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八十二章 离结婚也不远了(一更)
    唐子清亲自来送他们。

    顾听澜站在车前,无视那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微微笑着对俞平川和宁璃道:

    “希望明年能在港城见到两位。“

    俞平川当然是满口应下,宁璃也轻轻颔首。

    车子驶离。

    “我倒是不知道,顾医生什么时候这么好客了。”

    陆淮与收回视线,淡声开口。

    “顾医生”三个字,微微咬重,似在提醒他的身份。

    顾听澜虽然出身名门,但极其低调,且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心理研究,和顾家产业的联系并不多。

    以至于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就是顾家的少爷。

    顾听澜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总归是家里的生意,照顾一下还是要的。”

    陆淮与轻嗤。

    顾家在港城是一方巨擎,每年的马赛都办的如火如荼,哪里还缺俞平川和宁璃这两位客人。

    何况,这只是他们家族产业中,不怎么起眼的一个。

    顾听澜这邀约,实在是多余。

    “若你有兴趣,届时我也十分欢迎。“顾听澜目光落在陆淮与身上,”毕竟陆二少的名声,在港城也是极大的。“

    这倒是实话。

    因为他那一块一亿三千万的表,就是在港城拍下的。

    一掷千金,家世背景雄厚,又是这样的高岭之花,清冷绝色。

    港城不知多少女人等着往上扑。

    陆淮与看着顾听澜。

    平心而论,顾听澜的皮相是很好的,温润谦和,疏淡雅致。

    这样的人,的确是很容易博得人的好感。

    不过内里是个什么样,却不好说。

    最起码,以他对顾听澜的了解,他可没这么人畜无害。

    “我记得顾医生今年已经三十了,却还没有成家,顾家老爷子也不着急么?“

    顾听澜笑的温和:

    “家里兄弟多,就算是催婚,也还轮不到我呢,劳烦二少操心。”

    “客气。我就是觉得三十也不小了,就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很好。“

    “是不小了。我记得宁璃今年好像才十七?按照国内的标准,十八岁才成年吧?真是比不得啊。“顾听澜似乎颇为感叹。

    陆淮与眸子微眯,笑了声:

    “嗯,十八岁成年,二十岁法定结婚年龄,这么一想,倒是也不远了。”

    顾听澜:“......”

    他看着陆淮与,似乎在斟酌他的话,也像是想要从他这句话中,确认什么。

    “二少认真的?”

    “你不用试探我。”

    陆淮与眉梢微扬,一字一句,

    “最起码,在这件事上,不要冒险。”

    ......

    回去的路上,俞平川又和宁璃聊起了陆淮与。

    “阿璃,你和陆淮与怎么认识的?”

    刚才当着那几个人的面,他没好问,但实在是好奇。

    宁璃回想了一下:

    “是西钺哥去叶家送请柬,他一起去了,这才见到的。”

    俞平川了然的点点头,琢磨了一会儿,忍不住笑:

    “他性子傲,倒是极少看到他对谁这样。”

    这话宁璃不好接。

    陆淮与对她很好,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似乎就很护着她。

    “不过也是,我们阿璃本来就很招人喜欢。”

    俞平川感慨道。

    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宁璃的时候,就很喜欢她。

    估计她就是合了陆淮与的眼缘。

    宁璃看向窗外。

    ......

    俞平川本来想送宁璃回家,但被她婉拒了。

    距离挺远不说,让叶家人看见了,又少不得一番解释。

    知道她怕麻烦,俞平川也就没有坚持。

    宁璃回到叶家的时候,苏媛和叶晟还没回来。

    程湘湘虽然没受重伤,但这一次被吓得不轻,所以还是去了一趟医院。

    苏媛带着叶晟一起去了,直到天擦黑了才回来。

    宁璃在自己的房间待着,正在写卷子的时候,接到了季抒的电话。

    手机那端,能听见引擎轰鸣的声音。

    季抒喊道:

    “璃姐,小松山,来玩儿吗?”

    宁璃干脆拒绝:

    “不去。“

    那边顿时传来一阵满是遗憾的唏嘘之声。

    隐约还能听见一些人在说话。

    “璃姐,来呗!”

    “就是!这有好多人等着,就为你来的呢!”

    季抒一把将那群人推开:

    “滚滚滚!没听见我璃姐说不来?刚就这么跟你们说,还不信,现在信了?“

    宁璃上次在小松山一战成名,地下赛车的圈子里,不少人都在传。

    而她那一场的成绩,刷新了小松山车赛的新纪录,到现在无人打破,甚至其中成最好的一个,也跟她错了许多。

    不少人慕名而来,想跟她比一比,或者亲眼见识见识。

    可惜宁璃再没去了。

    “哎,要我说,这事儿都怪蒋凡。要不是那天他一下让人家赢走了五百万,说不定现在人还多来几趟呢!”

    “哈哈哈,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当初谁能想得到他会输?”

    “可惜啊可惜,不说车技,璃姐那颜值,也得是这圈子里的扛把子了吧?说起来,上次那位陆二少居然就硬扛着没亲,也不知道是——哎呦!季抒你打我干什么!”

    季抒捂着手机,又飞踹过去一脚。

    “璃姐还听着呢!都给我老实说话!”

    “我说的不就是实话......”

    他警告的看了一圈,神色轻蔑。

    “你们懂个屁!知道我璃姐这次考了二中年级第一么?人好好学习着呢,哪儿天天跟你们似的混。“

    一个男生吹了声口哨。

    “季抒,别骂啊别骂!自己人!”

    季抒哼了声,走到一旁,总算清净了些。

    其实他也很想宁璃过来,但宁璃之前就说过,这段时间不会再来,他也没什么办法。

    从这次的成绩就能看出来了,她之前说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是来真的。

    当然,主要也因为她最近好像不缺钱了,那自然就不会再来凑这个热闹。

    归根到底,谁让陆淮与有钱。

    哎。

    “璃姐,别在意啊,回头我再教育教育他们!“

    “不会。不过,你今天打电话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吗?”

    季抒踢飞了脚下一颗石子儿,摸摸下巴,笑了。

    “还是璃姐懂我,我还真有另外一件事儿要跟你说。“

    “嗯,说。“

    “FN想签我,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