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458章 临城的每一条街,他都走过(一更)
    他眨眨眼,嘻嘻笑道:

    “连花生样子的东西都不准有。”

    宁璃愣怔。

    顾家......怎么有这么奇怪的规矩?

    她下意识看向顾听澜。

    之前听他提过,说有个朋友也是花生过敏,但现在看来,似乎......他那个朋友,其实是和顾家有关系的?

    就算是不喜欢吃花生,也不至于做到这样的地步。

    顾听澜却似乎并不打算多言,拿了菜单递给了宁璃,笑道:

    “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看他这态度,宁璃也就没多问,正要去接,旁边伸过来一只修长匀亭的手。

    陆淮与从顾听澜手里接了菜单,神色自若的翻开。

    他点了几个菜,都是按照宁璃的口味来的。

    一起住了这么久,宁璃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他是最清楚的。

    点完之后,又点了两杯冰镇草莓汁。

    顾思洋连忙道:

    “我!还有我!帮我也点一杯——”

    陆淮与把菜单递过去,淡声:

    “自己点。”

    顾思洋:“......”

    顾听澜在旁边瞧着,忍不住笑了声。

    陆淮与这人,还真是......

    顾思洋被无情拒绝,只能老老实实的重新点:

    “小叔,你要喝什么?还是桃子汁吗?”

    顾听澜颔首。

    顾思洋冲着服务员道:

    “再加两杯桃子汁!”

    服务员应了,很快离开。

    宁璃有点意外,她还以为顾思洋和顾听澜会点柠檬汁之类的。

    桃子汁......跟这两位顾家少爷,实在是不太搭。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顾思洋抬眸看了过来:

    “怎么了宁璃?”

    宁璃顿了顿,唇角微弯。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你们会喝桃子汁。”

    顾思洋大大咧咧:

    “害,你说这个啊?当然是因为我小叔喜欢桃子汁啊!我嘛,也还行,喝习惯了!”

    陆淮与看向顾听澜,眉梢微挑。

    宁璃也愣了愣,莫名觉得顾思洋这话很微妙。

    顾听澜喜欢桃子汁没什么,但顾思洋说这个喝惯了......

    “听说你报的西京大?”

    顾听澜打断了顾思洋,换了个话题。

    宁璃颔首。

    果汁上的很快。

    顾思洋咬着吸管问道:

    “哎,对了宁璃,你报的什么专业啊?”

    “天文系。”

    顾思洋一惊,顿时被呛住,偏头剧烈的咳嗽起来。

    “天——咳咳——天文——咳咳咳——咳——天文系!?”

    几乎就在同时,顾听澜脸上温和的笑容敛起,表情淡了许多。

    察觉到这二人的异常反应,宁璃微微皱眉。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顾思洋好不容易把气儿顺好,一张脸通红。

    “你、你报什么不好,怎么偏偏要报这个?”

    宁璃更是不解,反问:

    “这个专业不好么?”

    顾思洋被她这么一问,倒是噎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憋了好半天,才吭吭哧哧的道:

    “也不是,但、但......这个......反正我觉得一般吧......”

    他支吾着,好半天也没说出哪里不好。

    但他的神情,的的确确写着:他对这个专业很有意见。

    “西京大有很多更好的专业,金融,经管,法律,如果你实在是想搞物理,也有很多其他选择。”

    顾听澜往椅子上一靠,神色已经恢复一贯的温和,但眼角眉梢的清雅笑意,却是消散的干净,

    “无论是从就业前景,还是其他,天文系都没有什么优势。你的分这么高——何必非要选择天文系。”

    他说的是事实。

    天文系门槛高,研究内容枯燥,未来的职业选择也很窄。

    宁璃完全可以选一个更好的。

    反正以她的成绩,西京大的专业是随便挑的。

    谁知她最后居然选了这个。

    “她喜欢。”

    陆淮与眼帘微抬,淡声开口,

    “这就够了。”

    不需要考虑其他,她的喜欢和意愿,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只这一个理由,足够。

    餐桌上有了一瞬的安静,似是陷入微妙的对峙。

    但也只是那微末片刻,顾听澜很快便笑起来。

    “嗯,也是。既然这是宁璃自己选的,那——也挺好。”

    他的语调神情又恢复了那翩然温和的贵公子模样,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顾思洋缩了缩脖子,恨不得就地遁走。

    他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要问这个问题!

    天文系!

    宁璃为什么要报天文系啊!?

    好在服务员很快开始上菜,方才那小小的插曲,也就被这样悄无声息的揭过了。

    ......

    一顿饭吃完,宁璃问道:

    “顾医生下午想去哪儿?”

    春风路基本上是逛完了,只看顾听澜的意思。

    顾听澜思索片刻,笑道:

    “随便转转吧,或者去你比较熟悉的那些地方。毕竟你是临城人,有时候去景点,不如去街巷。”

    想要体会这里的生活气息,那样的地方,似乎才是更合适的。

    宁璃大概猜到了他的意思,虽然不太明白他为何对临城这么执着,但还是答应了。

    她想了想。

    “和这里隔了两条街的篱笆巷,是临城的一条老街,顾医生想去的话,可以去那边。“

    顾听澜笑道:

    “你是导游,当然都听你的。”

    陆淮与往外面看了眼,俯首对宁璃道:

    “我出去趟。”

    宁璃不解,但还是点点头。

    陆淮与起身。

    过了大约十分钟,他回来,手里多了——

    一把遮阳伞。

    “走吧。”

    他道。

    ......

    临城的七月天气燥热,尤其是下午,阳光依旧灿烂热烈的过头。

    一行人走出春风路,便往篱笆巷去。

    这边的街道上没了几十年梧桐的遮掩,走在路上,连地面都发烫。

    陆淮与站在宁璃身侧,为她举着伞,投下一抹阴凉。

    顾思洋一脸哀怨:

    “这条路怎么一点儿乘凉的地方都没有?这也太热了吧!”

    宁璃解释道:

    “这里是前些年才翻新的,绿化也是。”

    所以那些小树苗,根本不够看。

    顾思洋忍不住喃喃:

    “陆二少怎么好像也对这里很熟的样子?”

    出来之前,陆淮与就去买了遮阳伞,显然是早就明白这边的情况。

    顾听澜闻言,扫了陆淮与一眼。

    陆淮与神色如常:

    “之前来过。”

    宁璃侧头,微微仰脸:

    “二哥,篱笆巷这边你也来过?”

    一般外地人不太会经过这地方。

    陆淮与唇角微弯,“嗯”了声。

    不只是篱笆巷。

    临城的每一条街,他都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