的氛围,因为陆淮与的这次出手,迅速变得热烈起来。

    原先大家都以为,陆淮与这次就是为压轴的那块表而来,所以默认他会等到最后才竞拍。

    谁知道,这才拍到第三件,他就举牌了。

    而且是以双倍竞价,直接碾压。

    众人纷纷开始猜测,他是否还会继续竞拍。

    然而这之后连着的好几件,陆淮与却再没动静了。

    那件玉雕貔貅,像是他忽然兴致所至,随手拍下。

    渐渐地,大家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拍品之上。

    第九件,是一副古画,起拍价七百万。

    这是一卷极有收藏价值的文物珍品,起拍后,不少人接连举牌,价格迅速突破一千万。

    直到竞拍价突破了一千六百万,才陆续有人退出竞争。

    这个时候,钟浩琪举牌:

    “一千八百万。”

    他对这些没兴趣,但他爸喜欢。

    来之前,他就已经盯上了这幅画,今天说什么也得拿下。

    会场内还有另外两人参与竞价,喊出两千万后,其中一人退出。

    钟浩琪对这幅画是志在必得,继续加价。

    “两千三百万。”

    这次,唯一与他争的那位没再追加。

    颜菲抬手:

    “两千三百万一次。”

    “两千三百万两次。”

    钟浩琪放松了身体,靠在了沙发上。

    然而嘴角的笑容尚未完全舒展开来,那清冷慵懒的声音再次传来。

    陆淮与举牌。

    “四千六百万。”

    ......

    偌大的拍卖会场内,一片死寂。

    到了这个时候,再看不出陆淮与是故意针对钟浩琪,他们就真的不用混了!

    无数目光望向三楼,惊疑不定的在这二人身上来回打量。

    钟浩琪脸上的笑也是挂不住了。

    他微微拧眉,看向陆淮与。

    一次或许是巧合,两次......就是赤裸裸的针对了!

    “陆二少。”

    钟浩琪的表情不怎么好看,

    “什么时候,对这古画也感兴趣了?”

    陆淮与斜靠在沙发上,手肘压着侧边,浑身上下都透着骨子里的散漫矜贵。

    闻言,他眉梢微挑。

    “就刚刚。”

    氛围凝滞。

    钟浩琪脸色更沉。

    刚才陆淮与抢了那件玉雕貔貅,他心里已经是非常不痛快。

    但顾念着陆家,以及陆淮与本人,他忍了。

    谁知道,陆淮与居然又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淮与这是半点脸面没有给他留!

    颜菲问道:

    “钟少,还要继续加价吗?”

    钟浩琪胸膛似是憋了一团火。

    那幅画远远不值四千万,可要是就这么放弃了,他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他又是肉疼,又是憋屈。

    然而陆淮与却似乎毫无所觉,只一手斜撑,唇角噙着漫不经心的笑。

    好像半点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又或者说,是半点没把他放在眼里。

    终于,钟浩琪咬紧了后槽牙:

    “四千八百万!”

    陆淮与忽然笑了声。

    这一声极轻,场内的人却都听得清楚。

    他笑道:

    “钟少何必这样麻烦,不如我给添个整。”

    他再次举牌。

    “一个亿。”

    ......

    男人清冷慵懒的嗓音,清晰在场内响起。

    所有人都惊住,久久未能回神。

    陆淮与这也.....太狠了!

    但凡钟浩琪要竞拍成功,他就以双倍竞价举牌,强势争夺。

    这一句“添个整”,更是让钟浩琪追加的那两百万显得无比寒酸!

    没有比这更响亮的巴掌,当众扇的钟浩琪颜面无存!

    钟浩琪脸色铁青,终于按捺不住,冷声道:

    “陆二少向来出手阔绰,但花一个亿买这样的一幅画,不觉得亏么?”

    陆淮与偏了偏头,朝着他看了一眼。

    他轻笑一声。

    “怎么会亏呢。”

    “花这一个亿,买钟少个不痛快,我倒觉得——值得很啊。”

    ------题外话------

    今天四更~~~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