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四十九章 你家里人来接你了
    第二大街。

    宁璃和叶瓷从学校出来,叶瓷说要去买一本资料,二人就拐了个弯,走了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

    刚走到这,就被人堵了。

    几个流里流气的少年站在前方不远处,为首的那个染了一头红毛,盯着宁璃的眼神不怀好意。

    早就听说二中新来的转学生很漂亮,他特意在二中下晚自习的时候,在校门外蹲守了几次。

    可惜宁璃平常都是直接被叶家的司机接走的,没什么机会靠近。

    今天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时机。

    的确名不虚传,连叶瓷站在她旁边,都显得清汤寡水了许多。

    宁璃淡淡扫了他一眼。

    这还是个熟人。

    七中孟江。

    出了名的混混,经常和一些社会青年搅和在一起,女朋友换不停,在七中算是一霸。

    她神色冷淡:

    “没兴趣。”

    孟江嬉皮笑脸:

    “你这是还不够了解我,其实我优点挺多的,有些你得试了才知道。”

    他后面的几个少年哄笑起来。

    “就是!咱孟哥厉害的很,得深入了解才行!”

    “宁美女,你就答应了呗?孟哥可是真的喜欢你!”

    “就是!”

    叶瓷站在宁璃旁边,警惕问道: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孟江看了她一眼,嗤笑一声;

    “没你的事儿,最好安静点儿,懂?”

    叶瓷深吸口气,从兜里掏出手机:

    “我们家司机就在附近,你们要是敢——”

    她还没来得及把电话打出去,孟江几步上前,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过去,狠狠摔在了墙上。

    砰!

    手机屏幕四分五裂。

    “干什么呢叶瓷。”

    孟江神色发冷,

    “我这就是在追宁璃,你乱打什么电话?”

    叶瓷脸色瞬间白了。

    孟江看向宁璃:

    “宁璃,我可是诚心的,只要你答应跟我在一起,她犯的这点错,我们既往不咎,怎么样?”

    宁璃有些不耐的抬眼。

    “我说——没、兴、趣。人话听不懂?”

    这话说的难听,孟江脸上挂不住,舌头顶了顶上颚,又忽然笑了。

    “兴趣都是可以培养的啊。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玩儿玩儿,咱们培养一下感情?”

    宁璃尚未说话,一道冰冷嗤笑从拐角传来。

    “培养你妈。”

    孟江几人抬头,就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表情一变。

    “魏松哲?你他妈说谁呢!?”

    魏松哲冷笑。

    “你爹骂的就是你。”

    孟江眼神在他和宁璃身上转了转,嘲讽一笑。

    “哟,这是还想英雄救美?就凭你,怕是不行吧?“

    七中校风混乱,分别以魏松哲和孟江为首,分为两个帮派。

    平常两方人马就彼此看不惯,但最近干架的次数却少了很多。

    自从魏松哲拿下了华清杯的第一,他就破天荒开始好好听课了。

    孟江料定魏松哲不敢动手。

    但凡出点问题,他就会被西京大学拒之门外!

    魏松哲一把将背包甩在地上,活动了一下肩膀。

    “我看你是太长时间没被虐,又皮痒了?“

    他说着,来到宁璃身前。

    “璃姐,你先让让,别脏了手。”

    叶瓷瞳孔一缩。

    魏松哲和宁璃......认识?

    而且听语气,好像还十分熟稔。

    宁璃摇摇头。

    “你不准动手。“

    他那西京大学的保送名额可是珍贵的很,没必要因为这种事儿冒险。

    魏松哲皱眉。

    宁璃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

    她和叶瓷这么长时间没回去,邹华那边却还没任何动静。

    不过......也正好。

    “你刚才说,想跟我深入交流一下是吧?”

    宁璃看着孟江,淡声问道。

    孟江眼睛一亮:

    “怎么,你同意了?”

    宁璃唇角极轻的弯了一下。

    “是啊。”

    她咬着校服领口,单手拉开拉链,脱下扔给了魏松哲。

    “看着点人。”

    魏松哲看了她的手一眼,觉得有点肉疼。

    “璃姐,那你悠着点啊。”

    孟江觉得情况有些不对。

    宁璃却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扣住孟江的手腕。

    一阵被钳制的剧痛从手腕传来,孟江顿时惊住:宁璃手上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他下意识就要挣脱,宁璃脚步一错,转身一个背摔!

    孟江只觉天旋地转,整个人就直接被重重摔到了地上!

    “嘶——”

    孟江惊怒交加,刚要起身,宁璃将他的胳膊别到身后,一脚踩在他的后心!

    孟江一声闷哼。

    “孟哥!”

    剩下那几个人直接看傻了。

    这宁璃居然这么能打!?

    孟江咬着牙喊:

    “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那几个人立刻就要冲来。

    宁璃忽然屈膝弯腰,一手攥住了孟江的头发,往上一拉。

    孟江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扯掉了!

    下一刻,宁璃猛地按着他的头往地上砸去!

    砰!

    孟江瞬间哑了,脑子嗡嗡作响,额头迅速红肿起来,还被锋利的石子划破两道血痕。

    那几个人顿时惊住。

    宁璃轻声道:

    “他们过来一步,你就磕一个头。这次,能听懂么?”

    孟江嘴里都是血腥气,挣扎着说不出话,只能勉力点头。

    正在这时,一道警笛声忽然传来。

    魏松哲回头看了一眼:“卧槽,孟江!你他妈还报警!?”

    孟江说不出话,他一个小弟连忙解释:

    “不是我们报的!”

    “不是你们还能是——”

    魏松哲猛地意识到什么,看向叶瓷。

    叶瓷张了张嘴:“我...我是担心他们对宁璃姐做什么......”

    宁璃松开手起身。

    “那就走一趟。”

    ......

    派出所。

    几人分列两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民警看了孟江好几眼。

    “你说,你头上这伤,是她打的?”

    孟江也觉得憋屈丢人,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他咬着牙:

    “是!她这是故意伤人!我得去医院,肯定脑震荡了!他们几个都能做证人!“

    魏松哲骂道:

    “你性骚扰璃姐这笔账,可还没算呢!”

    “吵什么!”

    民警拍了拍桌子。

    “都是学生呢吧?成天就知道打架斗殴!这学是不想上了?!“

    几人都不说话了。

    他又看向宁璃。

    “尤其是你!”

    下手这么狠,像什么样子?

    “把你家长叫过来!”

    宁璃拧眉。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房门被推开,另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那民警当即起身。

    “所长,您怎么来了?”

    那男人扫了一圈。

    “哪位是宁璃?”

    宁璃道:

    “我是。“

    所长打量她一圈,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人没事儿!

    他殷切的招了招手。

    “你家里人来接你了,过来吧。”

    ------题外话------

    宁璃(冷漠):我没有家里人。

    陆二:再想想,你是不是还有个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