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174章 关于,对他的幻想(五更)
    被无情抛弃的程西钺和周翡站在原地怀疑人生。

    过了好一会儿,周翡才艰难开口:

    “话说,陆二的品味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天知道他看见宁璃脚上那双毛绒兔子拖鞋的时候,受到了多大的惊吓。

    程西钺瞟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嗤笑:

    “你有时间想这个,还不如想想,你跟在陆二身边混了这么多年了,他给你买过哪怕一个塑料袋么?”

    得亏没当着那两人的面说这话,不然今天周老师可能要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周翡眉心跳了跳。

    这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你还说我?你刚才不还说,没其他人知道这别墅密码的吗?宁璃怎么进来的?”

    程西钺膝盖一疼。

    但他这人心理素质一直很好,没多会儿就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

    算了算了,拖鞋都送了,送别墅应该也不远了。

    他一声长叹。

    难怪刚才他说要租房给宁璃妹妹,陆二那个表情呢。

    他也是糊涂了,居然要跟陆二抢这档子事儿去做。

    ”算了,宁璃妹妹要挑书,估计得一会儿呢,等着吧!“

    他说着,又回了客厅。

    周翡往楼上看了一眼,收起手机。

    “我听陆二刚才那意思,今天你那合同怕是谈不成了,还待这干嘛?“

    程西钺哼笑:

    “毁我项目,费我时间,我能让他好过?”

    今天他还就赖在这了!

    “你的时间不是多得很么?关键他这是浪费我学生时间啊!”

    周翡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

    “明天就是竞赛的日子了,陆二居然还让我学生亲自过来还一本书?”

    他撸起袖子就要上去。

    程西钺扭头看他一眼,出于最后一点兄弟情分,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

    “你要这会儿上去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免得溅我一身血。”

    这两人的武力值,根本没有可比性。

    周翡愤愤退回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拿出手机:

    “我今天就在这等着了!”

    ......

    宁璃跟着陆淮与上了二楼的大书房。

    刚一进去,她就闻到房间内似是有着淡淡柠檬香气。

    她目光一定,发现书桌一角摆着一个切开的柠檬。

    没吃,只是被切开了放在那。

    就像......是专门为了闻那个味道一样。

    陆淮与注意到她的视线,走到她身边,从她手里接过那本书。

    宁璃收回注意力,捏住了书的边角。

    “二哥,我知道这本书是放在哪儿的,我自己去吧。”

    陆淮与眉眼微敛,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松开了手。

    “行。”

    宁璃往书架那边走去。

    她很快找到了上次取书的位置,就看那本原文的版本果然还在那。

    陆淮与的视线随着落在那本书上。

    宁璃道:

    “我......看译本的时候,觉得有一些地方好像不是很清楚,想和原文的对照看看。”

    陆淮与看着她,眸光微动,旋即下颌轻点。

    “也是。“

    宁璃就把那本拿了下来,正在她要把译本放回去的时候,陆淮与忽然笑了声。

    “不是要对照着看么?你只带一本?“

    宁璃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又把那本拿了回来。

    一顺手......居然就放回去了......

    陆淮与又指向旁边。

    “那边的你也可以看看,跟这本的研究领域是一致的。“

    宁璃点点头,又过去选了一本。

    “你们明天物理竞赛?”

    陆淮与忽然问道。

    宁璃把书收起来。

    “对。二中是考场,所以今天上午没有补课。”

    陆淮与想起刚才周翡说的话。

    “紧张么?”

    宁璃摇头,垂落的马尾从纤细白皙的后颈上轻轻扫过。

    “不紧张。”

    她清晰的记得这一次的考卷。

    何况,她本就是冲着这场比赛去的,等了这么久,怎么还会紧张?

    陆淮与笑了笑。

    他早料到她会是这个答案。

    “那就先祝你考试顺利。“

    “周翡说,你要考到全省前五,二中给你的处分就会撤销?”

    宁璃心中轻叹。

    这件事她一直没和陆淮与说,但他想知道,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所以本来她也没打算瞒着他,甚至这几天也一直在想他会不会过问这件事。

    等了一星期,没什么动静,她还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呢......

    “对。”

    陆淮与停顿片刻,忽然笑了。

    “做的不错。”

    “嗯?”

    宁璃一愣。

    陆淮与走过来,轻轻拍了下她的头。

    宁璃这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被人欺负了,就打回来,会不会?

    ——回来告状,会不会?

    宁璃耳朵微微有点发热。

    很多人并不赞同她这样的做法,而陆淮与,是唯一一个因为这个夸她的。

    好像有什么从心底深处涌出,逐渐充盈整颗心脏,甚至连周身也温暖起来。

    陆淮与忽然往后退了半步,微微偏头打量着她。

    宁璃不明所以:

    “二哥,怎么了?”

    “阿璃,你是不是......“陆淮与挑了挑眉,”长高了?“

    宁璃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个问题,一时愣住。

    “没有吧?”

    她最近没有量过身高了。

    陆淮与往前走了一步。

    两人之间本来是正常距离,但这样猛地一贴近,宁璃便瞬间感觉到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透明隔膜被打破。

    他的手掌微微压着她的头顶,往自己身前比了比。

    宁璃觉得,要是再近一点,她的鼻尖可能就要碰到他的黑衬衫了。

    “好像是有点。”

    陆淮与道。

    他的声音像是从头顶上传来,落在耳畔,带起说不出的酥麻。

    宁璃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热气。

    丝丝缕缕,逐渐缠紧,难以挣脱。

    她下意识抬眸。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他线条流畅的下颌,以及......喉结。

    他说话的时候,那一块凸起便随之上下滚动。

    宁璃眨眨眼,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那天视频的时候看到的场景。

    有那么一瞬,她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这喉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陆淮与发现她不说话,就收回手,偏头看她,见她眼神愣愣的,忍不住笑了声,声音是难得的低沉温柔:

    “怎么了?”

    宁璃猛然回神!

    她刚刚在想什么!?

    ------题外话------

    一只废掉的二月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