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七十章 她不记笔记的啊(四更)
    看程西钺态度还算乐观,顾听澜没多说什么。

    但其实他心里另有想法。

    如果他们回去的路上没有差点追尾,陆淮与也没看到那场车祸,或许他也会赞同程西钺的想法。

    但——

    顾听澜看向笔记本屏幕上的一张新闻照片。

    这是他听了程西钺的描述后,在网上搜来的宁璃他们路上撞见的那场车祸的图片。

    两车相撞,一地狼藉。

    尽管打了马赛克,还是能隐约看到车内重伤昏迷的人员。

    场面血腥。

    若是现场亲眼见到,冲击力会更大。

    陆淮与当时就在后面的车上,应当是看得极清楚的。

    何况,陆淮与就算是真的睡着了,家里有人来,也不该真的没有察觉。

    让程西钺抱有希望,觉得他或许不是病发的唯一理由,就是宁璃。

    但这才是顾听澜担心的。

    他合上笔记本。

    ......

    叶瓷第二天终于去了学校。

    本来苏媛是想让她多养养的,但叶瓷还是坚持回了学校上课。

    毕竟高三的课程很紧,而且物竞班的课程,她也缺了两节。

    她一到班里,林周扬就连忙过来问候。

    “叶瓷,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没什么事儿,就是我妈妈太紧张了,坚持要我做一次全面的检查。“

    “应该的应该的,有时候外表看不出来的。你做做检查,也能安心了不是?”

    林周扬说起这事儿就生气,

    “要不是丁希那小子不长眼——”

    他本来就看不惯丁希,这次更甚。

    “也不能全怪他,就是个意外。”

    叶瓷似乎对这事儿看的很开,没有要责怪丁希的意思。

    林周扬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舒服。

    要不是丁希先去找宁璃的麻烦,哪儿有后面那一堆事儿?

    宁璃和叶瓷的关系再不好,也还算是一家人。

    丁希这么做,难道就没想过这样会让叶瓷难做?

    裴颂正好走进教室。

    他单肩背着背包,校服拉链依旧拉在最顶端,眉眼一如既往的疏冷淡漠。

    林周扬瞧见他,立刻好奇的凑上去:

    “哎,裴哥,昨天家长会回去,你被训了没?“

    裴颂在年级第一的位置上待了两年,如今一朝被宁璃拉下马,实在是稀罕事儿。

    是个人心理都得不平衡那么一下吧?

    裴颂淡淡扫了他一眼,眼中神色明明白白的写着: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不值得他浪费时间与口舌来回答。

    任谦正好紧跟在他后面进来,听到这话,忍不住扬声笑道:

    ”裴哥从年级第一掉到年级第二,的确是退步不少,不比你,英语足足比上次多考了三分啊!你家里没给你送个锦旗,好好表扬表扬?“

    周围不少人哄笑起来。

    林周扬愤愤:失算!

    论怼人,他就没赢过!

    他涨红了脸:

    “三分怎么了?一次涨三分,到高考,说不定我能考一百三!”

    一旁的何晓晨推了一下眼镜,冷静提醒道:

    “咱们班这次的英语平均分比上次提高了三点五,你不知道吗?”

    林周扬:???

    这个班是待不下去了!

    裴颂正好从叶瓷桌子旁边经过。

    她喊了一声。

    “班长,你前两天的笔记,能借给我看看吗?”

    林周扬奇怪问道:

    “叶瓷,你这两天在家,没借宁璃的笔记吗?”

    住在一起的话,借还东西都更方便啊。

    叶瓷一顿,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没有。”

    “有的人,生怕别人比她考得好呢。”

    程湘湘不屑道。

    不少人面面相觑。

    宁璃是年级第一,又是叶瓷名义上的姐姐,难道真的连笔记都不舍得借?

    “这......我觉得宁璃不太像是这种人啊......”

    林周扬憋了半天,犹犹豫豫的吐出几个字来,

    “上次我问她一个语法上的问题,她都给我解答了。”

    叶瓷和她关系更近,何至于此?

    再说,就宁璃那逆天的分数,智商占比更高,一般人就是把她的书全都吃了,也不一定能考出来啊。

    程湘湘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林周扬,你这向着谁呢?”

    林周扬看叶瓷神色淡淡,也意识到自己这么说好像不太好,连忙闭嘴。

    同时,整个班级也跟着静了静。

    宁璃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她表情平静,往自己的位置走去,仿佛根本不在意他们这边的动静。

    裴颂从背包里套出一个笔记本递了过去。

    “这是物竞班这两天讲的,你可以先看看。“

    叶瓷笑着接了过来。

    “谢谢。”

    然而,当她翻开裴颂的笔记,却是忽然愣住。

    这上面记的东西并不多,一页也就一道题。

    答案倒是写了,可......步骤却是少了许多,尤其是计算部分。

    还有一些特定的记号。

    她看了几行,就感觉有点看不懂了。

    任谦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哎,忘了说了,裴哥的笔记,从来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尤其物竞班的那些东西,比起一般的课程更难上许多,他之前跟着凑热闹看过两页,就差没让裴颂一行一行的解释了。

    至于叶瓷......

    她物理天分还不如他呢,估计看着更难受。

    干什么非要去凑物竞班这个热闹?

    孙慧慧看了叶瓷手上的笔记一眼,心下有些羡慕,听到任谦这么说,便道:

    “那也比没得看好吧?班长最起码肯把自己的笔记借出来,不像有的人,捂得那么严实——“

    不少人往宁璃那边看。

    这话讽刺的谁,大家都听得出来。

    虽然难听,可......这种生怕别人比自己多学一点的人,在学生里的确是非常被人鄙视和讨厌的。

    何晓晨看了孙慧慧一眼:

    “你说宁璃吗?她不给不是很正常吗?“

    孙慧慧一下蒙了。

    何晓晨这段时间不是和宁璃走的挺近的吗?

    现在怎么忽然也这么不给宁璃留情面?

    她冲着叶瓷眨眨眼。

    “看来,不止叶瓷一个人被拒绝啊。有的人还真是.......”

    何晓晨收回视线,咬开笔盖,翻过一页书,飞快在上面写下一个答案,不甚在意的道:

    “是啊,因为她根本不记笔记啊!她都没有,你让她怎么给嘛!“

    此话一出,整个一班教室顿时陷入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