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272章 他说,宝宝(三更)
    陆淮与抱她抱得很紧,她的声音就有些闷闷的。

    但这边环境嘈杂的很,隔着电话,孙青宜没太听出来。

    不过,因为是在同一楼层,急救推车的动静他也听到了,所以基本可以确定宁璃的位置。

    加上刚才她朋友说的那句,听来似乎是挺护着她的。

    孙青宜终于放下心来,又叮嘱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急救推车匆匆而过。

    被烧伤的中年男人痛苦的呻吟着,声嘶力竭,整个走廊都回荡着这令人心颤的哭嚎之声。

    宁璃浑身一僵。

    陆淮与感觉到了。

    他的眉心极轻的皱了下。

    这种场面,寻常小姑娘看见,会害怕也正常。

    但以宁璃的性格,连小松山都能面不改色的跑一圈下来,怎么会怕这些?

    还有她之前打过来的电话。

    虽然他没问,可他很清楚,她当时的状态是很不对劲的。

    分明她没有生病,也没有遇到其他情况。

    但就是——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一下下的抚着她的后心。

    “没事儿,已经进手术室了。”

    旁边,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走过去。

    小男孩抽抽噎噎的:

    “妈妈,我不想打针。”

    他妈妈一边走一边循循善诱:

    “宝宝,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是小男子汉了,怎么还能害怕打针呢?这样你就不是班里最勇敢的男孩子了,对不对?”

    小男孩眼睛里含着两包泪,扁了扁嘴,忽然指向了一旁。

    “可是那个姐姐也害怕呀!”

    他指的是宁璃。

    他妈妈也跟着看了过来。

    “这个姐姐比我大,但是她也哭了啊!”

    宁璃听到这一声,顿时回神,整个人手足无措起来,立刻就要从陆淮与怀里挣扎出来。

    陆淮与忽然笑了一声,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现在抬头,小朋友就知道这个爱哭的姐姐长什么样子了。”

    宁璃动作一顿。

    抬头,是丢人。

    不抬头.......好像也好不到哪儿去,但起码能保留几分颜面。

    就这么个愣神的功夫,陆淮与偏头,看向了那个小男孩。

    他唇角噙着笑。

    “小朋友,你是男孩子,姐姐是女孩子,本来就不一样。”

    小男孩愣了愣。

    他妈妈看到陆淮与的模样,也愣了下。

    她又看了两人一眼,露出了然之色。

    估计是陪着女朋友来看病的?

    “女孩子......”

    小男孩喃喃,觉得这个哥哥说的有点道理,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可是、可是.......这个姐姐是大人了啊!“

    陆淮与挑眉:

    “谁说的?姐姐还很小。”

    小男孩大概是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会有人能这么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来,一下子蒙了。

    明明这个姐姐就是大人了啊!

    他看得出来的好不好!

    “对啊,那个姐姐还很小呢!”男孩的妈妈也趁势开口。

    小男孩彻底迷糊了,眼里的泪珠不知道当掉不当掉。

    男孩妈妈抱着他,轻声道:

    “就像你是妈妈的宝宝,那个小姐姐也是那个大哥哥的宝宝啊。你们都很小,是不是?”

    小男孩咬着手指,看了看自己妈妈,又看了看宁璃和陆淮与。

    哦。

    妈妈抱着他。

    大哥哥也抱着小姐姐。

    好像是差不多啊......

    “你看,咱们去打针,你勇敢一点,给姐姐做个榜样好不好?”

    他妈妈哄道。

    这话对小孩子的劝说效果十分显著。

    他用胖乎乎的小手抹了一把眼泪,声音里还带着哭腔,但还是用力的点头:

    “嗯!”

    他妈妈总算是松了口气,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小男孩搂着她的脖子,还在看向这边,捏紧小拳头,为宁璃,也为自己加油鼓劲:

    “姐姐,你也不要哭啦!不怕不怕!”

    宁璃是真的不想抬头了。

    陆淮与笑着跟他拜拜。

    “谢谢你,你比姐姐勇敢。”

    听到这句夸奖,小男孩顿时大受鼓舞。

    他又冲着宁璃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

    “姐姐,我们老师说,勇敢的孩子才是乖宝宝,你也要加油啊!”

    宁璃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听着那对母子终于离开,宁璃才终于深吸口气,从陆淮与怀里挣扎出来。

    陆淮与适时松开手。

    宁璃往后退了退,陆淮与笑了笑,便连另一只手也放开了。

    两人之间隔开了一小段距离。

    宁璃几乎不敢看他,努力为自己辩解,试图找回一点面子:

    “我、我没哭。”

    这句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她为什么要这么认真的澄清和解释这种事儿!?

    陆淮与靠在椅背上,一手斜撑。

    “生气了?”

    宁璃一愣。

    “没有。”

    她就是觉得太......窘迫,但不至于生气。

    陆淮与唇角微弯:

    “刚才说,他比你勇敢,不要介意。”

    宁璃摇头。

    她怎么会和一个小孩计较这些?

    “我没——”

    “因为你不勇敢也没关系。“

    陆淮与道。

    “......”

    宁璃剩下的话忽然卡在了喉间,抬眸与他四目相撞。

    陆淮与看着她,好像在回想刚才的小插曲,旋即微微偏头,似玩笑般,低笑着开口:

    “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