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六章 欠了个人情,得还
    叶家。

    整个别墅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尴尬与沉闷。

    叶明目光复杂的看向宁璃,试探的问道:

    “宁璃,你......以前和陆二少相识?“

    剩下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宁璃身上。

    宁璃淡道:

    “今天第一次见。”

    叶明心中松了口气,却又更加疑惑。

    传闻陆淮与性子矜贵冷淡,按理说不会插手这种事的,怎么......

    但宁璃神色坦荡平静,也看不出什么。

    他捏了捏眉心:

    “算了,你们先上去休息吧,叶晟,你跟我过来。”

    ......

    叶瓷带着宁璃上了二楼。

    经过一扇半开的门的时候,宁璃脚步微顿,往那边看了一眼。

    宽阔明亮的房间内,白色的窗纱随风扬起,隐约可见画板一角。

    叶瓷见状,笑着解释道:

    “宁璃姐,这是画室。“

    跟在后面的赵姨忍不住夸赞道:

    “这是先生专门为大......二小姐准备的画室呢!二小姐下个星期就要参加华清杯书画大赛决赛,画协的展副主席说,二小姐很有可能夺得第一呢!“

    叶瓷抿唇一笑:

    “赵姨,比赛还没开始呢。何况这里面藏龙卧虎,结果还不好说呢。”

    这是云州画协举办的两年一度的比赛,参赛者年龄不能超过二十岁,赢得第一的人能开个人画展,还能成为西大的特招生,免高考入学。

    叶瓷对此是志在必得。

    宁璃听着,神色淡淡的点了点头,便继续朝前走去。

    不知为何,赵姨有些尴尬。

    这个宁璃,估计根本不知道华清杯代表着什么。

    果然是十八线小城来的。

    叶瓷眸光闪动,追了上去,温声道:

    “宁璃姐,比赛那天很热闹的,你也去吧?“

    宁璃淡道:

    “我不一定有时间。”

    叶瓷一愣。

    她刚来云州,人生地不熟,还能有什么可忙的?

    估计是不想去。

    但她主动相邀,宁璃还这样拒绝,未免太不给面子。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却没表现出来,笑着将人带到了最里面的房间。

    打开门,扑面而来的粉蓝色。

    叶瓷笑着说道:

    “这里的一切,都是妈妈提前按你的喜好布置的呢。”

    宁璃似乎笑了一下,走了进去。

    她将黑色背包放在书桌上,又看了站在门口的叶瓷一眼。

    “还有事儿?”

    赶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叶瓷也不是没眼色的,眼看自己不受欢迎,也就不打算多留。

    她自觉对宁璃已算是态度不错,谁知对方根本不领情。

    “没什么,那我就不打扰宁璃姐休息了。”

    说完,关门走人。

    赵姨忍不住皱起眉,嫌弃的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

    “小姐,想不到这位宁小姐,脾气还挺大。您好心邀请她去,她却如此不识抬举。“

    叶瓷将碎发撩到耳后,脸上的笑意淡去许多。

    “宁璃姐初来乍到,不适应也很正常。“

    赵姨小声嘀咕:

    “这哪儿是不适应?分明就是没教养!”

    叶瓷未再多说什么,去到了苏媛的房间。

    ......

    房间布置的精致,处处透出少女的气息,还充斥着淡淡茉莉香。

    宁璃扫视一圈,将桌上放的那瓶香薰拿起,走到卫生间,尽数倒入马桶,又走出来打开了房间的窗户。

    夏末的空气还带着几分燥。

    她深吸口气,等那味道逐渐散去,这才渐渐舒展了眉心。

    苏媛十一年没有打听过她的消息,怎么会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这摆设,这颜色,这味道,都是叶瓷喜欢的。

    被软禁疗养院的那一年,叶瓷时不时会去找她,每一次,她都能嗅到她身上的茉莉香。

    总令她胃里翻涌,彻夜难眠。

    不过,好在这地方,她也不会住很久。

    这难得的清净很快被一连串手机消息提示音打破。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短短几秒钟,便收到了十几条消息:

    【啊啊啊璃姐!猜猜我在地下室找到了什么?你两年前的一张画稿!】

    【这东西你不要了是不是?给我吧给我吧给我吧!】

    【求求了!救救孩子吧!】

    宁璃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开始打字:

    【你卖了多少钱。】

    对方瞬间安静。

    好一会儿,对方才小心翼翼的回。

    【对方开价六个。但是!我还没答应呢!毕竟是璃姐你的东西不是嘿嘿嘿......】

    宁璃没立刻回答,反而换了话题。

    【我记得你要参加华清杯的决赛?】

    这次,对方沉默了更久。

    【......璃姐,你别吓我,什么时候你也关心这种小破比赛了?你......没事儿吧!?】

    宁璃给自己倒了杯水。

    她现在关心的事儿可多了去了。

    【拿第一,画稿归你,钱归我。】

    【!!!】

    【璃姐你是认真的?】

    宁璃没再回了,往下划了一阵,找到一个备注“NULL”的号码。

    她发了条消息过去。

    【查下这个车是不是被人动了手脚。】

    下面附带了一串车牌号。

    对方几乎是秒回。

    【这种事儿也值得让你来找我?】

    【顺带,接一场比赛。】

    对方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宁璃接了电话。

    男人难掩惊讶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怎么回事儿?一年前你不是说,以后再不接了?”

    宁璃喝了口水,靠在椅背上,舔了舔润泽的唇瓣。

    “缺钱。”

    对方抬高了声调,似是听到什么笑话:

    “你说什么?”

    宁璃揉了揉头发。

    “欠了个人情,得还。”

    ......

    程西钺把陆淮与送回了云鼎风华。

    这是一年前,陆老爷子为了方便陆淮与养病,特地在这里买的。

    处在市中心的独栋别墅,价格不菲。

    即将下车的时候,陆淮与接到个电话。

    他顺手接起:

    “爷爷。”

    陆老爷子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

    “淮与,你宴叔帮你找了个专家,后天就回国了。你看是等你回来,还是让人去云州找你?“

    程西钺看了他一眼。

    陆淮与下车,关了车门,解决的干脆利落。

    “都不用。”

    这拒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陆老爷子声音沉了下来。

    “可你总这样拖着怎么能行?这都一年了,你——”

    陆淮与略微站直了身子,笑了。

    “我在这,有正事儿。”

    ------题外话------

    陆二:追媳妇,当然是正事儿。

    新文时期,大家的收藏评论和票票对二月都很重要,恳请大家挥挥小手多多支持二月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