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206章 为什么喝酒(四更)
    她看向陆淮与,却见他已经朝着沙发那边走去,在单人椅上坐了下来。

    他往后一靠,头微微扬起,闭上了眼睛,姿态是一贯的慵懒散漫。

    眉眼间带着几分倦意,却依然不掩清冷矜贵。

    宁璃放轻了动作。

    ......

    苏媛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宁璃昨天晚上居然没回去的。

    “她又去了陆二少那?”

    饭桌上,听叶瓷提起这件事,苏媛先是震惊,而后就迅速看向叶明。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情绪。

    但这显然不是一件会让他高兴的事儿。

    经过昨天晚上,如今提起陆淮与的名字,叶家人都只会想起那场尴尬丢人至极的庆功宴。

    苏媛拧起眉,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陆淮与这次做的这么绝,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在为宁璃撑腰。

    那么,宁璃去他那边借宿一晚,似乎都算不得什么了。

    叶瓷咬着筷子。

    “......昨天其实西钺哥的车已经到了家门口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宁璃姐没有回来。”

    这话一出,餐桌上的氛围更是冷凝。

    要是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回来也就算了,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故意的?

    这个家容不下她?

    苏媛头疼的不行。

    昨天那事儿闹得叶明发了好大的火,连带着苏媛也受到了牵连,现在说话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

    叶瓷犹豫了下,道:

    “要不......我再给宁璃姐打个电话吧?”

    叶明放下筷子。

    “公司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说完,直接起身离开。

    苏媛的脸色有点发白。

    其实叶明最近是比较清闲的。

    前段时间他一直在忙清河桥的项目,最近总算尘埃落定。

    这次的庆功宴之所以办的这么隆重,一方面是因为叶瓷考得好,另一方面也算是他对前段时间少陪伴了叶瓷的补偿。

    先前他还说,这个周末都在家。

    现在出门,去公司显然只是借口。

    叶瓷眉头微微皱起。

    “妈妈,你别在意,爸爸可能就是心情不好。”

    苏媛叹口气将。

    “是妈妈做的不好,宁璃这性子......”

    她现在很后悔当初把宁璃接回来了。

    当初因为宁璃未成年,她奶奶去世以后,她的监护权就自动落到了苏媛手里。

    那时候苏媛想的很简单,只要把宁璃接来住一年就行。

    这样她也算是尽到了义务,不会落人口舌。

    可谁知道宁璃这么难管!

    这次的事,直接下了整个叶家的面子,之后的一段时间,她要让他们怎么面对别人的目光?

    但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总不能这个时候把宁璃赶出去吧?

    传出去,叶家的脸面更是不用要了。

    这顿饭也是吃不下了。

    苏媛看向赵姨。

    “我先上去休息,等宁璃回来了,让她去找我。”

    “好的夫人。”

    说完,苏媛自己上了楼。

    她昨天气的一晚上没睡好,整个人的脸色都憔悴了不少。

    叶瓷看着手机,有些迟疑。

    ......

    云鼎风华。

    担心陆淮与没睡好,早起没胃口,宁璃做的早餐非常清淡。

    “二哥,好了。”

    宁璃摆好盘,帮他盛了一碗山药白粥。

    陆淮与刚刚起身,门铃声响起。

    宁璃有些意外。

    陆淮与自己住在这,平常是很少有人过来的。

    何况是这么早。

    陆淮与看了眼手机。

    “应该是外卖。”

    他说着,过去开门。

    过了会儿,果然拎着一个外卖包装袋过来了。

    宁璃不解:

    ”二哥,你......叫了早饭?“

    “不是。”

    陆淮与把东西放到了餐桌上,

    “醒酒汤。”

    宁璃:“......”

    陆淮与看了她一眼,笑了声。

    “本来觉得你应该很需要,不过现在看,不喝也可以。”

    反正喝了也没什么用。

    宁璃默默垂下头。

    她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样!

    居然能让陆淮与专门为她点醒酒汤!?

    她喝了一口粥,小声道:

    “二哥,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随便喝酒了。”

    陆淮与看她认错态度还算可以,这才点了点头。

    “知错就改就行。“

    想了想,又道,

    “我不在的时候,一律不准喝。实在是想喝,给我打电话。”

    他倒是很少用这样的语调和她说话,带着一丝不容推拒的坚定。

    宁璃点头。

    “哦。“

    怕陆淮与误会,她又为自己申辩了一句.

    “二哥,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喝酒的......“

    陆淮与随意问道:

    “那昨天为什么喝?”

    宁璃动作一顿。

    昨天为什么喝?

    之前没有细想这个问题,可现在陆淮与突然这么一问,却是突然让她惊醒。

    她喝那一杯香槟,是因为心情不好。

    可昨天陆淮与分明是在为她出头,事事周全,处处照顾。

    她应该是很高兴的才对。

    陆淮与没听到她的回答,抬眼看来。

    “嗯?”

    宁璃撞上他的眼睛,心脏忽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移开了视线。

    不知是心虚还是其他。

    “是.......是因为......”

    叮咚。

    门铃声再次响起。

    宁璃立刻起身。

    “我去开门。“

    陆淮与眉心微蹙。

    醒酒汤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会是谁来?

    但宁璃已经哒哒跑了过去。

    她打开门。

    “谁——”

    声音戛然而止。

    一张清纯精致的脸,出现在门外。

    许旖旎。

    ------题外话------

    临时有些事情要处理,今天四更。

    明天恢复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