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286章 怎么穿这么少(三更)
    陆淮与盯着那行字看了会儿,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

    锦瑟湾。

    之前他买到的那几幅,大多数都是来自云州画协。

    这是第一次出现在京城。

    而且,偏偏还是在锦瑟湾。

    全国顶尖的西京美院就坐落在那,同时,那里还有着全国最大的画展展厅。

    全国画协总部也在那边。

    锦瑟湾,在一定程度上,是全国绘画艺术的顶尖象征,也是所有画家向往的最高殿堂。

    如今,那幅画居然出现在了锦瑟湾。

    陆淮与沉思片刻,回了消息。

    【后天上午十点。】

    ......

    宁璃在画室待到了凌晨一点,才简单收拾了下,去睡觉了。

    在这里的第一个晚上,她本来以为自己可能会睡不太习惯,但或许是因为这一天事情太多,她倒是很快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漫长而纷乱的梦。

    有许多零碎的画面,不断从脑海之中闪过。

    早上醒来的时候,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的。

    她揉了揉眼睛,摸向枕头旁边的手机,看了眼。

    8:54。

    同时,还有陆淮与的一个未接电话,以及一条消息。

    来自一小时之前。

    【我到了。】

    宁璃反应了一瞬,而后猛然睁大了眼睛。

    九点了!

    昨天她和陆淮与约好的,他要送书过来!

    现在——

    宁璃倒抽一口冷气,迅速从床上掀被起身,往门口走去,同时给陆淮与打电话。

    ......

    同时,陆淮与正在楼上,和俞平川一起聊天。

    “这么说,这次你是打算留在京城过年了?”

    俞平川抿了口茶,笑呵呵的,

    “那你爷爷可不知道得多高兴了。”

    陆岐山疼爱这个孙子是出了名的。

    之前一年,陆淮与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云州,鲜少回京城。

    陆岐山对此耿耿于怀,不知道念叨多少次了。

    陆淮与笑了声。

    “正好也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多陪陪他。”

    俞平川感慨的点点头:

    “也是,你大哥忙,也很少回来,你们家老爷子也就能念叨念叨你了。”

    ......

    易斌站在陆淮与旁边,听着他和俞平川这么聊着,心急如焚。

    今天是二少回京以后,第一次回陆氏。

    集团早会是早上八点半开始,但现在已经快九点了!

    本来他去接二少的时候,二少说要来水苑世家一趟,他还没太在意。

    没想到二少上了九楼,敲了敲门,没人应。

    他以为这就要走了。

    谁知道二少转而上了十楼,同时把早会时间延长到了十点。

    俞平川,他当然是认识的。

    但二少什么时候来拜访都可以吧,怎么就偏偏要选在今天?

    就为了送那几本书?

    实在不行,把书放在这,请俞老师帮忙送到楼下也行啊。

    易斌趁着上卫生间的时间,看了眼手机。

    公司群早就已经炸了,所有人都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

    时隔这么久,二少终于回了公司,大家本来就够紧张的了。

    现在又突然说会议延后......

    这换谁也不得不多想啊!

    但身为二少的特助,姚斌职业素养极高。

    他将那些消息全部划过,深吸口气,走了回去。

    看起来依旧平静,没有半点急躁。

    ......

    陆淮与顿了顿,似是无意的问道:

    “对了,听所锦瑟湾明天有画展,不知您是否要去?”

    俞平川摇摇头。

    “这次是美院的老师联合为毕业生筹办的画展,没什么意思。”

    那这意思,就是不会去了。

    陆淮与斟酌片刻。

    “我倒是听说,有一副——”

    嗡——

    陆淮与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看了眼,随后起身:

    “俞老,公司那边有点事儿要处理,我就先告辞了。”

    易斌心中长舒一口气。

    俞平川也站了起来。

    “我去送你们。”

    陆淮与客气婉拒。

    “今天冒昧打扰,已经很麻烦您了,我们自己下去就好。”

    俞平川还是把人送出了门,直到看到陆淮与和易斌进了电梯才回去。

    陆淮与按了九层。

    易斌看了眼,心领神会。

    ......

    宁璃给陆淮与打着电话,但不知道为什么,那边一直没人接。

    难道是在忙,没看到?

    宁璃匆匆往房门那边走去。

    一个小时,陆淮与等不到她,应该已经先走了吧?

    这么想着,她已经来到了门前。

    一道熟悉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宁璃微微睁大眼——陆淮与居然还在这!?

    她心中震惊,从猫眼往外面看了眼,果然瞧见了一个挺拔颀长的身影。

    她立刻打开门。

    ”二哥?“

    陆淮与刚来到门前,正抬手准备敲门,手尚未落下,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宁璃正站在门口,惊愕万分的看着他。

    陆淮与正要开口,看清她此时的模样,凤眸顿时深了几分。

    宁璃起来的着急,身上的睡裙还没有换下来,头发也有些凌乱的散在肩上,白皙清透的小脸上,还带着惺忪的睡意。

    她站在那,一手扶着门,宽松的棉质睡裙松松垮垮,裙摆只到膝盖上方,露出纤长白皙的一截大腿。

    陆淮与当即上前一步,将她的身影遮挡的严严实实。

    他眉心微凝,低声斥道:

    “就这么跑出来了,不怕感冒?”

    ------题外话------

    跑了一天,五点多才回到家......

    一只累瘫的二月飘过。

    第四更大概七点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