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205章 醒的很彻底(三更)
    不知怎的,宁璃从陆淮与这句话中,听出了几分质问的意思。

    她有些紧张的开口:

    “我......我记得你让我去隔壁等你.....”

    陆淮与极轻的“哦”了一声。

    也就是说,从那之后的事儿,她是全都忘了。

    忘了她是怎么靠过来的,忘了她是怎么拽着他的衬衣不肯松手的,忘了她是怎么怯怯又依赖的让他带她回来的。

    也忘了,她是怎么委屈的嚷嚷着不会换睡衣,还要人一点点教的。

    一夜之间,全都甩的干干净净。

    呵。

    气氛微妙。

    宁璃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本来说要去宴会厅隔壁等陆淮与,怎么醒来就变成了在云鼎风华的客卧。

    她有点后悔。

    其实从头到尾,她只喝了那一杯香槟。

    这后劲儿怎么这么大?

    陆淮与没说话,宁璃觉得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似乎和往日有些不同。

    但具体又说不出来。

    她捏着睡衣的一角,飞快的扫了陆淮与一眼,试探的问道:

    “二哥,我......我昨天晚上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儿吧?“

    陆淮与看着她,好一会儿,才似笑非笑的开口:

    “没有。”

    宁璃的心这才放下一半。

    “那、那这睡衣......”

    其实她心里隐约能确定,这衣服是自己换的。

    因为她昨天穿的那件礼服裙,现在还在客卧的地上凌乱的放着。

    如果是“别人”帮忙,应该不至于如此吧?

    “昨天你喝醉了,不愿意回叶家,我就带你回来了。”

    陆淮与淡声说着,退后半步,打量了她一眼,

    “看来这套大小还挺合适。”

    这就能确定了,是她自己换的。

    宁璃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

    粉蓝色的睡衣,兜兜上还挂着两个兔耳朵。

    配合她脚上的那双兔子胡萝卜粉白拖鞋,真是......

    她后知后觉的问道:

    “二哥,这睡衣是......谁的?”

    陆淮与是独居,怎么会放着这种东西?

    陆淮与表情平静。

    “商场打折,买一送一,阿姨一起买的。“

    买一......送一?

    宁璃有点不可置信。

    陆淮与请的阿姨,居然还会去凑商场打折,还买这种东西?

    “本来不想要的,但想想还是留下了。省的下次你把我的穿了,又要说我不能再穿。”

    陆淮与挑了挑眉,

    “我总共也没几套,全给你了怎么办。”

    宁璃脸上一热。

    明知陆淮与是调侃,还是不由得生出几分窘迫。

    一时间倒是也没去仔细想他话里的“下次”。

    她的目光落在陆淮与脸上,有点奇怪。

    “二哥,你好像......没睡好?”

    陆淮与淡淡“嗯”了一声。

    在她房门外守了将近一夜,是没怎么睡好。

    直到刚才,听到里面有翻身的声音,察觉她快醒了,他才去给她床头的水重新换了温的。

    结果真是就这么醒了。

    还醒的彻彻底底。

    “客厅沙发上放了几件衣服,你先将就着穿吧。”

    陆淮与昨天直接把宁璃带回来,除了手机,她的东西都留在了金盛那边。

    想想她今天估计没衣服换,他就让人选了一些过来。

    宁璃随意往沙发那边看了一眼。

    当瞧见那堆着的成摞的袋子的时候,陷入沉默。

    这真的只是......几件?

    她还瞥见了几个熟悉的牌子,都是先前在HG看到过的。

    “二哥,这太多了点吧?”

    宁璃觉得为难。

    陆淮与已经朝着厨房那边走去。

    “只选了些适合你这个年龄穿的日常衣物,花不了多少钱。“

    HG的高管也是想不到,自家二少会在周日早上八点就打电话要小姑娘的衣服。

    连带着一向总是十点才营业的HG提前了两个小时开门。

    要不是二少特意叮嘱要适合学生穿,他们只怕是要以为这是二少金屋藏娇了。

    当然,这些人都是人精,有上次陆淮与直接带小姑娘过去包场的经验,他们不用多问也知道这是给谁的。

    不过还是稍稍踩了一下雷。

    鉴于上次宁璃是在G&S的柜台选了礼服,他们这次专门多打包了好几件这牌子的新款,结果还没拿进别墅,就被二少全部拒之门外。

    还好剩下的都送进去了。

    HG高层一头雾水,却也不敢多问,只能拿着那些未能送进去的G&S袋子迅速离开。

    宁璃走过去。

    都是十八九岁小姑娘穿的秋冬衣物,有毛衣和羽绒服,甚至还有一顶毛绒贝雷帽。

    这些她怎么带回?

    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陆淮与道:

    “你可以拿回租的地方,或者放在这也可以。”

    这别墅不小,放她几件衣服不是什么问题。

    宁璃本来是想请他把这些都退回去的,听到这句,又默默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早餐想吃什么?”

    陆淮与忽然道。

    宁璃回头,就看他正站在冰箱前。

    她连忙走了过去。

    “二哥,我来吧。你先去休息会儿?“

    陆淮与这次倒是没坚持,唇角微微弯了弯。

    “行,那就抵了昨天晚上那一顿了。“

    他说的是那场庆功宴。

    宁璃动作微顿。

    那绝不只是一顿饭,陆淮与为此动用了自己的人脉,付出的远不止花了多少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