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十三章 靠的太近
    程西钺以为自己听错了。

    赚钱?

    去小松山赚钱,只有一个可能。

    “你要参加比赛?”

    宁璃点点头。

    程西钺看着她纤细单薄的身姿,嘴唇动了动,好一会儿才”啧“了一声。

    “宁璃妹妹,小松山那边可是危险的很,你确定要去?”

    虽说那边比赛不限男女,但向来极少有女孩参加,尤其——这小姑娘还未成年呢。

    他瞥了陆淮与一眼,估摸着以这位的性子,肯定是不会同意她这么做的,那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陆淮与问出口的,却是另外一句话。

    “你很缺钱?”

    宁璃在心里盘算了一下。

    “嗯,还有点债没还。”

    程西钺是真的迷。

    宁璃的身世,他之前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

    她和奶奶相依为命,一直住在临城旧城区的筒子楼,的确过的比较拮据。

    要说欠债,也没什么奇怪的,但至于要去小松山?

    那边奖金起步就是五十万,时常还会加价,她到底是欠了多少钱?

    陆淮与斜斜靠在椅背上,眸色深深,不知在想什么。

    季抒诶嘿笑了一声,挑着眉说道:

    “西钺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宁璃可不是第一次玩儿这个,可惜她平常忙得很,想请她接一场难得很!”

    尤其一年前那件事之后,她就说再不做了,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主动接了一场。

    要不然他也不能这么上赶着亲自来接人。

    程西钺眼角跳了跳。

    这听起来......小姑娘还是个玩儿车惯了的?

    她那样的出身,怎么可能会有机会接触到这种事儿?

    “宁璃妹妹,你怎么喜欢玩儿这个?“

    宁璃淡声解释:“以前在一家汽车修理厂打过工,老板喜欢,我就跟着开了几次。“

    程西钺:“......”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同情宁璃妹妹小小年纪就要打工养家,还是该惊叹她在这方面好像挺有天赋?

    说到这个,季抒来了兴致。

    “要说我们认识,也是因为那次我去修车——”

    哔——

    季抒话没说完,车拐入一个弯道,一道汽鸣声瞬间传入耳中!

    明亮的车灯照耀而来,几乎晃花人眼。

    季抒往外看去:

    “到了!”

    程西钺停车。

    季抒率先跳下。

    这是一个巨大的空场地,放眼望去,十多辆各式豪车一字排开。

    一群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女聚在一起,喧闹非常。

    看到程西钺下车,为首一个染着红发穿着皮衣的男人嗤笑出声:

    “哟,季大少爷今儿还派专人来送?难不成紧张的连车都不会开了?”

    季抒活动了一下肩膀,抬了抬下巴:

    “蒋凡,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谁的车。”

    那男人瞥了那辆车一眼。

    宾利慕尚。

    价格不菲。

    但来这里的,都是云州和附近几城喜欢玩儿车的二代们,这车也算不上最顶尖——

    忽然,他盯着那车牌的眼神一凝。

    有点熟悉。

    正在这时,宁璃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原本喧闹的场子顿时安静。

    眼前的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白衬衣黑牛仔,帆布鞋,过肩的乌发被拢起,扎成马尾。

    皮肤细腻如瓷,一双桃花眼如秋水,静谧而璀璨。

    干净,清艳。

    蒋凡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这妹子可太漂亮了,五官身材都一绝,尤其身上那冷冷清清的气质,实在是难得一见。

    只一眼,就看得人心里痒痒。

    旁边有人吹口哨,起哄道:

    “谁不知道季大少爷从不带人,今儿这是开窍了?“

    “季抒,这妹子还在上高中吧?你可以啊!“

    “难怪以前那些你都看不上,合着藏着这么正的?还不介绍介绍?“

    季抒上前,一脚踹开个正准备凑过来的青年。

    “都他妈放老实点儿!这我小姑奶奶!等会儿要输给她,可别一个个哭给我看!“

    众人一愣。

    “怎么?这妹子是来比赛的?”

    蒋凡笑起来,推开了怀里一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

    “妹子,这可不好玩儿。不然这样,你跟我上车,陪我跑一圈,十万,怎么样?”

    那女人顿时满是敌意的瞪了宁璃一眼。

    还坐在车内的程西钺忽然感觉周围冷了几度。

    宁璃终于施舍给蒋凡一个眼神,似同情似怜悯,又带着股说不出的散漫傲气。

    “这么点钱,也拿得出手?”

    季抒哈哈大笑起来。

    蒋凡的脸色顿时青了。

    “不知好歹——”

    他刚要上前,前面车里又下来两个人。

    前面那个有些眼熟,好像是——

    “程西钺!?”

    他一惊。

    程家在云州的地位自不必说,人家的根儿在京城,属实惹不起。

    在场的这些家世也算不错的,但真正够资格和程家对上的,却几乎没有。

    但他怎么会来?

    程西钺靠在车门上,看都没看蒋凡一眼。

    “宁璃妹妹,谁欺负你了,尽管说。”

    所有人都像哑巴了一样。

    蒋凡笑容勉强。

    ”程大少,这妹子——你的人?“

    这话程西钺可不敢接。

    陆淮与走过去。

    他原本站在暗处,这一走动,周围的光落在他身上,便勾勒出他高大挺拔的身形。

    黑发利落,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下颌骨线条流畅锋利。

    像是上天花费了所有心力才雕琢而成,清贵冷冽,高不可攀。

    因他的出现,四周越发寂静。

    陆淮与来到宁璃身边,眼神落在蒋凡身上。

    “今晚的最高奖金是多少。“

    蒋凡在小松山玩儿得多,出手一向阔绰,很多局也都是他组的。

    听陆淮与这么问,他也不知道怎么的,下意识就回答了:

    “一百、一百万。”

    陆淮与点点头。

    “你跟她比一场。赢了,五百万,赌吗?”

    蒋凡眼角一跳,短暂的死寂后,周围顿时掀起热浪!

    加价了!

    而且这男人一出手,居然就直接翻到了五百万!

    刺激!

    蒋凡被激的太阳穴直跳。

    和妹子比,他还能输?

    只要赢了这一把,就是五百万!

    “赌!”

    宁璃微微拧眉,看向陆淮与。

    这人怎么回事儿,这种热闹也要凑?

    “要是输了,我可没那么多钱赔你。”

    陆淮与垂眸看她,忽然弯腰,与她平视。

    深邃幽静的凤眼中似有星辰沉浮,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呼吸相闻,他身上那雪松般的清冽冷香瞬间将她萦绕。

    他薄唇微挑,声色低沉慵懒:

    “早点比完,回来做作业。”

    ------题外话------

    陆二:得了就想为媳妇花钱的病。

    宁璃:我看你是真的有病病。

    二月: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