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七海扬明 > 章二一九 罐头 还是罐头
    段毅仔细观察着这两个长颈广口瓶制成的罐头,问道:“这应该很贵吧。”

    骆飞一边从袋子里掏一边说道:“大哥手里那个是军官所用的,一个银元十个,这个是士兵版本的,一个银元十四个。这还是现在的价格,量产之后价格还能更便宜一些。

    对比海军从南非订购的黄桃、菠萝罐头,从北美行省订购的苹果和梨罐头,我们的价格并不吃亏,只是人家是镀锡铁的,保质期长一些。但海军为了扶持大西洋城的产业,还是优先订购我们的。

    尤其是北海演习这种短程军事行动,半年的保质期就足够。而海军能把瓶子带回来,我们还能打折呢。”

    段毅看了一眼士兵版本的那个罐头,个头大了一些,打开之后,发现了区别,里面的蓝莓果子大小不一,与军官所有的都是大果不同。而更大的不同在于颜色,军官享用的颜色是蓝色的,而士兵版本的红的发黑,他尝了一口,很甜,甜的有些发腻了。

    “这是谁想出来的?”段毅问道,他说:“能在大西洋城把水果罐头做到这个价格,蓝莓肯定是本地产品,当地有蓝莓种植园吗?我可一点没有听说过。”

    骆飞微微摇头:“没有,这些蓝莓都是野生蓝莓。”

    蓝莓罐头,其中玻璃瓶和糖需要进口的,恰好,加勒比海地区是世界上几个大的糖料出口地。军官版本的罐头所用的糖料是冰糖,来自南非行省,是当地的糖商进口巴西的糖制作的。而士兵版本的蓝莓罐头用的则是加勒比海当地的红糖和黑糖。

    至于主要材料的蓝莓,则是大西洋殖民地的特产。

    骆飞还在裕王身边的时候,就曾经与大西洋舰队的一支前往纽芬兰岛过,还去过法国的殖民地,后来因为受伤离开,加入了船运公司,他的足迹遍布了新大陆的殖民地。

    尤其是去年在纽芬兰岛设立收购点之后,骆飞发现,在大西洋城北方的土地上,野生蓝莓到处都是,大西洋城的一些妇女,也从北方买来蓝莓,做成果酱、果干给孩子们当零食。

    更重要的是,蓝莓的采摘是与大西洋殖民地支柱产业鳕鱼产业是分开的。

    在纽芬兰渔场发现的早期,欧洲渔民并不敢上岸,他们只敢在海上‘捕湿鱼’,那个时候,渔民在长长的鱼线上拴上很多鱼钩,挂上饵料后扔出去,只需要半个小时拉上来,就可以收获很多鳕鱼。鳕鱼的容易咬钩,是会让后世那些钓鱼佬流口水的,什么打窝之类的,完全不需要。

    而船上摆开几张桌子作为流水线加工鳕鱼,鳕鱼被砍断头,然后由另外一个工人去除内脏,第三个工人去除鱼骨头,之后就能扔进高浓度盐水的大桶,腌制一整天后,然后捞出来放在存放的大桶里。

    后来,为了更多收获,渔民开始大着胆子登陆纽芬兰岛,在上面建立了晾晒场,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只需要很少的盐,就可以加工出大量的鳕鱼干。

    而经过上百年的里程,欧洲渔民发现,二月到五月是纽芬兰渔场捕捞和加工鳕鱼的最佳时期,这是鳕鱼的繁殖季节,在大浅滩的温暖水域会得到很多的鳕鱼,而这个季节,在纽芬兰岛上,很多积雪还在户外,积雪和寒冷的气候让细菌和昆虫不能伤害到鳕鱼。

    加工鳕鱼最好的天气就是寒冷且干燥,但是这个寒冷不能太寒冷,最好的气温是略高于零度,而干燥也不能太干燥,略有些雨水才好。

    在帝国渔民抵达纽芬兰的时候,还曾嘲笑欧洲渔民懒惰,冬天就不干活了。帝国渔民在冬天哼唧哼唧的干了一个冬天,晾晒了很多的鳕鱼干,结果欧洲商人来到之后,直接不买,本国商船运送到欧洲,也以低于市场价出售。

    原因很简单,冬季严寒让鱼肉的纤维发生断裂,导致这类鱼是不能长期储存的。

    显然,欧洲渔民不是懒惰,而是有经验。

    一般来说,鳕鱼会在木架上晾晒三个月,取下来还要在通风的室内干燥两个月,这个时候,鳕鱼肉里超过七成的水分会消失,但仍旧保持了原有的营养物质。而按照这个流程制成的鳕鱼,保质期几乎无限长,与早期海军使用的僵尸肉差不多。

    当然,如此制成的鳕鱼干,吃起来就比较麻烦了,一般是用布把鳕鱼干包裹号,用铁锤敲打,之后去处残存的鱼皮和鱼骨头,就可以加工食用了。

    在学习了欧洲渔民上百年总结的经验后,帝国渔民也开始这么做。二月到五月捕捉和加工鳕鱼,因为需要五个月到六个月晾晒和风干,因此一直到年底都可以有鳕鱼干出售。

    罐头厂早期时,利润不能保证,骆飞就把收购来的鳕鱼干交由罐头厂加工,所谓的加工也仅仅是挑选一下,按照质量高低分开包装,高质量的鳕鱼送欧洲市场出售,低质量的卖给加勒比海或巴西来的殖民地商人、奴隶商人,他们用这些廉价的肉食品去喂养黑人奴隶,或者直接去西非换购黑人奴隶。

    可以说,渔民在下半年是没有工作的,所以这个时候只会留下很少一些人看着晾晒场,和前来购买的商人讨价还价,其余人回到大西洋城打零工。现在的大西洋殖民地,在上半年还是渔民,下半年就会成为大西洋城的建筑工人或者新沪地区的农民。

    而野生蓝莓是在八月成熟的,因为纽芬兰岛维度比较高,几乎是蓝莓成熟的季节,冬季也就到了。因此蓝莓得以在野生状态下得到保存。

    有充沛的原材料和劳动力,采摘这种大自然的馈赠也就很方便了。而在去年,骆飞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专门买了一些回去试制,发现无论是新鲜蓝莓还是蓝莓干,都可以制罐头。

    而随着加勒比海出产的糖料抵达,大规模生产蓝莓罐头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更关键的是,野生蓝莓这种东西不只是帝国移民可以采集,印第安人同样可以做,而且大西洋殖民地附近的印第安人有吃蓝莓的传统,不仅吃新鲜的蓝莓,而且喜欢把蓝莓干放在炖菜、汤品里吃。

    “牛肉罐头有着落吗?”段毅问道。

    “您还是放不下这商机呀。”骆飞问。

    段毅叹息一声,说道:“汨罗号事件后,我与江闲云换班,在卡尔十二世身边呆了半年,现在他筹备进攻俄国和波兰。你或许不知道,从英格利亚到莫斯科这大片都是湖泊沼泽,少有人烟。

    卡尔国王为了解决后勤,一口气从我们的商人那里定了五十万个牛肉罐头。西津的那几个罐头商人从我这里拿到订单,嘴巴都咧到脚后跟了。妈的,要是咱们也能出产牛肉罐头就好了。”

    事实也并非段毅说的那么只能看不能吃,几个罐头商人都给了他不少孝敬,而其中一家罐头厂商也是他的岳父家的产业。

    “真心不行啊,段大哥。”

    段毅依旧有些不甘心,说:“我听说北美殖民地内部,到处都是一种野牛........。”

    “段大哥,不瞒你说,我是真的动过心思,也尝试了一下,结果是不行。”骆飞解释了起来。

    第一个不行就是来自海军订单,如果罐头厂能出牛肉罐头,大西洋舰队是有多少要多少,可前提是,所有的牛肉罐头都必须是人工饲养的牛,不能用野生牛,这是军用食品的必须满足的条件。

    骆飞也想,大不了不卖给海军,反正欧洲要打仗了,等打的你死我活的时候,谁还管能入口的肉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呢。

    可问题是,北美野牛很难作为牛肉。

    首先是这种野牛野性十足,非常具有攻击性,不存在说,大规模捕捉后拉到大西洋城屠宰加工这种操作。

    既然无法捕捉,就只能当场杀死,这不算什么,印第安人有着丰富的捕猎经验,可问题是,春夏秋三季,是做不到的。原因就在于,野牛产区距离大西洋城很远,交通状况也恶劣,杀死的野牛无法新鲜的运抵大西洋城。

    那就只能寒冬时期猎杀,虽然解决了部分保鲜问题,可冬季的北美交通状况更差不说。北美野牛还有迁徙的特性,冬季就要南下了,找不到野牛,冬天又有什么用呢,南下猎杀,又要到气候温暖,难以保鲜的地方。

    这一环套一环,简直就是死扣。

    当然,骆飞的努力也并非没有成果,在丰富罐头种类方面,骆飞已经做到胸有成竹,只不过因为时间太紧张,一些产品还未落地。

    大西洋殖民地的畜牧业规模有限,也就能满足本地居民需求,发展牛肉罐头之类的产品是不可能的。

    因此,骆飞把罐头厂的主要经营范围定在了瓜菜和水果罐头。

    蓝莓罐头就是一个开端,但是水果罐头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原材料不好量产。像是苹果、梨等常见罐头,果树都需要长年培养才能见到产出,更不要说大西洋殖民地根本没有像样的水果种植业了。

    因此,骆飞着眼于草本植物出产的水果,当年种植当年产出。蓝莓之外,第二个主打的罐头产品就是草莓罐头。

    这种原产于南美洲的水果是帝国海外事务部推广的主要产品,任何一个发展起来的殖民地都是需要水果这种食物的,因为各地气候不同,水土有异,所以中国人普遍喜欢的水果需要五年甚至十年才能培养出来,但是草莓不同,当年就可以见到出产,端上百姓的餐桌。

    而且这种水果温带亚热带和热带都能种植,因为在海外事务部出版的移民手册之中,推荐种植的水果首选就是草莓。而且海外事务部还与农业部合作,培育各种气候下适合种植的草莓。

    第三种水果就是甜瓜。

    而在水果之外,蔬菜罐头也是海军所需要的,甚至说,海军最喜欢的就是蔬菜罐头,主要是比水果便宜。黄瓜、西红柿这类在大西洋城普遍种植的蔬菜也在罐头厂试制之中,而大西洋城的百姓房前屋后那点种植量是不足以满足罐头厂需求的,仅仅是因为培养规模化蔬菜农场,就会导致大规模上市要到明年乃至后年了。

    骆飞在丰富罐头厂产品上下足了功夫,但并不总是成功的。

    比如他发现,盎撒人和印第安人养殖了很多的火鸡,而现在大西洋城主要的消费市场是中国移民,中国移民对这种新大陆禽类不感兴趣,在尝试做之后,得到的统一评价就是肉很柴,还是喜欢从国内引入的禽类。

    由此导致火鸡在当地价格很便宜,于是骆飞就以火鸡肉制成鸡肉罐头,结果在市场上大受坏评,就连海军都不接受。没有办法,骆飞又把主意打在了火鸡下的蛋上,原本以为咸鸡蛋和松花蛋可以得到海军的青睐,但最终却被自己敲了自己一闷棍。

    也不知道是哪位懂中医的大牛,表示松花蛋与红糖一块吃不健康,为了保证蓝莓罐头这一主营商品,骆飞还是把那些腌制的鸡蛋低价处理给了葡萄牙的奴隶贩子。

    虽然因为原材料的原因,段毅的罐头厂一直无法涉足罐头食品中军民都欢迎的肉罐头系列,但已经走上了正轨,发展的也相当迅速。

    而在今年下半年,从西津采购的成品镀锡铁罐头盒就会抵达大西洋城,保质期超过三年的罐头也会上市。

    骆飞提着一把开罐器,对段毅说:“段大哥,不要焦虑,你看,帝国研究罐头的历史超过了三十年,可开罐器却是最近几年才发明的。或许我们的生意也是如此,重要的机会可能只是晚来一步。”

    段毅呵呵一笑,他可不是骆飞这样的文艺青年。他了解罐头,早期的罐头是玻璃罐头,不需要开罐器,后来虽然有了镀锡铁罐头,但因为加工工艺的问题,罐体很厚,别说开罐器,就是用刺刀也未必能打开,是要用锤子的。也就是近些年,加工工艺的提高,让镀锡铁罐头变的轻薄,才有了开罐器。