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230章 杀人偿命(四更)
    临近中午,宁璃才出来。

    她一边摘手套,一边道:

    “过几天再让他们来提车。“

    季抒点头:

    “知道。”

    他说着,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哎,什么时候我也能试试这辆......”

    宁璃把门关上,隔绝了他的视线,直接落锁。

    “别想了。”

    顾听澜的态度足以说明一切。

    这辆车对他们的价值和意义,远比外人想象的更多。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顾思洋这么紧张,就是为着这个车。

    回去后,怕是连顾思洋再想碰一下都难了。

    季抒其实多少也看出来点问题了,就那么随口一说。

    看着宁璃把门锁好,他遗憾的捋了把头发。

    “璃姐,那你现在就回去?”

    宁璃朝着自己身上看了眼,有几个地方还是蹭了点脏污,还出了一身汗。

    “先回趟家,换身衣服吧。“

    “我送你?”

    宁璃拎起背包,挥挥手。

    “不用。”

    她可不想再这么碰上顾听澜他们了,

    “我定了下午的高铁,收拾完就直接走了。”

    ......

    程西钺开着车,来到了旧城区,最终在一个路口停下。

    左右两边都是破旧的筒子楼。

    他往右边的胡同看了眼。

    “宁璃妹妹以前的家就在这吧?”

    他来过一次,还有点印象。

    不过因为那一次是夜里,又下着雨,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直到这次过来。

    程西钺这车够低调,加上附近街道上也有不少乱停乱放的车,所以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狭窄的青石板小路,地面凹凸不平,两边楼栋拥挤,生锈的防盗窗后晾晒着衣服。

    几个女人凑在一起说着话,有人开门,直接朝着外面泼了一地的污水,小孩子嬉笑着跑过去。

    程西钺瞧着,心情复杂。

    他一早就调查过宁璃,对于这些年她在临城生活长大的情况也算是颇为了解的。

    可真正看到这场景,还是觉得情绪难以形容。

    前十七年,宁璃妹妹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他想起叶家的别墅,是在云州最好的别墅区之一。

    而他每次见到苏媛,她也总是打扮的精致高贵。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精心打理过的。

    任何人见了,都能看出来,她过的养尊处优。

    纵然叶家与宁璃没有半分关系,可苏媛毕竟是她的生母。

    但凡她肯伸伸手,宁璃可能都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他看向陆淮与。

    陆淮与坐在副驾,神色平静的看着那边,瞧不出情绪。

    程西钺心中叹了口气。

    连他瞧见这景象,都觉得心酸,更不用说陆淮与了。

    正在这时,几个人从路对面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还说着什么。

    “这次消息确定了?她真的回来了?”

    “确定,昨天就有人亲眼看见了,就是她!不过她早上又出去了,但应该还会回来,等着吧!”

    隔着一段距离,听不太清。

    程西钺看了眼,微微皱眉。

    实在是那几个人看起来,太像准备去找人麻烦的了,估计不是善茬。

    宁璃妹妹自己住在这,也实在是不安全。

    难怪陆淮与知道她是一个人回来的以后,说什么都要今天过来亲自接人回去。

    他问道:

    “宁璃妹妹现在在家吗?”

    “她早上出门了,似乎是有点事儿要忙,这会儿应该还没回来。“

    陆淮与先前已经问过。

    宁璃定的是下午四点的高铁,那估计是还得一段时间。

    “那......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她应该不会直接去高铁站吧?“

    程西钺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下午一点。

    也不知道宁璃妹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陆淮与摇头。

    “她应该快回了,等会儿吧。“

    宁璃刚刚回了消息,说回家收拾了东西就走。

    快了。

    ......

    半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口。

    宁璃从车上下来,往自己家走去。

    隔着一条街,她直接转身了,就没看到程西钺的车。

    程西钺看见她回来,很高兴。

    “那不回来了?咱们也过去吧?”

    话音刚落,他又改了主意。

    “哎,算了算了,还是再等等。小姑娘收拾东西,总得要点时间的。陆二,你等会儿跟她说一声就行。”

    陆淮与颔首,拿出手机,给宁璃发消息。

    ......

    宁璃一进入楼道,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虽然是白天,但这楼很旧了,建造布局也不合理,楼道里还是挺暗的。

    她放慢了脚步,一手握紧了兜里的手机,一手抓紧背包。

    楼道里很是安静,只有她上楼梯的声音回荡。

    终于,她来到自家门前。

    门上多出了几处打砸的痕迹,门把手上似乎还被什么劈了一道裂痕。

    上面用红色的油漆刷了几个血淋淋的大字。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浓郁刺鼻的味道如同钢针一般,狠狠朝着脑海刺去!

    对面的门忽然被人打开。

    ......

    陆淮与等了会儿,宁璃还是没有回消息。

    就算是静音,她这会儿回去,也不该不会一眼都不看手机。

    程西钺奇怪道:

    “宁璃妹妹怎么了?还没回?”

    忽然,陆淮与的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几人的身影。

    他眸色一厉,当即推门下车。

    ------题外话------

    七点半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