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179章 二哥,好了么(五更)
    宁璃:“......”

    没有钥匙就不能上来了?这是什么道理?

    “你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开门啊。”

    陆淮与漫不经心的笑道:

    “万一你在忙呢?”

    宁璃一顿。

    她当时的确是在忙。

    那三个小时,她一直没看手机,就算是陆淮与联系她,她也不知道的。

    陆淮与看她如此反应,并不意外。

    宁璃租下这套房子,却并不怎么住,显然是有其他用处的。

    他来这里两次,里面那间卧室的门就一直是锁着的。

    宁璃不说,他自然也不会多问。

    小姑娘总是有自己的秘密的。

    而且......

    上次雨夜,她宁可自己独自待在这,蜷在沙发上一晚上,也不愿意回叶家。

    不难看出她对叶家的态度。

    可即便如此,她短期内似乎也并没有要搬出叶家的打算。

    如果她想,她其实是可以出来住的。

    但她没有。

    陆淮与心思通透,至此就不再多问。

    只是盘算着小姑娘考完就过来,八成是有事儿要做,这才没上来。

    宁璃抿了抿唇。

    “我没什么可忙的,而且,就是开个门,也不耽误什么。”

    陆淮与笑起来。

    “不是在忙,那就更不能打扰了。万一你是在补觉呢?”

    宁璃挺翘的鼻尖忍不住皱了皱,小声:

    “我又不是你,才不会总在这个点补觉。”

    陆淮与靠在椅子上。

    得。

    好心想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反倒还被将一军。

    大概是放松了,小爪子也懒得收了,挠来挠去的。

    “看来今天考的不错?”

    宁璃点点头。

    “还可以。”

    不只是她考的不错,叶瓷考的应该也很不错。

    陆淮与生出几分兴味。

    他早知道宁璃对物竞赛和高考都很是看重,但今天看来,似乎比他想的还要更深刻一些。

    印象中,宁璃对考第一这件事,似乎并不在意。

    包括上次她期中考试考了全市第一,好像也没有格外高兴的样子。

    但今天这场物竞赛结束,她整个人看起来却都像是轻快了不少。

    他吃的比她快,不一会儿就停了筷,往四周看了眼。

    宁璃这房子,租来显然不是为了住。

    厨房甚至连个锅都没有。

    也正因如此,他才专程带了饭上来。

    要是他不来,她估计也不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不过她吃饭的时候总是很乖。

    过了会儿,宁璃也停筷。

    看着桌上的食盒,她轻咳一声,站起身。

    “二哥,这些我来收拾吧。”

    这显然并不是一次性的外带食盒,看起来颇为简约精致。

    陆淮与专门来投喂,她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陆淮与摇头:

    “不用,放那我来就是。”

    说着,他就要起身。

    宁璃抢先一步,态度十分坚决。

    “还是我来吧!”

    吃人家的,还要让人家洗碗,这未免也太——

    说着,不等陆淮与动作,宁璃就率先带着食盒冲向了厨房。

    陆淮与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声。

    然而等了会儿,厨房那边还是一片安静。

    他心下觉得有点奇怪,正打算过去看看,就见宁璃沿着墙,一步步挪了出来。

    陆淮与问道:

    “怎么了?”

    宁璃沉默了一下。

    “......二哥,对不起,我忘了我这没有洗碗的东西......”

    陆淮与:“......”

    是了,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好像连个床都没有?

    那,没有洗碗的东西,似乎也......很正常?

    他垂眸看了眼,就见宁璃神色是难得的窘迫,脸颊绯红一片。

    她的皮肤是极细腻清透的瓷白色,灯光下看起来,更如皑皑白雪。

    马尾垂落,几缕落在纤细白皙的脖颈,乌黑与皎白相互映衬,便成了清绝不可触碰的模样。

    偏偏那一抹绯红,平添几分暧昧人间色。

    睫毛轻颤,像是在他心底卷起风来。

    陆淮与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

    “那就不用管了,等会儿我带回去就——“

    忽然,他目光一凝。

    宁璃察觉到他的视线,抬头看他,奇怪问道:

    “二哥,怎么了?”

    陆淮与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耳侧。

    “你这好像沾了东西?”

    宁璃微愣,抬手摸了下。

    陆淮与手指偏了偏。

    “往后点的位置。”

    宁璃又摸了下,还是没感觉。

    她把马尾拨开,侧了侧头。

    “是这儿吗?”

    那一抹雪白猝不及防的撞入陆淮与的视线。

    她的肩颈线条本就极漂亮,如此一歪头,细白的脖颈便完完整整的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中。

    如此娇软、无辜、可欺。

    陆淮与凤眸幽深。

    他想。

    ——或许,只要稍微用一点点的力道,就能在这上面留下痕迹。

    像是毫无顾忌的躺在地上,露出柔软肚皮的猫,对他如此信任,毫无防备。

    可她好像还不明白,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欺负她。

    他的唇角无声的弯了一下。

    宁璃的手指在耳侧摸了一会儿,纤细的手指也娇娇软软,指甲泛着淡淡的粉。

    陆淮与扣住她的肩,把她往前带了几步,将她的身子转过去。

    墙上挂着一个镜子。

    他抬了抬下巴。

    “自己看。”

    宁璃往前凑了凑,这才勉强看到右耳侧那边,的确是沾上了一抹颜料。

    大概是她刚才不小心弄上的。

    但正面看不那么容易发现,所以她之前一直没看到。

    “啊,是这啊。”

    她摸了一下,转身去卫生间,

    “那我去洗一下。”

    说着,她转身去了隔壁。

    陆淮与单腿微曲,靠在墙上,有点燥。

    水声响起。

    宁璃洗了会儿,很快就出来了。

    大概是因为留的时间不长,并不是很难清洗。

    她几步来到陆淮与跟前,微微侧身,把耳边的碎发撩起。

    “二哥,好了么?”

    好像耳朵后面也有点,她自己是不太能看见的。

    陆淮与垂眸看了一眼。

    她的半张小脸都湿了,碎发濡湿了一部分,凌乱的贴在她瓷白的肌肤之上。

    小巧细嫩的耳垂被搓的发红,缀着冰冷晶莹的水珠,轻轻晃动着。

    啪嗒。

    坠落。

    那小小的一颗,就在她的颈窝细碎绽放。

    也像有烟火,在他心底某处猛的点燃,星火燎原。

    陆淮与别开眼,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微哑。

    “好了。“

    ------题外话------

    宁璃:二哥,好了么?

    陆二(微笑):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