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181章 阿璃?(二更)
    ——你之前有没有见过?

    这话无异于直接问宁璃,你是不是作弊了。

    尽管苏媛声音很轻,可这句话,却是再冰冷沉重不过的质疑和指责!

    宁璃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反问:

    “这次是全省竞赛,我上哪儿去提前看那份卷子?“

    苏媛问出那句话,其实也觉得不太妥当。

    就算宁璃有这个心思,似乎也没有这个能力,能提前拿到考题。

    但——怎么就那么巧,撞了那么多题?

    听叶瓷说,他们物竞班做过的题目和卷子都是非常多的,宁璃给她的那本笔记,一共也就写了不到二十道题。

    但里面大部分居然全都考到了!

    也怪不得苏媛会心生怀疑。

    “那你的笔记.......”

    “难道叶瓷没说,那笔记上的题虽然少,但每道题我都专门做了拓展么?”

    宁璃忽而意味不明的笑了声,

    “再说,这样一来,她应该也能考一个不错的成绩了。如此不是正好么?”

    苏媛眉头微凝,一时间竟不知宁璃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真的希望叶瓷考的好?还是......

    宁璃却似乎已经懒得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转身走了。

    苏媛嘴唇动了动,想再问点什么,却又觉得不不知从何问起。

    大概......真的是她想太多了?

    ......

    宁璃回到房间,想起什么,打开了电脑。

    她导出之前记录的数据,做了简单的处理。

    但这些还不够。

    宁璃坐在椅子上,昏暗的房间内,只有电脑屏幕的莹光映在她脸上。

    她一手托腮,似在沉思。

    其实她很想去借陆淮与的那台望远镜,但可能有点麻烦。

    而且云州这边,目前也还没有能承接这个计算量的实验室。

    估计还是得抽空去一趟京城。

    想到这,宁璃有点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想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关机睡觉。

    .......

    物竞赛算是告一段落,所有物竞班的学生都松了口气。

    成绩会在一个星期后公布,所以中间这几天,是他们为数不多能放松的时间。

    考得最好的那一批,很快就要准备全国竞赛,那是一场更为熬心熬力的竞争。

    而那些考的一般的,就得收心,为高考做准备了。

    宁璃这几天过的尤为放松,中间还专门抽时间去把那幅画完成了,打算周日去给俞平川送过去。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宁璃最近很清闲。

    周五下午,宁璃再次请了假。

    程湘湘看了眼那空荡荡的座位,冷嗤。

    “这物竞赛的成绩还没出来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已经拿了西京大的保送名额。”

    不就是搞个竞赛么,有什么可嚣张的,能不能成还两说呢!

    周围几个同学听见这话,暗暗交换个眼神,却都是没接。

    其实就算宁璃不搞竞赛,靠着高考,上西京大也绝对是没问题的。

    人跟人真是没得比。

    叶瓷正在写数学笔记,听到这话,笔一顿。

    “我觉得宁璃姐应该能考的很好。”

    程湘湘不想谈宁璃。

    “那小瓷你肯定也没问题的吧?”

    她这几天看叶瓷的状态很是微妙。

    好像是高兴,又好像是紧张。

    其他人考完都不像她这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叶瓷摇摇头:

    “这个......怕是不好说。”

    周翡在考试完的第二天,就已经出了答案,让他们各自对照,研判自己的分数。

    她其实大概能猜到自己的分数。

    但其他人的,她就不清楚了。

    所以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拿到个什么样的名次。

    ......

    和苑小区。

    宁璃在主卧,从下午画到晚上,总算是完成了最后一笔。

    她站起身,盯着那幅画看了会儿,轻轻吐出一口气。

    接下来只要简单处理一下,送去给俞平川就可以了。

    她走出房间,路过墙上挂着的镜子的时候,不自觉的停下,仔细看了看。

    自从上次被陆淮与看到耳侧的颜料,她就很小心了。

    她会画画的事,陆淮与肯定是猜到了,但一直也没多问过。

    而陆淮与——

    她忽然想起被他架在那本书中的手绘。

    那应该是出自陆淮与之手?

    也不知道上面到底画的什么,他这么宝贝着......

    宁璃摇摇头,把这些杂乱的念头压下。

    .......

    周日。

    早上十一点。

    宁璃带着画,打车去了俞平川的住处。

    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宁璃下了车,朝着熟悉的楼栋走去。

    手机响起来,是魏松哲的电话。

    宁璃接通。

    “有事儿?“

    自从在华清杯拿到金奖,得到西京大的保送名额,魏松哲就开始遵循宁璃的吩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算起来,两人也是有段时间没怎么联系了。

    魏松哲笑嘻嘻:

    “璃姐璃姐,我听说你最近总请假啊?是不是在忙画呢?”

    七中和二中挨得很近,想打探什么消息,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对于魏松哲而言,尤其如此。

    听他这话音,宁璃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也就坦荡直接的应了声。

    “嗯。”

    “嗷!”

    魏松哲激动不已,

    “璃姐你终于舍得动笔了呜呜呜!给我康康给我康康!”

    “可能不太方便。“

    宁璃拒绝的干脆,

    “我快到俞老师家了。”

    魏松哲听见自己的小心脏“啪嗒”摔在地上,裂了。

    ”璃姐,你这是直接画好就给俞老师送过去了?不是,你怎么之前半点儿消息都不透露的?起码给我瞄一眼啊!不行!我现在就过去!“

    宁璃看了眼时间,好心提醒。

    “快到吃午饭的点儿了吧?”

    魏松哲的声音戛然而止。

    片刻,他慎重道:

    “璃姐,我想清楚了,这毕竟是你这半年来的第一幅画,还是先请俞老师看吧,我晚一些没关系的!”

    虽然他的确很想看璃姐的画,但他更珍惜自己的小命。

    宁璃背着画,上了三楼,抬手敲门。

    笃笃。

    “你要这么想,那就——“

    宁璃一句话还没说完,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张熟悉的清隽容颜,出现在门后。

    宁璃心脏狠狠一跳!

    陆淮与!?

    他怎么在这!?

    陆淮与见到是她,似乎也有些意外。

    他的目光落在她背着的画上,眉梢轻扬。

    “阿璃?”

    ------题外话------

    下午六点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