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八十一章 我对你不好么(五更)
    宁璃:“......”

    她现在不想说话,甚至想拔腿就走。

    顾听澜这举动突如其来,她是真的半点没想到。

    空气莫名紧绷了起来。

    她停顿了一瞬,道:

    “多谢顾少好意,但是不用了。”

    那匹马本身就价格不菲,哪儿有说送就送的道理?

    何况他还费了不少心思。

    顾听澜看她和俞平川拒绝的都十分坚决,似是还有些可惜。

    “那好吧。不过,以后若是有空,俞老你们可以去港城一趟,看它比赛。到时候我一定陪同招待。”

    他虽然是在国外长大的,但港城有不少顾家的产业,他去了,也能当半个东道主。

    宁璃纠结着要不要答应。

    陆淮与淡声道:

    “我记得港城的马赛,是每年三月举行。阿璃今年高三,怕是赶不上明年的场子了。”

    顾听澜似乎并不介意他的拒绝:

    “八月还有一场,可以去那个。”

    陆淮与不说话了。

    唐子清屏住了呼吸。

    ——他好想走。

    早知道顾听澜今天约陆淮与过来,是为了说这些,他真的不会来的!

    宁璃打破了沉默:

    “多谢顾少相邀,到时候若有机会,我们一定去。”

    顾听澜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陆淮与眉梢轻挑。

    顾听澜笑着点头:

    ”一言为定。“

    ......

    苏媛在休息室等了很久,叶晟他们迟迟没回来。

    她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以为叶晟是一心贪玩儿,故意逃课。

    思来想去,她起身准备去找人。

    然而刚一出门,就看见几个人正往这边来。

    正是程湘湘他们,叶晟没精打采的跟在旁边,像是霜打的茄子,去之前的精气神全没了。

    苏媛正要问点什么,就看到程湘湘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她连忙过去,在两个女孩出的阐述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宁璃也在这?”

    苏媛诧异至极,

    “她怎么来的?”

    叶晟撇撇嘴:

    “不知道,反正上次那个陆什么的也在。”

    苏媛立刻反应过来,肯定是陆淮与。

    陆淮与会来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但怎么还带着宁璃?

    而且——

    “你们说她会骑马,还赢了湘湘?“

    这更离谱了。

    宁璃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她怎么会这些?

    ......

    “你说她的马术?”

    俞平川一边走,一边道,

    “我有个朋友在临城开了一个马场,阿璃有时候会过去。久而久之,她也就跟着学会了。“

    会客厅内的休息室,陆淮与和俞平川面对而坐。

    唐子清去处理事情了,顾听澜去看了自己的那匹马。

    宁璃去了吧台。

    听到陆淮与问这个,俞平川便顺口解释了。

    陆淮与往那边看了一眼。

    “原来如此,她一向聪明。“

    俞平川听他这么夸宁璃,也很高兴。

    “是啊!阿璃学什么都很快。”

    陆淮与若有所思。

    过了会儿,他也起身去了吧台。

    宁璃正在等陆淮与的咖啡。

    察觉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她侧头看去。

    陆淮与道:

    “想不到你和俞老也认识。”

    “嗯,俞老待我很好。”

    原本宁璃不想多说,但既然撞上了,就没有继续遮掩的道理。

    服务员把杯子递过来:

    “先生,您的咖啡。”

    宁璃要的是柠檬水。

    至于俞平川那边——宁璃刚才已经让人给他上了白水。

    浓郁而略带苦涩的香气弥漫开来。

    陆淮与抿了一口,才漫不经心的道:

    “这么说,我待你不好?”

    宁璃:“......“

    陆淮与忽然话锋一转:

    “你之前和顾听澜认识?”

    宁璃神色如常的摇头:

    “不认识。第一次见就是在程老爷子的寿宴。”

    陆淮与指腹轻轻摩挲着咖啡杯。

    “这么说,跟陌生人也差不多。”

    宁璃默默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柠檬水压惊。

    这位爷性子是散漫清傲惯了的,当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片刻,他道:

    “以后不熟悉的人的邀约,想拒绝,也可以拒绝。”

    宁璃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其他人看来,她和顾听澜才见过两三面,的确是不熟悉。

    而且,陆淮与似乎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拒绝,才答应了的?

    宁璃摇头:

    “没有,我挺想去的。”

    陆淮与转过身,手肘压在吧台的桌面上。

    “是吗?”

    “嗯。而且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陆淮与抿了口咖啡,神色淡淡:

    “是么。”

    ......

    正在马场看马的顾听澜忽然打了个喷嚏。

    他皱了皱鼻子。

    这是谁又在背后念叨他?

    “你躲在这,是不打算回去了?”

    唐子清处理完事情,发现顾听澜居然还在这,不由嗤笑,

    “你说你好端端的,去招惹陆二干什么?”

    他今天算是见识了陆淮与那护食的劲儿了,真是绝了。

    顾听澜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顾听澜笑了声。

    他这样,一是为了探陆淮与的情况,二是......

    “没有,我是真觉得我和宁璃挺投缘的。”

    .......

    宁璃往陆淮与那边看了眼。

    其实她和顾听澜来往的确不多,上辈子也是。

    但她确实对顾听澜十分信得过。

    因为——他曾救过陆淮与的命。

    ------题外话------

    今天的更完啦,么么哒!

    希望考研的小朋友考的全会!成功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