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六十四章 家长会
    段栩捋了一把自己的寸头。

    叶家的情况他也听说了一些,那女人好像是宁璃的生母,跟叶瓷反而是没什么血缘关系的。

    可不知道的,瞧见这场景,估计会以为叶瓷才是她亲生的。

    他想起自家老父亲,虽然巴掌打的毫不留情,倒是也没这样......

    过了一会儿,苏媛等人从里面出来。

    “叶夫人,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耿海帆跟着校医一同出来,一边走一边道歉。

    苏媛虽然生气,却也不好发火。

    “说起来都是意外,耿老师不必自责。只是我得先帮小瓷请个假,再去医院看看了。“

    虽然校医说没什么大碍,但她心里还是不放心。

    耿海帆理解的点点头:“这个应该的。若有任何问题,叶夫人随时给我打电话就是。”

    苏媛让邹华先带叶瓷回车上,自己则是往宁璃几人这边走来。

    丁希也在旁边站着。

    他担心叶瓷,本想跟着进去的,但知道叶瓷已经给家里打了电话后,他就老老实实在外面等着了。

    “你就是丁希?”

    丁希垂着头:

    “阿姨,对不起。”

    苏媛脸色有些冷:

    “本来这件事是要上报学校的,但小瓷说,要是你现在被记了处分,对你的前途有不小的影响。考虑到这一点,这件事,我们就不追究了。”

    丁希紧绷许久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些,抬头看了过去,然而苏媛的下一句话,却又令他心头一冷。

    “但是有一点,从今天起,你离我们家小瓷远一点。她是要考西京大的,耽误不起。“

    丁希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谢谢阿姨,我知道了。”

    说完,苏媛又走了几步,来到宁璃身前。

    “宁璃。”

    宁璃抬眸,目光清冷。

    “在学校,你的脾气还是要收一收。最开始我就跟你说过,小瓷比你小,你是当姐姐的,要照顾着她点,可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段栩在旁边听的一脸懵。

    不是,叶瓷受伤,和宁璃有什么关系?

    球是丁希踢的,叶瓷是自己走过去的,纯粹就是个意外,这还能怎么照顾?

    再说了,要不是宁璃躲得快,现在躺在校医院的,可就是她了啊。

    宁璃脸上却没什么波动,仿佛并不意外她这么说。

    “我独来独往惯了,不知道怎么照顾人,你要实在是不放心,不如还是自己来。反正这事儿你做了十一年,再得心应手不过了。”

    她语气清淡,话里却像是带着刺,刺的苏媛满心不舒服。

    她细眉拧起:

    “你对妈妈有怨气,何必牵连其他人?”

    宁璃闻言,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摇头:

    “不,我对你没有怨气,我只是给出个提议罢了,要不要这么做,你自己思量就是。“

    抱有希望,才会失望。

    渴望拥有,才会患得患失。

    而现在,这些都已经和她无关。

    苏媛眉头皱得更紧。

    自打将宁璃接回来,就油盐不进,漠然冷静的完全像是一个局外人。

    她看了宁璃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空气有了一瞬间的凝滞,段栩小心翼翼的看了宁璃一眼。

    他真的从未见过,有任何一对母女,竟是这样的相处方式......

    宁璃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拿出来看了眼,是陆淮与的消息。

    【又在学校打架了?】

    宁璃并不奇怪他知道这事儿,八成是周翡说的。

    虽然没上报学校,但操场上人那么多,整个学校的老师同学都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她回了一句。

    【没有,就是切磋一下球技。】

    云鼎风华。

    二楼主卧。

    陆淮与靠坐在床头,黑发有些凌乱,眉眼间还带着几分刚刚睡醒的朦胧倦意。

    看到宁璃的回复,他凤眸微眯。

    正巧,顾听澜也发来一条消息。

    【今天感觉如何?】

    他微微仰头,扯了扯衣领口,那种被紧紧束缚的感觉消退了些。

    他并未打算回复,掀被起身。

    刚刚站起,余光一瞥,就看宁璃那边又发来了一句。

    他点开。

    【我打赢了。】

    陆淮与盯着这行字看了好一会儿,心头盘踞的几分燥郁悄然散去。

    他低笑了声。

    【这么厉害。】

    顿了顿,又点开顾听澜的对话框。

    顾听澜去临城后,断断续续会跟他聊一些东西,也会问他的情况。

    他回的次数不多,尤其是这方面。

    想了会儿,他打下一行字。

    【很好。】

    感觉,真的很好。

    ......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第二天下午,高三全年级各班一同召开家长会。

    不断有家长进入教室。

    耿海帆站在讲台上。

    家长们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在各自孩子的位置上坐着。

    大多数学生都去了自习室,或者操场。

    唯有宁璃,一直在自己位置待着。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他走过去:

    “宁璃,你家长怎么还没来?是路上堵车了吗?”

    宁璃摇摇头:

    “他们今天不来。”

    耿海帆皱眉:

    “不来?这是为什么?开家长会的消息昨天已经发到班级群了——”

    “叶瓷今天下午还得去医院做个检查。”宁璃言简意赅,“耿老师,我自己开也行。”

    小时候的家长会,都是奶奶去,后来她身体不太好了,宁璃也不想让她操心学校那边的事儿,就都是自己给自己开家长会了。

    耿海帆觉得不好。

    “但今天是你转来之后的第一场家长会,还是有家长一起比较好。”

    他转身出去给苏媛打电话。

    宁璃隐约能听到一些。

    “叶夫人,家长会马上就开始了,您还没来吗?”

    “是,我理解,孩子的身体是第一位的。但是,今天的家长会比较重要,尤其对宁璃,您还是抽时间来一趟吧?”

    “......您要是真的脱不开身的话,那不知道叶先生那边——”

    “......好吧,我知道了。”

    耿海帆挂了电话。

    周翡正好从旁边路过:“哟,耿老师,跟谁打电话呢。”

    耿海帆叹口气:

    “没什么,本来打算和宁璃家长说一下她成绩的事儿,再商量一下之后竞赛和高考的事儿,但他们都脱不开身。”

    周翡往教室里看了一眼。

    一群家长中,坐着个小姑娘,格格不入。

    宁璃抽出一张卷子。

    耿海帆看了眼时间:“我先回去了,周老师你忙。”

    周翡摸出手机。

    ------题外话------

    陆二:我病好像快好了。

    顾听澜(微笑):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