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六十九章 陆二少一杯倒(三更)
    响了两声后,听筒里传来机械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程西钺皱眉,被拒接了。

    不过很快,宁璃发了消息过来。

    【西钺哥,我正在上课,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程西钺沉思良久。

    【没事儿,你好好上课。】

    高珉从后视镜小心的看了他一眼。

    程西钺很少会是这个神色,又恰是从陆二少那边出来......

    看程西钺的样子,也知道他这会儿心情并不好,高珉就没多问。

    程西钺按灭了屏幕,手指在手机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点着,看向窗外,视线却没有聚焦,似是在想着什么。

    半小时后,车子开回了程家。

    程西钺一下车,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后,他脱掉外套,来到阳台。

    夜风微凉,也让他清醒了许多。

    他抽了根烟,而后给顾听澜打了电话。

    顾听澜似乎在忙,响了好一会儿才接。

    “程大少?这个时间点,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程西钺掸了掸烟灰,嗓子有些发紧,好一会儿,才道:

    “陆淮与今天好像发病了。”

    ......

    物竞班。

    周翡正在讲台上写板书。

    整个黑板都几乎已经被写满。

    教室里很是安静,只有齐刷刷的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

    写完最后一笔,周翡拍了拍黑板。

    “都抄完了吗?抄完了我就擦了。”

    一个男生哀叹:

    “周老师,还有啊?”

    “这才多少东西?”周翡一边说,一边催着他们赶快记笔记。

    几个学生忍不住小声嘀咕。

    “周老师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这一天讲了以前两天半的量!”

    “不知道啊!之前不是都好好的?”

    “哭了,前面那点我还没看懂呢,还来?”

    最开始喊话的男生忍不住回头,看了宁璃一眼。

    “学霸,你都听懂了吗?”

    宁璃点头。

    那男生顿时哭了。

    “你之前还缺了一节课,就这都全懂了?”

    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宁璃看了周翡一眼。

    他今天特地又讲了几道和先前那道类似的题,不知道为什么,宁璃总有种他在跟谁较劲的错觉。

    讲台上,周翡果然开始擦黑板了。

    新一轮的板书很快开始,教室里又安静下来,众人纷纷埋头疯狂写笔记。

    痛苦而煎熬的两个小时总算过去。

    周翡看着众人被虐惨的模样,总算心满意足。

    先前被陆淮与击碎了的自信又回来了!

    “今天讲的内容,各自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有不懂的再问。行了,下课。”

    说完,他终于潇洒离开,只留下教室里一片哀叹。

    宁璃收拾背包往教室外走。

    她看了眼手机,后来程西钺没有再回。

    ......

    “......大概就是这样。”

    程西钺将今天的事儿描述了一遍,

    “当时我到的时候,宁璃妹妹正好从主卧出来,我把她送到楼下,看她打车回的学校。但是,陆二却说宁璃妹妹没上去。”

    顾听澜顿了顿,才问道:

    “宁璃出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啊!”

    程西钺觉得头疼。

    他赶去那边,就是因为担心陆淮与喝了酒有事儿,所以在看到宁璃的时候,他特意仔细打量了一圈。

    小姑娘看起来正正常常的,什么问题也没有。

    也正因如此,他才放了心。

    结果,直到陆淮与下楼,他才意识到好像有问题。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道:

    “以往病发,他攻击性都极强,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而且,宁璃妹妹出来的时候,明明也都好好地的啊......“

    陆淮与养病将近一年,几乎没有再出过这样的状况了。

    尤其是最近,他的状态很稳定。

    程西钺一直觉得,他应该是快好了。

    谁知道现在忽然来这么一出?

    顾听澜道:

    “这事儿暂且不用下定论,最好还是再问问宁璃,看到底是个什么状况。陆淮与那边......先不要提及这些了。我后天回云州,到时候再详说。“

    ”好。“

    程西钺想到顾听澜这次回国,就是专程去临城的,便问了句,

    “你那边进展顺利吗?”

    顾听澜轻叹一声,笑了笑。

    “不太顺。“

    他虽然在笑,话语中却带着遗憾与失落,程西钺也就没再多问。

    宁璃的电话打进来。

    他看了眼:

    “是宁璃妹妹的电话,我先接一下。”

    “嗯。”

    程西钺点了接通:

    “喂,宁璃妹妹,你们下课了?”

    宁璃往校门口走着。

    “是。西钺哥刚才给我打电话,是想问什么吗?“

    程西钺犹豫了一下。

    宁璃现在高三,而且陆淮与情况有些特殊,他其实不太想在这方面透露太多。

    想了会儿,他道:

    “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一下,当时你是跟着陆淮与一起上楼的吗?”

    “不是。一开始是他自己回去的,后来我想其他喝了酒,万一仰着睡不太好,就又回了一趟。“

    程西钺愣住。

    “这么说,他不知道你回去?”

    宁璃迟疑了一瞬。

    要说不知道,陆淮与那时候分明还没睡。

    可要说知道......

    她觉得,未必。

    “应该不知道吧。”宁璃道,“他好像喝醉了,入睡的很快。”

    程西钺松了半口气:

    “好,我知道了。他这个人酒量是不太好,今天麻烦你了。“

    宁璃眨眨眼。

    还真是......喝醉了?

    “西钺哥不用这么客气,你和二哥也帮了我很多。对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哦,我刚才已经看过他了,没什么事儿。”

    程西钺说谎不打草稿,

    “不过他这人喝酒容易断片,所以我们轻易不跟他喝。好在他代谢快,睡一觉明天应该就好了。“

    断片?

    那......那些也都忘了?

    “宁璃妹妹,没其他事儿我就先挂了?”

    宁璃回神,应了一声:

    “好,西钺哥再见。”

    ......

    程西钺给顾听澜回了电话。

    “.......我现在也是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了,或许就是他一早就睡过去了,所以不知道宁璃妹妹回去。不过以防万一,我已经给宁璃妹妹打了预防针。“

    这样以后要是提起这事儿,也算有个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