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二十九章 这个小朋友,不知道疼吗
    叶瓷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刺了一下。

    她抿了抿唇,才极浅的笑了笑。

    “没有,你们搞错了,我不是第一,我是第二。”

    喧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林周扬张了张嘴,尴尬的挠头。

    “啊?这......”

    叶瓷从小就在绘画之上很有名气,这些年也一直顶着才女的光环,令人仰慕。

    大家都以为这第一,她是稳拿的。

    林周扬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其实第二也挺好的不是?华清杯的第二,说出去也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呢!”

    当然不好。

    第一就是金奖,除了有证书和奖金,最珍贵的就是西京大学的保送名额!

    第二算什么?

    错失了第一,她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算是付诸东流了!

    叶瓷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些情绪却是万万不能表现出来的。

    她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把背包放下,轻轻点了点头:

    “比赛嘛,第一只有一个。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林周扬听她这么说,立刻竖起大拇指:

    “就是!叶瓷你能这么想,这才是大将之风啊!”

    不愧是他女神!

    “诶,不过,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赢你啊?”

    这问题,大家其实都很好奇。

    程湘湘正好从教室外拿着奶茶进来,听到林周扬这话,顿时冷哼一声。

    “就是个七中的混混!听说是叫魏什么的?成天逃课,成绩差得很,他那画最后找大佬帮忙改了,要不然第一能落到他头上!?”

    七中距离二中只有两条街的距离,却完全是两个画风。

    升学率全市倒数不说,校风还混乱的很,总之名声很差。

    那种学校,能出来什么人物?叶瓷居然输了?

    林周扬一脸茫然:

    “什么大佬这么牛?改几笔就能赢?”

    程湘湘把奶茶递给叶瓷,一脚踢开凳子坐下。

    “谁知道。”

    她并没有陪着一起去,这些都是听叶瓷提的,并不知道,就算魏松哲用自己原本的那一副参赛,也是能稳赢叶瓷的。

    叶瓷当然也不会说那么多。

    宁璃看了一眼时间,抽了两张卷子出来,起身准备走人。

    叶瓷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

    “宁璃姐?”

    宁璃站定,回头:“有事儿?“

    叶瓷犹豫着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是不是去过市艺术中心?”

    她总觉得那道身影,实在是太像了。

    宁璃神色淡淡。

    “怎么了?”

    “我听说,你上午没来,正好在那又碰上一个人,感觉很像你......”

    宁璃看了她一眼,眉梢微挑。

    对她可真够“关心“的,哪怕不在学校,也照样想掌控她的行踪。

    “你不是说,没请柬不能进?”

    叶瓷闭嘴了。

    华清杯的请柬,宁璃是拿不到的,自然也进不去。

    叮铃——

    上课铃响,宁璃踩着铃声从教室后门出去。

    同一时刻,谭开兰从前门进来。

    她朝着后门看了一眼,本就严肃的脸上表情更冷。

    她就没见过这么杠的学生!

    理综卷考满分又怎么样?如此目中无人,将来也难成大器!

    之前孙泉私下给他们开了个小会,说宁璃这个学生比较特殊,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就睁只眼闭只眼,随她去就是。

    可这里是学校!这么下去,迟早得出事儿!

    任谦回头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笑道:

    “新同学脾气是真够野的,也不知道什么人能降得住这尊大神。”

    裴颂看着书,脑海中却忽然浮现出前几天下晚自习的时候,专程来接宁璃的那个年轻男人。

    在他身边的时候,宁璃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

    虽说她依旧神色淡淡,整个人看上去却好像多了几分温度。

    尤其他们两个站在一处的时候,好像有种莫名的熟稔和默契,她姿态放松,整个人都显得温和乖巧了许多,黑白分明的眼瞳明灿如星。

    他合上书,把那些纷乱的念头挥散。

    ......

    宁璃去了物理组的办公室。

    周翡有课,就让她坐在自己位置上做题。

    办公室里只有她自己。

    她摊开一张卷子。

    大约四十分钟后,她停笔,换第二张。

    物竞班的培训是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的,她这样半路加入的,不占优势。

    周翡把之前的那些资料也全都发给了她,这就相当于她每天的做题量几乎是其他人的几倍。

    好在这些对她而言,并不算累赘。

    做完之后,她对了一遍答案,就把卷子收了起来放好。

    周翡的桌子上东西很多,有手办,有咖啡豆,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但就是没什么和教材有关的东西。

    他的课讲的很活,并不单纯按照教材流程走,所以他很少拿那些。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她回头看去,一愣。

    “程大少?”

    来人竟是程西钺。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三十出头,精英派头十足。

    程西钺带人走进来。

    “刚才去你们班里找你,他们说你在这呢。”

    宁璃心下觉得奇怪。

    “程大少找我有事儿?”

    “小事儿。”

    程西钺笑眯眯递过来一个文件袋,

    “你看下这里面的东西有没有问题,有任何疑问,可以跟梁律说。”

    宁璃其实是认识这位的。

    程氏集团法务部的顶尖代表,梁泽。

    但......程西钺带他过来做什么?

    宁璃接过那文件袋,拿出里面的东西。

    片刻,她神色一惊。

    这竟是一份起草好的起诉状。

    被起诉人,就是之前那些在网上传播与她相关谣言的那些营销号。

    “这是——”

    “你要是看着没问题,就可以去立案了。“

    程西钺神色轻松,

    “证据确凿,保管一告一个准。”

    宁璃是真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个打算。

    难怪那天网上所有的相关消息,一夜之间全都被删了。

    “宁璃妹妹放心,这事儿不需要你出面,只要你觉得这些没问题,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宁璃想了想,问道:

    “这是......陆二少的意思?”

    程西钺笑:

    “也是我的意思。”

    看看小姑娘,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宁璃犹豫片刻:

    “我能先跟他打个电话问一下吗?”

    程西钺点头。

    宁璃起身,去到旁边拨了电话出去。

    程西钺忽然想起什么:“哎,对了,他现在应该不方便接电话,你要不等——“

    嘟。

    电话被接通。

    程西钺的表情一言难尽。

    他这个点给陆淮与打电话,从来没有被接通过!

    “阿璃?“

    陆淮与声色低沉,略带沙哑。

    “陆二少——”

    “你喊什么?”

    宁璃唇瓣动了动。

    “......二哥。“

    陆淮与这才满意了:

    “这个点不上课,给我打电话?”

    宁璃顿了顿,道:

    “是关于起诉那些营销号的事儿......其实最后真相已经澄清了,而且这样实在是太麻烦你们了,要不还是算了——”

    陆淮与似乎笑了声,声调散漫,却又字字敲打在她的耳膜。

    “你这个小朋友,不知道疼吗?”

    ------题外话------

    求票求评论的小手疯挥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