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七十八章 护她护的紧(二更)
    “阿璃。”

    他喊了一声。

    宁璃回神,将那些画面挥散。

    “二哥。”

    陆淮与打量了她一圈,道:

    “等我下。”

    宁璃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

    陆淮与说完,往旁边的贵宾休息室走去。

    顾听澜看了一眼,隐约猜到了什么,没有跟上去,只笑着看向宁璃。

    “想不到会在这见到。“

    “顾先生。”

    宁璃客气的跟他打招呼。

    顾听澜道:”你这马,挑得不错。”

    宁璃摇头:

    “这不是我挑的,我今天也是陪人来。“

    其实不难猜。

    这里是VIP才能进来的,宁璃现虽然是叶家名义上的女儿,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她和叶明没有血缘关系,苏媛待这个女儿,也并不怎么上心。

    不然也不会十一年都没有将她接到身边来养着。

    可见宁璃在叶家也没什么地位可言。

    她能进来,肯定是有人带着的。

    只是,不知道是谁?

    不是陆淮与,也不是程西钺......

    此时,程湘湘也跟了上来。

    她刚才其实看见陆淮与了,心里顿时更是紧张。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陆淮与的时候,她都会不自觉地生出几分敬畏。

    尤其是上次亲眼看到陆淮与收拾戴立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子清哥。”

    她只能跟自己唯一还算认识的唐子清打招呼。

    唐子清视线在二人身上扫了一眼。

    刚才离得远,她们说什么,他是没听得太清楚。

    不过,这俩人之间的氛围明显不对。

    是个人都看出来这是在干什么。

    而且,应该是程湘湘主动挑起的。

    他见过程湘湘几面,还算熟悉,按理说该给几分面子,不过......却也比不上旁边这位。

    这小姑娘可是陆淮与另眼相待的。

    他笑着应了一声,又跟宁璃打了招呼。

    陆淮与走了回来。

    宁璃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一愣。

    陆淮与在旁边站定,道:

    “过来。”

    宁璃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马。

    陆淮与怀里抱着一个头盔。

    “这是我的,你先戴着。”

    他一边说,一边将头盔递了过来。

    宁璃下意识接过:

    “谢谢二哥。”

    原来他是去拿这些东西了。

    其实和程湘湘比这一场,她没怎么放在心上,就没在意这些。

    没想到陆淮与比她更上心。

    小心些总是好的。

    她这么想着,就把头盔带上了。

    陆淮与忽然俯下身。

    “腿给我。”

    宁璃动作一顿,垂眸就看到陆淮与手里竟还拿着护膝。

    看样子,竟是要帮她戴。

    她刚要拒绝,陆淮与动作极快,手掌已绕过她的膝弯。

    她的腿极纤细,落在他的手中,更显如此。

    修长匀亭的手指按在她的膝上,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便传来熨帖灼热的温度。

    宁璃下意识往回收腿,却被他一手捞住。

    “别动。”

    他的声音是一贯的散漫慵懒,又不容拒绝。

    宁璃低头,就只能看到他黑发垂落,遮住眉眼,唯见挺直的鼻梁,以及线条流畅锋利的下颌。

    她只好定定的站着,任由陆淮与耐心的将后面仔细扣好。

    周围忽然有了一瞬间的死寂。

    唐子清缓缓睁大眼,几乎怀疑自己眼花了。

    这位爷可是出了名的清傲难驯,从来都是别人看他的脸色,小心伺候着,何曾见过他如此?

    就这愣神的功夫,陆淮与已经将她另一条腿上的护膝戴好。

    他这才起身。

    两人距离很近,宁璃身子微微后倾了些。

    陆淮与看她一眼,而后忽然上前一步,伸出手。

    宁璃这才发现,就因为那片刻的愣神,自己竟还没有把头盔戴好。

    “这个是这样调的。”

    陆淮与说着,微微俯身,凑近帮她调整。

    他的手指无意从她的下巴上轻轻蹭过。

    微痒。

    滚烫。

    宁璃抬眼,陆淮与的神情很是专注,似乎分毫没有觉得这距离实在是太近。

    此时阳光正好,她甚至可以看到他的睫毛在眼睑投下淡淡阴影。

    看不清他的眸色,只觉浓稠如海,不可捉摸。

    侧脸的线条清隽流畅到完美。

    从眉骨,到鼻梁,再到微微抿起的薄唇。

    他比宁璃高出不少,此时俯身靠近,宁璃便能轻易看到他收紧的下颌,凸起的喉结。

    而那天在他的主卧,甚至比这更近。

    宁璃想起他最后落在手背之上的那个吻,甚至怀疑是梦。

    他这是......真的不记得了?

    宁璃轻声喊了一声:

    “二哥?”

    陆淮与看过来。

    “嗯?”

    此时,他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又深邃。

    与那天的模样,全然不同。

    她没说话,陆淮与恰好在此时帮她调整完毕。

    “好了。”

    他松开手,退后一步。

    如果他记得,那该不是这个反应才是......

    宁璃眨了眨眼。

    “谢谢二哥,那我过去了?”

    陆淮与颔首。

    ......

    两匹马并列站在了一起。

    一声哨响,宁璃一夹马肚,便率先冲出!

    程湘湘落后一步,着急起来,也猛地一拉缰绳。

    “驾!”

    两道身影很快远去。

    陆淮与往终点位置的看台走去。

    顾听澜看了会儿,问唐子清:

    “你看谁能赢?”

    唐子清僵硬的扭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你现在还有心思想这个?”

    “那我该想什么?”

    “不是,你刚看没看见?”唐子清比划了一下,疯狂朝着陆淮与的背影甩眼风。

    这什么情况!?

    是他产生了幻觉,还是陆淮与疯了!?

    这要是给京城那些人看见了......

    顾听澜淡淡笑了声:

    “你没听见她喊陆淮与什么?”

    “我听见了,二哥啊!可就算是亲兄妹,也未必能做到这份儿上吧?何况他们还不是——“

    唐子清的声音戛然而止。

    顾听澜拍了拍他的胳膊。

    “知道就好。”

    ......

    俞平川打完电话出来,就发现宁璃不见了。

    远远听见跑马的声音,他回头看了眼,瞧见那道熟悉的身影,这才松口气。

    他走过去,这才瞧见陆淮与竟是也在。

    与此同时,陆淮与也看到了他。

    “俞老。”

    俞平川看到他,也有些意外。

    “淮与,你怎么在这?”

    “和朋友约着来的。您今天来,是又有入眼的了?“

    俞平川哈哈一笑。

    “倒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诺,那个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