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300章 临摹(三更)
    美展中心。

    宁璃没想到会在这碰见裴颂,毕竟京城这么大。

    裴颂也有些意外。

    今天的宁璃穿着白色高领毛衣,同色短款羽绒服,黑色牛仔裤勾勒出纤细笔直的双腿,头发随意挽了个丸子头。

    和学校里的模样......有几分不同。

    他看向那幅画。

    “你来看画展?”

    宁璃迟疑了下,点点头。

    “你也是?”

    裴颂好像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没听他提过。

    “我堂哥是西京美院的老师,也是这次画展的负责老师之一。”

    他解释道,

    “我顺便来看看。”

    裴颂以前是在国外生活的,上中学的时候才回国。

    他父母因为工作,常年待在国外,一年到头,回来的日子寥寥可数。

    裴颂大多数时间是在云州,只过年过节才回京城。

    对这里,说熟,其实也不熟。

    加上他性格内敛沉静,裴璋担心他一个人在这待着无聊,就带他来这了。

    没想到宁璃也来了。

    “你喜欢这幅画?”

    裴颂问道。

    这里展出的都是西京美院毕业生的作品,虽然是用作展览,但如果真的喜欢,也是可以拍下的。

    宁璃道:

    “一般,构图方面有点问题。”

    裴颂闻言,又仔细看了一眼那幅油画。

    他在这方面涉猎不多,但堂哥裴璋就是教油画的,所以他多少也懂一些。

    在他看来,无论是立意还是配色,这幅画都是在水准线之上的,甚至在这整个展厅里将近百幅作品里,也绝对算的上是最出彩的那一批。

    没想到宁璃会这么说。

    “哎,这位同学,你刚刚是在说我的画吗?”

    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

    宁璃侧头,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看起来二十出头,皮肤白净,头发半长。

    别的不说,这一身看起来,还真挺有几分搞艺术的样子......

    他正指着那幅画。

    宁璃明了。

    这幅画应该就是出自这个男生之手了。

    很多学生的确会在这里等着,询问参观者对自己画作的意见。

    她点点头。

    那男生微微皱起眉。

    “你可以说这幅画的运笔和上色有问题,但这构图分明很完美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

    不过这也正常。

    任谁辛苦创作出一幅作品,被人这么说,应该都是不会太开心的。

    宁璃道:

    “的确是有点问题。焦点分散,画者想表达的东西太多,以至于重点有些混乱,反而让人不容易第一时间捕捉重点。”

    那男生似是没想到宁璃会如此直白的指出问题所在,一时愣住。

    宁璃抬了抬手:

    “另外,色彩偏差有点大,这个区域色块再调明亮一些比较好。”

    裴颂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按照她说的重新构想了一下,发现好像是很有道理。

    那男生一时无言,眉头皱得更紧。

    片刻,他才不悦开口:

    “这位同学,我看你是根本不懂怎么欣赏这幅画吧?你知道这幅画的原作者是树的影么?”

    宁璃:“......”

    提起这个名字,那个男生的脸上浮现满满的崇拜之色。

    “这是他第一幅公开竞拍的画,直接就拍出了六十万的高价!”

    一个之前没有任何名气的画者,第一幅画可以拍出这个数,的确是极高的价格了。

    当时这幅画一出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所有人都看得出这幅画背后蕴藏的灵气与天赋。

    他当时也是无意间在网上看到有人拍下了这幅画,一见就非常喜欢,自此对树的影也格外关注。

    后来树的影又陆续有几幅画出来,可尚未等他亲眼看上一看,就已经全部被私人收藏家高价买走。

    他满心遗憾,却也只能作罢。

    “这幅画是我临摹的,或许技巧还不成熟,但构图这些,绝对是没问题的!”

    这男生显然是树的影的忠实崇拜者,连一句批评也听不得。

    宁璃:“......”

    那男生似乎还觉得不够,又补充了一句:

    “你欣赏不来,有的是人能欣赏。你还是去看其他人的画吧!”

    竟是直接下逐客令了。

    宁璃:”......“

    裴颂神色微冷,看向那个男生,声音疏离淡漠:

    “一幅画被创作出来,有赞扬,自然也会有批评。如果你连这些都听不得,那这幅画,似乎也没有必要挂出来给人观看了。”

    那男生态度执拗。

    “你们说我可以,说这幅画不行。”

    宁璃停顿片刻:

    “这应该是她早期的画了,有这些缺点也很正常......“

    “你知道他?”

    那男生顿时更不平了,

    “既然知道,还这么说?”

    宁璃发现和这人没法沟通。

    她轻轻摇头,又看了眼那幅画。

    那男生上前一步,半挡住了她的视线。

    宁璃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算了。”

    她转身离开。

    裴颂跟了上来,与她并肩而行,中间错开一步之距。

    停顿片刻,他道:

    “我觉得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他说的那些话,你不用放在心上。”

    宁璃笑了笑。

    “没什么。”

    她只是无意看到,觉得有些巧,才在那多站了会儿。

    没想到——

    裴颂看她神色平静,眉眼舒朗,似乎真的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

    “阿璃。”

    林耀辉从楼上下来,朝着宁璃喊了一声,

    “俞老师那边快忙完了,咱们等会儿就能走了。”

    他说着,看到宁璃旁边站着的裴颂,一愣。

    “这是......”

    “我同学,裴颂。”

    林耀辉知道她刚刚结束冬令营,这个估计就是一同集训的同学?

    他笑着跟裴颂打了个招呼。

    “俞老师,您真的不多留一会儿了?”

    不远处,裴璋正陪着俞平川走来,

    “您看,您在学校基本都不露面,学生们想找您请教请教,都没这个机会。您这好不容易回来,当真不给点指导意见?”

    俞平川赶时间,但裴璋都这么说了......

    他余光一瞥,正好瞧见宁璃,还有她身后不远处的那幅画。

    抬手一指。

    “那个......是哪个学生临摹的?”

    刚才那男生没想到自己会被俞平川点名,立刻激动上前:

    “俞老师,是我!”

    俞平川叹了口气。

    “这幅画构图有问题,你该换一副临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